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聽經濟】用戶超越兩億 「黑夜的寵兒」原來就是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明朝大儒顧憲成曾寫下《題東林書院》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以道出其對知識份子應有求學態度的期許。當中的「讀書聲」,當然是指一眾學子在東林書院朗聲讀書的聲音,不過,來到二十一世紀,科技突破,「讀書聲」卻有第二層意思。

根據中國「第十七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在2019年,紙本印刷書籍及電子書的閱讀量均有下降迹象,相反,異軍突起的卻是有聲閱讀,其增長甚快,調查顯示有31.2%的內地民眾有聽書習慣。北京易觀智庫今年4月發布的《2020中國夜聽經濟發展分析》報告顯示,「夜聽」成為夜間娛樂的新選項,用戶人數超過兩億,過去一年的夜聽總時長達109億小時,堪稱「黑夜的寵兒」。

其實,夜聽娛樂由來已久,範疇廣泛,最早也最普及的是電台廣播,其他有有聲讀物、語言直播、有聲音頻節目等,而在當中知識性較重的,首數「講書」節目。

去年有調查顯示,內地的有聲閱讀增長甚快,逾三成民眾有聽書的習慣。(視覺中國)

對於內地知識商業界略有接觸者,必然不會對羅振宇、樊登這兩個名字感到陌生。兩人先後創立了「羅輯思維」和「樊登讀書」付費知識平台,均希望在資訊爆炸、眾聲喧嘩、紛擾不堪的時代,為聽眾推薦好書,其賣點在於為用家消化書本內容,化為一段又一段的錄音,讓消費者在駕駛、通勤、健身、做家務期間,都可以快速投入書本的世界,學習知識。

羅振宇(右)在「羅輯思維」中為聽眾推薦好書,吸引無數聽眾收聽。(視覺中國)

按羅振宇在「羅輯思維」的說法,他建立知識型平台的目標,就是「節省大家的時間,又能緩解大家對於科技快速演變的焦慮感」。結果一炮而紅,在內地互聯網有上億的觀看紀錄,商業潛力不容小覷。

在2016年,「羅輯思維」開發手機應用程式「得到」,其文案就寫道:「大腦真的是個好東西,如果不想用眼睛幫他補充知識,那就靠耳朵吧!」 「得到」亦發展出不同的產品,例如「每天聽本書」就是書籍解讀服務,邀請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為解讀人,擷取書籍精華,讓用家輕鬆吸收新知識。

樊登在2013年創立「樊登讀書」,稱其使命是「幫助中國三億人養成閱讀習慣」。(視覺中國)

至於「樊登讀書」,則由樊登於2013年創立,其使命是「幫助中國三億人養成閱讀習慣」,號稱「透過App為大家每年講析50本好書」,為消費者做精華解讀,後來更創立「我是講書人」的文化節目,推廣講書文化。

「樊登讀書」稱目標是「幫助中國三億人養成閱讀習慣」,指「透過App為大家每年講析50本好書」。(樊登讀書網站圖片)

其實,這類說書型的講解素來都有,過去在電台和電視上均有出現,本港文化人梁文道主持的《開卷八分鐘》就是一例。那麼,為何這種付費聽書的服務會如此受歡迎?有關詳情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上文節錄自第24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1月23日)《夜聽經濟新選項 有聲閱讀漸成風氣》。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1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從「港口一哥」到「夕陽行業」 如何拯救香港航運物流?

專訪港大金融學者林晨 香港如何發展普惠金融?

背靠網絡優勢 線上線下互動 電競產業疫下冒起

【請特首找數】說好的與民同行呢? 請由「撕裂2.0」回到真Connect

RCEP抱團取暖  圍繞中國的經濟「矩陣」正形成

RCEP成軍 台經貿「煮蛙效應」何時到頭

【科技.未來】研發報捷  安全難定  「緊急使用疫苗」的利弊之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