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世代被盜去一切?失業、社會失範致青年躁動不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疫症在2019年尾首被發現並迅速蔓延,乃至全球爆發至今,已有一年,截至上周六(12月12日),全球逾7,100萬人確診,死亡人數高逾160萬,對世界經濟、社會造成嚴重打擊,任何一個生活在文明社會的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並有各種各樣的感受。

然而,除了染疫者和較容易感染乃至死亡率偏高的長者外,有一個群體成為社會較關注的對象,那就是被媒體封為「新冠世代」(Generation COVID)的年輕人。此詞源於新冠疫症爆發以後,用來形容受世界各地防疫政策影響的在學、準備就業,以及求職、在職的年輕人,他們年齡介乎16至25歲,雖然各自說着不同的語言、面對嚴重程度不一的疫情,卻都因為疫情下的封城令、限聚令、社交距離,乃至隔離政策等措施,失去正常的學習、就業和社交機會。

英國已故著名奇幻文學作家泰利.普萊契(Terry Pratchett)曾在其著作 《所有魔法的源頭》(Sourcery)形容:「這個貌似真實的盜賊,是一個特別的盜賊、偷竊的藝術家。其他盜賊大多只能盜取所有非固定的物品,但它能夠連同固定物品通通偷取掉。」這一句寫於1988年的話,可說是新冠世代的心聲,因為疫情這個「特別的盜賊」彷彿偷去了他們的一切。

大學的「新鮮人」因封城令、限聚令、社交距離等措施,錯失了正常的學習及社交機會。(Getty Images)

畢業生淪失業生的無奈

然而,當Z世代準備於世界舞台嶄露頭角,等待他們的卻是一場百年一遇、席捲全球的致命瘟疫—新冠肺炎(COVID-19)。

今年10月,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時事紀錄片節目《廣角鏡》(Panorama)播出題為《Covid偷走我的未來嗎?》(Has Covid Stolen My Future?)的專題,由Z世代記者Kash Jones深入報道新冠疫症如何在教育、就業及精神健康等層面影響着他們這一整代人。

訪問中,列斯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演藝系一級榮譽畢業的女生Rachel表示,她本來期望於畢業後在劇院或演藝場所覓得心儀工作,可惜因新冠肺炎影響,只能在一間服裝店以最低工資當兼職售貨員。至於同期畢業的同學,大多數待業,只有兩個人求職成功,她就是其中一位「幸運兒」。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在今年9至10月成功訪問約6,000名英國居民,調查發現在疫症大流行的影響下,六成年輕人收入下降,而且失業率逾一成。(Getty Images)

也許個別例子不足以描述現況,如果想見樹又見林,不妨交由數據說話。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在今年9至10月成功訪問約6,000名英國居民,當中16至25歲的年輕人佔約750人,調查發現在疫症大流行的影響下,六成年輕人收入下降,而且失業率逾一成,為其他年齡組別的兩倍,更甚者是,他們沒有信心疫後的薪酬待遇能回復至3月封城令前的水平。

在疫情嚴峻的美國,10月份最新就業數字顯示,16至24歲年輕人的失業率為2019年的三倍,直迫25%。有年輕人在接受《時代》訪問時表示,他們是「最遲獲聘,最先被裁」(last hired, first fired)的一群。

對經濟不景下年輕人處境甚有研究的美國經濟學家瓦赫特(Till von Wachter)直接形容,他們是「不幸的畢業生」。

百年一遇的疫情改變了院校的教學方式,網上與實體教學的混合式授課模式成為疫下「新常態」。(Getty Images)

社會失範致青年躁動不安

由於新冠疫情持續,各國紛紛收緊防疫政策,加上失業率持續高企,Z世代更顯得孤立無援。畢業本來代表着光明前程,今年的畢業生卻要在面對學債、房租等多重壓力的同時,遇上百年一見的衝擊,灰暗前景不難想像。

疫情下經濟繁榮景象驟然消逝,各地加強防疫政策,社會大眾躁動不安,Z世代更是首當其衝。當社會無法發揮規範及聚合力量,年輕人感到抑鬱,甚或有自殺傾向,實在不難理解。

疫情陰霾揮之不去,在勞動市場競爭力較遜色的新冠世代淪為「最遲獲聘,最先被裁」的群組。(美聯社)

「從各個不同層面來說,我們是不幸的一代,尤其是就業方面。」在英國頂尖學府牛津大學物理系畢業、現職自由工作者的補習導師Luke James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說,「無可否認,相比上年的就業市場,今年的工作機會明顯減少了。英國大部份城市實施封城措施,許多企業推行在家工作,同時亦暫停招聘程序,除了因為經濟下行外,也因為僱主無法進行實體面試,未能充分了解應徵者的能力。」

新冠疫情對Z世代的影響,當然不止於就業,而是全方位打擊。James認為,對很多在學年輕人而言,學校停課令他們失去學習及社交機會,例如今年剛獲大學取錄的學生,幾乎整個學期都無法回校上課,原本讓他們滿心期待的「新鮮人」校園生活頓成泡影。

疫情來襲,James亦迅速轉型,擔任網上補習導師。他認為新冠肺炎「有危亦有機」,「因為封城令緣故,之前數個月學校停課,變相對補習導師的需求增加,導師的收入亦有所提升。另外,為保持社交距離及減少面見,遙距授課的方式於今年大流行。」

James分享,只要和補習學生在網上成功連線,就可以即時授課,原本需要付出的通勤時間及車資大為減少。

James亦提到封城令在英國社會引起不少爭議,「無可否認,這是有效避免大規模染疫的做法,不過,封城對於社會的長遠影響不容忽視,而且帶來了非常沉重的代價。」

(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4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2月14日)《被盜去了時光 新冠世代疫境自強》。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4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是時候正視「雙重國籍」問題 建「中國香港公民」身份制度

改革派青年回應《施政報告》 前瞻香港未來三十年

美軍放口風 重建第一艦隊 美加碼遏華,解放軍如何應對?

被盜去了時光 新冠世代疫境自強

【科技.未來】網絡免責法第230條將修訂 美科技巨擘或失保護傘

分享子女點滴成為日常 「放閃家長」或惹上官非

疫後供應鏈區域化 方舜文︰港迎內地與東盟貿易新機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