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改寫支付史 香港可以大有作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移動支付巨頭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前稱:螞蟻金服)昨天(27日)開始招股,瞬即成為全城焦點;另一邊廂,中國人民銀行(下稱︰央行)早於今年5月宣布,將發行全球首款「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數字人民幣,目前已在部份地區展開測試,外界擔心或對佔據95%移動支付市場的支付寶及微信支付造成威脅,但央行多次澄清,前者是無異於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後者只是用來儲存貨幣的錢包。不過,電子支付已經相當普及,央行為何仍推出「數字人民幣」?它將對「中美脫鉤戰」產生什麼影響?作為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的香港,又可藉此有何作為?

中國人民銀行於今年5月宣布,將發行全球首款「中央銀行數位貨幣」數字人民幣,目前已在部份地區展開測試。(微博圖片)

一、什麼是數字人民幣?

央行自2014年起便開始着手研究數字人民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簡單而言就是人民幣的電子版,其功能、屬性及規管均與實體貨幣無異,參考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的說法,數字人民幣以廣義賬戶體系為基礎,由指定運營機構向公眾兑換,可支援銀行賬戶鬆耦合功能(即某系統設計出現改變時,不會令另一系統出現變動),與紙鈔和硬幣等價,具有價值特徵和法償性,支持可控匿名。

換言之,數字人民幣是實體貨幣的替代品,亦是法定貨幣,不能拒收,並由央行集中發行及擔保,價格穩定;採取雙層運營體系,即由央行把數碼貨幣兌換給銀行,再由商業銀行負責向公眾發行。

10月11日,央行在深圳啓動「法定數字貨幣試點」計劃,經抽籤後向五萬人派發200元數字人民幣,在3,389網點及商店使用。該項大規模測試由央行主導,並由四大銀行(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及三大電訊商(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共同參與。

此前,央行已在蘇州、雄安新區、成都等地進行小範圍封閉場景測試,包括發放薪金和線上線下消費等等。試用者需在四大行下載並開設數位錢包,再以網上銀行、綁卡等方式充值,可以提現、轉帳、消費等,且容許「雙離線支付」——即兩部電話,即使沒有連接網絡,也可進行交易。

除中國外,不少國家亦着手研究「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BDC),如以無現金見稱的瑞典,2016年底便着手開發數碼克朗(e-krona)數碼貨幣,瑞典中央銀行更於今年初推出先導計劃,測試公眾是否接受。

10月11日,央行在深圳啓動「法定數字貨幣試點」計劃,經抽籤後向五萬人派發200元數字人民幣,在3,389網點及商店使用。(視覺中國)

二、數字人民幣會否取代移動支付工具

數字人民幣以流通貨幣(M0)及公共產品為定位,期望建立免費的數字貨幣體系和金融基礎設施,即央行不向發行商收取費用,而商業銀行也不會向客戶收取兌換手續費。穆長春指,數字人民幣和紙鈔將長期並存。不過,外界仍然關注,它會否取代第三方支付——對微信支付及支付寶造成衝擊?而在實際應用中,它們與數字人民幣有何關聯?

穆長春解釋,兩者不屬同一維度。簡言之,微信和支付寶是金融基礎設施,可以視之為「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錢包的內容」,即是用以交易的貨幣;在電子支付場景下,前者是商業銀行存款貨幣,後者是央行貨幣。另外,按現行法規,微信及支付寶等支付機構不得經營或變相經營貨幣的兌換和現金存取等業務,即不可提供數字人民幣兌換服務,故不構成競爭。

然而,數字人民幣日漸發展成熟,應用規模更趨廣泛,長期而言難免對其他流動支付工具帶來挑戰。舉例說,現在廣為人知的支付寶,實際是阿里巴巴成立淘寶後於2004年初面世的支付業務,一開始只為方便網上交易,及後逐漸成為電商業務的基礎,更應用至公共服務繳費及金融科技平台。當下,支付寶與微信共佔內地移動支付市場95%的份額,而且兩者各據山頭、互不相讓,例如阿里巴巴旗下平台僅接受支付寶,而騰訊主導的企業只可用微信;不過,既然數字人民幣是法定貨幣,即所有平台均需接納,不難想像,它將憑藉「離線支付」和「跨平台使用」的優勢,減少其他支付渠道的使用頻率。

現時支付寶與微信共佔內地移動支付市場95%的份額。(資料圖片)

三、數字人民幣為中美金融脫鈎戰做好準備?

數字人民幣既可節省發行實體貨幣的印刷、流通、交易等成本,提升金融系統及社會生產力,亦可無縫對接銀行系統,有效規範、便利人民幣結算業務,更精凖地控制貨幣供應、制定宏觀經濟政策、甚至打擊經濟犯罪及洗黑錢等行為——儘管在交易過程中,數字人民幣可完全匿名,但央行可獲得交易數據,監測資金流向,篩查及追溯洗黑錢、恐怖主義融資、逃稅等犯罪行為的涉事人物,是謂「可控匿名性」。不過,這也引發洩露個人信息和隱私之憂,因為用家舉動在央行面前無所遁形。

除了改革金融系統,中央發行數字人民幣或有更多宏觀政治及外交考慮,外界最為關注的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環顧國際支付體系,主要以「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國際支付網絡系統及「銀行間支付結算系統」(CHIPS)為首,採用美元支付,造就了美元霸權。中國商務部八月中旬宣布將在28個發達城市展開更大規模的數字人民幣試點計劃,便引發外界猜想當局之所以加快推進數字人民幣的步伐,與日益緊張的中美關係息息相關。

中美貿易戰下,金融制裁備受矚目,普遍關注中國企業及銀行會否被踢出美元支付系統,而推動數字貨幣並加速人民幣國際化,則被視為未雨綢繆,有助中國擺脫對傳統國際支付系統的依賴,而且數字貨幣毋須經過國際銀行結算體系,中美一旦脫鈎,亦不會因貨幣問題而被海外排斥。若中國成功推動數碼人民幣,如向一帶一路國家加以推廣引入,或能打破美元霸權,不用再倚賴美元。

外界猜想中國加快推進數字人民幣的步伐,與日益緊張的中美關係息息相關。(美聯社)

四、香港有何作為?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四十周年慶祝大會上表示,將支持深圳開展數字人民幣內部封閉試點測試,推動數字人民幣的研發應用和國際合作,而《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也明確指出,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深圳下屬機構將成立金融科技創新平台。數字人民幣現時尚未有正式面世時間表,但測試計劃已推行得如火如荼,作為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的香港,又可如何從中找到位置?

中國區塊鏈技術改革聯盟首席經濟學家王學宗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數字人民幣有望在2020年全面推出,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全球逾70%以上人民幣支付在港結算,因此香港可推動數字人民幣結算的跨境貿易和服務貿易,如協助輸出數字人民幣至其他東南亞國家,促進使用;亦可發展與數字人民幣相關的存款、貸款、投資及信託業務。

在法規上,王學宗認為應盡早研究及建立數字金融的法律制度,率先實踐數字證券交易,爭取試行,這些亦有助香港成為數字金融中心。一直以來,香港為國際金融中心,但相關法規改革緩慢,如針對金融科技的法規仍只聞樓梯響,以致金融科技的發展緩慢。香港在中美新冷戰下,理應盡早認清形勢及自身優勢,以免在全新國際競賽中被邊緣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