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謊言治國不似人君——什麼樣的香港人會支持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大選在即,最為推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香港,隔岸觀火得格外肉緊,彷彿自己有選票一般。但奇怪的是,無論現任總統共和黨特朗普有多藐視民主、無視自由、侵犯人權、破壞法治,香港竟與台灣一樣,有四成人「支持」他連任,完全有別於歐洲七國和亞太八地。這著實令人摸不著頭腦——不就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嗎?

今年1月1日的元旦大遊行,美國國旗在遊行隊伍中出現。(資料圖片 / 歐嘉樂攝)

英國市場數據分析公司YouGov早前調查亞太八地歐洲七國,發現有36%受訪港人「支持」特朗普,台灣更高達42%,但在新加坡、馬拉西亞、印尼和泰國等地,低至9%至12%,反之民主黨拜登則以六成支持度遙遙領先,而新加坡更多達66%。至於歐洲七國,更是「清一色」的「撐登」,平均有近67%支持率,「撐特」的只有14%而已。

為什麼香港和台灣會反世界而行?不用想也知道,經「反中反共」意識自我想像「命運共同體」的兩地,肯定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作為戰略思考——以為中共是自己的「敵人」,而特朗普是中共的「敵人」,所以特朗普便成為自己的「朋友」。相信大多數人甚至會說,自己既不認識美國問題,也不懂得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之別,更不了解兩大候選人各自有何政綱,但只要能夠繼續強硬「反中反共」,就能為「受中共壓迫」的港台兩地「洩憤」芸芸,有人甚至冀望對方可以「拯救香港」、「解放台灣」。

一廂情願的幻想背後,卻突顯了民粹、無知和自私。

不少香港人天真地以為,特朗普連任有助推進香港民主。(資料圖片)

謊言治國煽動仇恨

城市大學政治學者葉健民日前所撰《不談普世價值,怎會有國際關懷?》一文,是對「特粉」的當頭棒喝。他提到,從個人操守來說,特朗普「胸無點墨言行粗鄙,玩弄女性生活荒淫,濫用公權偏用內親,從哪個角度來看都不似人君」;從國家治理而言,以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為例,特朗普更謂全無章法,起初無視病毒、鄙視科學、賤視人命,後來大難臨頭,只懂轉移視線諉過他人,導致超級大國淪為疫情重地,經濟步入史上最大衰退;至於普世價值,特朗普更是縱容白人至上主義,一再對種族主義團體的暴力行為視而不見,用仇恨和偏見動員支持,不但深化族群矛盾,更促使國家撕裂。

葉健民更指出,特朗普不止傷害美國,還危害世界和平,不但否認氣候變化的客觀事實、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未能負起減碳承擔,而且在未有諮詢盟友的情況下,突然宣布承認耶路撒冷作為以色列的首都,並且遷移美國大使館,令巴勒斯坦問題以至中東地區的安全備受威脅。他藉此提醒那些揚言支持特朗普的香港年輕朋友,即使今天香港確實需要國際社會關顧,但彼此之間的感情聯繫必須建基於相互關懷和價值相通——

假如我們支持以謊言偏見仇恨無知去治國的賤男摧毀地球上最重要的民主體制、讓他繼續左右世界未來殘害蒼生,香港的抗爭還值得世人支持嗎?假如我們不理美國朋友的福祉死活,還有顏面去要求人家關心自己嗎?我們只顧自掃門前霜雪,世界各地人民卻必須愛惜香港,這又是什麼道理?
城大學者葉健民《不談普世價值,怎會有國際關懷?》

香港連「依附美國」的能力都沒有,更遑論美國會為港與北京對抗。(資料圖片)

港人支持愚昧自私

曾任「法政匯思」召集人的執業律師任健峰,也以《「侵侵」靠得住?!》為題,質問推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黃絲」,緣何會支持把示威者當成暴徒、盲撐警察暴力執法、主張軍隊鎮壓示威、要求司法人員判決與他政見一致、肆意抹黑傳媒捏造新聞、處處與民為敵的特朗普?

任健峰同樣提醒,「任何一套讓普世價值倒退的理念去打敗另一套違反普世價值的理念,所會得到的結果,都不會是一個更民主自由的世界(包括香港),而只會是奧維爾小說《一九八四》內的那種強權大國無了期相互廝殺的局面」,而如果有人仍然相信一個言行舉止明顯藐視民主、嚮往獨裁的政棍,在維護香港等地區普世價值問題上靠得住的話,那恐怕是「太天真、太愚不可及的想法」。

本身是香港海外研究生民主聯盟成員的自由撰稿人莫哲暐所撰《特朗普的華人粉絲:只要(看似)反中共,其餘一切都不重要了?》,也很值得港人細閱。莫哲暐提到,很多香港意見領袖近日加入「挺特啦啦隊」,他對向來仰視白人強人、無視有色人種困局、甚至大力鞭撻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陶傑視特朗普為救世主並不出奇,但質疑《蘋果日報》主筆李怡竟把長年挺特、作為堅實右派大本營Fox News,形容成「較中間的媒體」,藉此描述「特營造受左派媒體打壓」的故事,不知「是無知還是刻意造謠」。

有人幻想特朗普可以挑戰中國,甚至令中共倒台,但實際上,特朗普與習近平亦敵亦友。(路透社)

脫離現實懶理世界

莫哲暐發出令人深省的一問:「你真的以為特朗普再多四年任期,就能令中共倒台或令中國民主化嗎?……你以為獨裁政權倒下,或脫離獨裁統治,就會走向民主嗎?你看看俄羅斯:蘇共倒台,但缺乏強大的公民社會,人民也不重視民主價值,結果就是普京之後,還是普京。」

他在結語慨嘆,在反修例期間,不時有人高舉馬丁路德金的名句「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任何地方的不公不義都威脅着所有地方的公平正義),從而呼籲國際關心香港,但他近月發現,不少香港人真心相信的,其實只是「Injustice in Hong Kong only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只有香港的不公不義,才會威脅世界的公平正義),所以「我們所受的痛苦就是真痛苦,全球都要關注我們。至於美國黑人所受的壓迫則是假壓迫,是共產黨捏造的假象,因此全力支持美警鎮暴。」

脫離現實的想像,只會淪為幻想、空想和妄想。其實,不少學者已經分析,特朗普與拜登的對華政策頗為接近,相信即使前者下台,後者也不太可能軟化。但無論美中怎樣博弈,由於「一國兩制」是中國政府的既定國策,無論激進抗爭陣營如何疾呼「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對美國來說香港只是「可遠觀不可褻玩」之物,因為香港的憲制地位根本無從更改,不要說我們連「依附美國」的基本能力都沒有,更遑論美國會為了香港對抗中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