尊重司法獨立 停止攻擊司法界

最後更新日期:

本地經濟飽受疫情煎熬,社會仍處於水深火熱之際,有人卻似乎唯恐天下不亂,不停針對司法界。就如近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發表的聲明所言,有人「不熟知情況,欠適當基礎和理由、單憑純粹聲稱、斷章取義,就批評法官及法院」,上綱上線、有系統地攻擊司法機構,企圖摧殘香港核心價值,令人髪指。

撰文:黃偉信

社會對法院判刑公正性的關注,自反修例案件開審以來不斷增加,網上不時有針對法官就相關判決的討論,如區域法院法官於「連儂隧道」斬人案判決時評被告「情操高尚」、裁判官審理區議員襲警案時評作供警「大話冚大話」,分別引起對立陣營不滿,部份激進網民更於網上辱罵、標籤有關法官為「黃官」、「藍官」。多年來各界人士對具爭議性案件判決表達不同看法,尤其於當下民憤、社會撕裂前所未有地嚴重之際,實難避免。

近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發表的聲明所言,有人「不熟知情況,欠適當基礎和理由、單憑純粹聲稱、斷章取義,就批評法官及法院」。(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有市民將對判決的不滿轉化成對法官自身的批評雖然不當,然而對司法制度影響有限,但近日一些有頭有面的社會人士、手握公權力的政界中人,連同具相近政治立場的傳媒,竟也有系統地以近乎批鬥手法攻擊法院及個別司法人員,居心何在?

若個別法官發表不恰當的個人政治評論,司法機關有既定機制及途徑去糾正;若與案件有關連的人士對法庭程序或法官不滿,可按程序上訴,或於案件開審前以爭議法官立場影響公正性為由,申請更換法官,開審後亦可投訴法官行為。但若於正常程序以外向法官或法庭作公開批評、施壓甚至辱罵,便是對司法系統的不尊重。若「出口術」的政客自己具律師資格,豈非置自己專業於不顧?

這些人把個別法官判案時的爭議言論及判決無限放大,甚至提出種種危害司法系統獨立的言論或提議,例如成立量刑委員會、獨立投訴委員會,甚至把司法獨立醜化為「司法獨裁」,本人實在無法苟同。這種目的是希望把司法機構政治化、干涉司法人員公平公正地履行其職務的討論,出發點已有嚴重錯誤。《基本法》第八十五條保障特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值得港人捍衛,確保其不捲入任何政治陣營的角力。

本人與香港青年專業聯會一直鼓勵社會不同業界、不同立場人士,跳出各自陣營的框框,就社會議題作理性對話和協作,出謀獻策,故實在對近日的社會氛圍痛心。對於近日法院判決、司法制度的討論,應建基於事實和理性,回歸法律專業而非沉醉於政治謾罵;探討對司法體制的改革,亦不應削弱獨立的司法權或凌駕法院。寄望社會各界都能回歸專業、理性,使社會氣氛回到正軌。

黃偉信

2020年立法會選舉功能界別(工程界) 參選人

香港青年專業聯會創辦人、傑出青年工程師得獎者,倫敦帝國學院碩士。

畢業早年於港鐵任職,現職於工程顧問公司擔任高級經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