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中作梗 二戰後日本情報的發展和限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中旬,西方情報分享組織「五眼聯盟」聯同日本等國,要求科技公司在加密應用程式中安裝「後門程式」,讓執法部門可以隨時進入監控網絡犯罪行為。近年,「五眼」國家討論讓日本加盟,本文綜觀「五眼」的起源和鋪陳日本情報組織戰後發展的不同階段。我認為,美國才是日本加盟「五眼」的最主要障礙。美國於二戰尾聲時戰略性地向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除了將美國的全球戰略版圖向西大大拓張並覆蓋整個太平洋至東亞第一島鏈,也為「五眼」白人種族和東亞黃種人種族之間刻下一條不能磨滅的傷痕,種下了日美不能互信和日本人心底反美的「禍根」。縱使日本的二戰暴行廣為人詬病,但美國對日原爆亦屬戰爭罪行。美國一日不向東亞人民道歉和懺悔,大和民族和世界也不會真心服膺於美國霸權之下。

我們要問,為什麼讓日本加入「五眼」的討論要到本世紀才開始?有什麼政治、種族和文化原因在背後阻礙日本加入「五眼」?其中一個主因是日本皇軍在二戰前成功發展了一套有效和具侵略性的情報文化和實踐—「特務機關」,使西方白人統治者感到威脅,導致他們一直不信任日本這個東方夥伴。

2004年10月,一名24歲日本遊客被「伊斯蘭國」脅持後殺害。(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特務機關」指二戰前日本皇軍發展的一套糅合間諜、策反、發動政變和戰爭的創新和高效率對外情報文化實踐原型。以皇軍情報官員為「自由特務」的隱蔽行動者,情報人員以成立各自嚴密的「特務機關」間諜網絡為組織目標,再支持網絡內的其他成員去成立各自的「特務機關」網絡,永續向外拓張。「特務機關」一方面受命於皇軍中央,團結地為大日本帝國服務;另一方面則享有極大自由度去行動,能讓特務個體成為自己命運的真正主人翁。「特務機關」便是皇軍所向披靡的決定性因素。

1945-1950:日本投降後續反美

雖然二戰後美日情報「合作」,但實質上是美國以「督導者」的身份去管控日本情報組織,使之為自己服務,從而漸漸瓦解皇軍情報組織內的軍國主義成份。戰後的日本情報機構知道美國的戰略意圖,他們表面上雖然已經投降,但內心卻並沒有投降。例如,一份解密了的美國中央情報局(CIA)1949年情報報告指,有末精三及其旗下特務機關「有末機關」涉指導一個被美國定性為「恐怖主義組織」的右翼組織「民族復興會」。再者,縱使美國財政上支持日本的情報活動,但後來發現日方情報人員定期欺騙美方—美方指控有末精三及河辺虎四郎透過與威洛比的工作關係,將美軍高層資料洩露給中國和日本地下組織。

日本可與中國共商多邊主義及多元種族管治新框架。(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1950-2001:美國續干預施壓限制

1952年,美方使日本領袖同意限制右翼軍國主義復辟,並同意成立日本「警察廳」,作為領導戰後日本情報工作的國家官僚系統。在這制度改革背景底下,警察廳牽頭創立了「內閣調查房」(Cabinet Research Chamber),目的是協調、集結日本政府內不同情報部門所收集和分析得到的情報。然而,「內閣調查房」的領導地位和對外情報計劃卻遭外務省反對和阻撓,終使「內閣調查房」只能處理對內情報工作。要到1986年,「內閣調查房」改革成「內閣情報調查室」(Cabinet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Office) ,才有權力和資源去由其他情報部門借調情報人員。

可是,在美方的各種干預、貶斥和施壓下,「內閣情報調查室」卻又成為「全世界最差勁的情報部門」等國際笑柄。有關日本「特務機關」自2001年至今的發展,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上文節錄自第24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1月16日)《美國從中作梗 二戰後日本情報的發展和限制 》。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致從政者們—請反思「港人治港」!

與港大經管院長蔡洪濱對話 港府應該怎樣推動經濟變革?

強制檢測、健康碼的背後 公共衞生前,如何平衡個人權益?

【請特首找數】實現真正創科夢 推動創科不應流於口號

蓬佩奧下猛藥「掉槍」 蔡英文政府敢看不敢撿

點票結果陸續確認 特朗普反勝最後一着難成事

【科技.未來】人類常駐20年 是時候離開國際太空站嗎?

疫下就業市場愈趨衰靡 如何解開美國「低薪青年」的死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