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星災變.劇評】列尼史葛重磅科幻劇 影射對歷史與人性的質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紛擾不堪的世界,有人可能只是卑微地希望可以在亂流下過得平安,有人希望亂世出英雄,乘機開創一番事業,亦可能有人像列尼史葛爵士(Sir Ridley Scott)般提出旁人眼中「離地」萬尺的大哉問:「如果我們能重新來過、消除我們所在星球的混亂,會怎麼樣?我們能倖存下去嗎?人類能夠做得更好嗎?」

在抱有這樣的疑問下,列尼史葛擔任HBO Max劇集《異星災變》(Raised by Wolves)的監製,並執導首兩集。這位以科幻大製作見稱、有「異形之父」之稱的八十多歲英國導演,成為此劇的最大噱頭之一,亦為故事奠定宏大的故事架構及開局。憑藉其甚具個人特色的視覺基調,成為2020年的影視話題之作。

兩個機械人「父親」和「母親」帶着十二個胚胎,來到處女星球Kepler-22B生活。(《異星災變》劇照)

《異星災變》的故事線設定在公元2145年,屆時地球上的人類徹底分裂成兩大派系:信仰密特拉教者和無神論者。難以調和的信仰差異導致人類社會走向崩潰邊緣,雙方水火不容,務求置對方於死地,結果爆發全面戰爭。一位無神論陣營的工程師眼見人類滅亡在即,遂改造兩個機械人—「父親」和「母親」,命令其帶着十二個胚胎,來到處女星球Kepler-22B,從零開始將胚胎孕育成人,成為日後創建無神論社會的種子,將科學主義與和平主義的思潮繼承下去。結果十二年後,密特拉教徒的太空船因緣際會下闖進Kepler-22B,雙方衝突再次拉起序幕。

《異星災變》中歷史與宗教隱喻、人類對神的嚮往、起源之謎、機械人有自主意識等題材共冶一爐。(《異星災變》劇照)

醉翁之意 不無諷刺

貫穿整齣《異星災變》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濃厚的宗教色彩—有神論者密特拉教與無神論之爭;一男一女在全新星球孕育新生命,滿有《創世紀》中亞當夏娃在伊甸園「偷食」的味道;猶如十字軍東征般的服飾、「來自蠻荒世界的孤兒將引領教徒來到和平城市」的先知預言,加上方舟、天堂、應許之地等詞彙交替出現,均透露出列尼史葛及劇本創作者亞倫.葛茲考斯基(Aaron Guzikowski)的醉翁之意。

劇中演員的穿著猶如十字軍東征般的服飾。(《異星災變》劇照)

有趣的是,故事一直發展,卻發覺「母親」原來本為負責殺戮的人型兵器Necromancers(詞源Necromancy,是某種可與死者溝通的巫術),進行飛行時張開雙臂,猶如十字架般,卻被無神論陣營的工程師改造為孕育新生活的照顧型機械人,過去殺人如麻的機械不時流露出人類獨有的情感,世事之諷刺,莫過於此。

「母親」(右)原來為負責殺戮的人型兵器,卻不時流露出人類獨有的情感。(《異星災變》劇照)

如果再進一步觀察,《異星災變》其實充滿矛盾,信奉太陽神的密特拉教徒掌握超越時代的科技水平、本來用作殺戮的人形兵器卻成了孕育人類新生代的機械人、畢生反對神明存在的無神論者卻聽到神喻、聲稱沒有慾望的「母親」其實念茲在茲最想獲得創造者的青睞、一心要將無神論種子傳播到下一代的她在遇見自己的造物主後卻愈來愈像教徒,或許充滿矛盾,正是社會不斷發展的必然存在。

+17
+17
+17

對於人類文明及社會發展,編劇明顯亦有自己思考,劇本主創人葛茲考斯基常借助角色之口,表達對人性的質疑,最明顯的莫過於對人類戰爭迷戀的慨嘆……

上文節錄自第23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0月12日)《 列尼史葛的重磅科幻劇《異星災變》假如可以重塑人類文明》,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5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AO黨」缺乏績效管理意識 談何有效落實《施政報告》?

上任三年 承諾落空 林鄭不可一路走數

施政報告|政黨建議之「最」背後 政治論述離地、短視、空洞

「台美復交」:一場欺騙民眾的政治說唱

人民幣匯率創新高 中國出口不再以「價」取勝

名人帶動,藝術普及化 流行精品變收藏新貴

抗疫九個月 百萬人病歿 我們為新冠肺炎找到「解藥」了嗎?

智慧出行新時代 構建港版「城市大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