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二】資金紛紛出走 港爆「人才荒」

最後更新日期:

事實上,近年本港人才不論質和量都不如預期,前景令人擔憂。本港經濟環境亦停滯不前,深陷膠着狀態,甚至更有江河日下的現象。近年香港政局不穩,導致人才大量流失—2014年佔領行動及2019年反修例運動過後,香港人心惶惶,對前景不感樂觀,不少年輕一族更擔憂自由受限而選擇出走他國。香港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2019年下半年度,離開香港的居民人數為2.85萬名,是近二十年來首次出現人口縮減。「移民潮」除了帶走了人之外,亦帶走了大量資金,香港金融管理局公布,4月份香港的本地貨幣存款較去年同期下跌792億港元,至6.9兆港元,跌幅為1.1%。分析指逃出本港的資金流向亞洲及歐美各國。

香港經濟地位下降,除了令大量人才和資金出走,更令外地專才卻步,爆發「人才荒」。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發布《2020年世界競爭力年報》指,新加坡與去年一樣繼續蟬聯冠軍,香港則失卻亞軍,跌至第五位。參考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文件,「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尚未用盡每年配額,僅維持在600多個的水平,大部份外來人力均透過「一般就業政策」和「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就業,但兩項數字均維持在一般水平,來港人才數目亦只佔總勞動人口約2%。

IMD發表《2019年世界人才報告》中,以「投資與發展人才」、「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三大指摽,計算63個國家或地區在培養及吸引人才方面的排名。全球前10名主要是歐洲國家,瑞士連續五年蟬聯榜首。香港位居第15名;新加坡排第10名,成為首個進佔世界前十的亞洲國家,繼續穩佔亞洲第一的地位;台灣亦後來居上,躍升7位至第20名,成為亞洲第三。香港的地位可謂岌岌可危,還可以怎樣突出重圍?

陳立基認為,香港過份依賴外來人才。(龔嘉盛攝)

嚴重缺乏沿線國家語言人才

「如果可以,我想優先聘用香港人做翻譯。」目前正在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攻讀「社會科學碩士課程(一帶一路國家國際關係)」的香港上市公司凱順能源主席陳立基,本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擁有不少業務往來,近年的工作經歷令他深深感受到香港嚴重缺乏精通沿線國家歷史、語言與社會科學的人才,當中語言培訓尤為不足,只能依賴外來人才。

陳立基解釋:「公司與俄羅斯一帶國家有很多生意,因此經常都要撰寫官方文件,奈何官方文件不能夠只用英文,你需要寫一份當地語言的官方文件。」陳立基的公司主力生產焦炭貿易及煤炭相關配套業務,經常跟俄羅斯一帶打交道,但營業額上億元的業務背後,求才亦非易事。「最大問題是,聘請當地人當翻譯未必能完全明白我們所想,但尋遍香港,都找不到本地的語言人才。」他只好迫於無奈「退而求其次」,引入內地語言人才,最終翻譯一份簡單文件、連同溝通往來也得多花好幾倍時間,費時失事。

或許是對香港本土人才的一份情意結,陳立基語帶無奈地攤攤手,認為問題出自教育及語言培訓身上,因為「縱觀大專課程,根本無院校特意開辦較為冷門語言的學科,完全受歐美市場主導,此外就是日文及韓文」。 陳文鴻亦坦言,香港現有的大專課程均未有嚴謹地將絲綢之路的歷史變化及其發展趨勢寫入課綱,年輕人對此缺乏認識,遑論培養人才,「香港的大學日漸變得追逐排名,變成英美大學的分校,卻沒有為本地的日後發展考慮。」

面對如此困境,「一帶一路」倡議或能打破膠着現狀。陳立基坦言,「一帶一路」有利於架構更全面的實體網絡,貨物及人才可大幅加速流動,共冶一爐,使人才能力差異更為明顯,可以說,有能力的人會運用「一帶一路」,將中國當作跳板,從而放眼全世界。但對於日復一日的停滯者而言,低創新和低附加價值的工作機會將會消失,求職的空間會變得愈來愈壓縮。

因此,對近年深受「人才荒」所困的香港而言,「一帶一路」是危也是機。如果繼續固步自封,在不久的將來,新興國家或將威脅到香港的經濟地位,但如換位思考,或許香港可藉此機會險中求勝,重拾亞洲經濟龍頭地位。箇中關鍵,就在於香港到底能否培養出相應人才。

部分一帶一路項目備受爭議,影響社會對一帶一路的觀感。(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重整高等院校課程刻不容緩

遺憾的是,現時香港培訓「一帶一路」人才的機構少之又少,而政府在2016年成立「一帶一路辦公室」後,成績也乏善足陳,貿發局亦只是每年草草舉辦的研討會。

陳立基認為,語言人才的培訓需要香港政府大力宣傳,以及注資院校或合辦相關課程:「香港大專缺少『一帶一路』相關課程,令大家對其了解甚少。香港政府資助大學亦無設立專責『一帶一路』研究中心。」除此之外,他又認為,香港的基建水平領先不少國家,例如2017年英國鐵路西南列車的特許專營權就由港鐵佔七成股份的First MTR South Western Trains Limited所奪得,可見香港極有潛力在「一帶一路」輸出大量工程。

「一帶一路」並非嶄新概念,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亞非拉」便已貫徹了中國發展多邊主義的外交思路,可以締造多方共贏。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前副教授關焯照也曾指出,香港可藉「一帶一路」的工程打造世上最強大的融資平台,並在基建工程的無限商機中獲利。

根據陳文鴻和陳立基所言,香港在「一帶一路」發展中最具潛力的是金融及語言,理應盡快重整人才戰略、高等院校課程培訓,推動香港擺脫對英美體系的路徑依賴,成為英美體系以外國家的最大融資中心和深諳「一帶一路」國家背景文化的知識中心。也許,「一帶一路」給予香港的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戰,也是這小島如何再創輝煌、閃耀世界的答案。

上文節錄自第23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0月5日)《 藉「一帶一路」 重整香港人才戰略》。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4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藉「一帶一路」 重整香港人才戰略

鄰區極速超車 本地持續落後 香港需要怎樣的智慧城市藍圖2.0?

與改革派青年黃裕舜對話 香港須在改革中「愈辯愈明」

利君雅突遭延長試用期 港台與港台記者的「雙重尷尬」

NVIDIA創半導體史上最大併購案 晶片霸主之位仍待確認

「法國MIT」崛起 挑戰英語大學霸權

閉關鎖國 探尋城市不同可能 疫情下,「宅度假」變新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