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義論》羅爾斯看帝國主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再常常聽到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名字。從廣義上來說,當現實政治欠缺出路,人們回歸更根本的思考,冷門的哲學討論遂成熱點議題。從狹義上來說,現代政治制度乃基於人類文明的一些基本原則,但在現實中這些原則已被全面動搖,人們亦難免要質問政權的存在究竟理據何在。可惜的是,羅爾斯並不一定帶來更清晰的思考;尤有甚者,他極可能已構成嚴重的誤解。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羅爾斯的《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奠下了福利資本主義的原則,作為現代政治制度的重要基礎。其實羅爾斯本人並不這樣看,到了晚年更為此深感悔疚。不過,在他臨終前出版的《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Justice as Fairness: A Restatement),被認為是欠缺嚴謹的不入流之作,其重要性遂長期遭受忽視。

羅爾斯的《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Justice as Fairness: A Restatement),被認為是欠缺嚴謹的不入流之作。(網上圖片)

正如學者埃德蒙森(William Edmundson)近期指出,羅爾斯在《正義論》中假設生產資本的私有產權,以及由此衍生的經濟不平等,乃是現代社會無法迴避的現實。因此,只要社會最底層公民得到最大保障,並且享有機會平等和選擇職業的自由,則社會制度仍可被視為公平。「正義兩大原則」以自由為優先,但兼顧到機會的平等和差異,評論者難免將之和福利資本主義聯繫起來,而引起混淆的責任在於羅爾斯本身。

直到三十年後出版的《作為公平的正義》,羅爾斯從抽象的原則,進一步延伸討論具體的政治制度。他才開宗明義反對福利資本主義,並指出它不能符合「正義兩大原則」。同樣不符合的還有放任自由資本主義和一黨專政的國家社會主義。相反只有「資產擁有民主制」(property-owning democracy)和「自由民主社會主義」,才是合乎正義的政治制度。

約翰・羅爾斯提出只有「資產擁有民主制」(property-owning democracy)和「自由民主社會主義」,才是合乎正義的政治制度。(網上圖片)

埃德蒙森進一步指出,羅爾斯反對福利資本主義,在於它未能體現公民之間作為平等互惠的個體,並對公平的機會平等掉以輕心。它又不能、甚至沒有致力保證,公民在履行政治自由時獲得公平對待。相比之下,羅爾斯構想中的資產擁有民主制,直到近年才獲得學術界較多關注。在現實層面上,近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桑德斯,以及英國工黨前黨魁郝爾彬,亦曾在政綱中提出過類似的主張。

資產擁有民主制仍容許生產資本的私有產權,但就不容許這類資本過度集中,強調生產資本(包括人力資本)應分布更廣泛。正如學者奧尼爾(Martin O'Neill)指出,羅爾斯式的資產擁有民主制應同時符合以下三項條件:一是生產資本更平均地由廣泛公民擁有;二是防止資本的優勢能通過跨世代繼承;三是防止資本的優勢蠶食民主政治。羅爾斯傾向否定福利國家,正是基於它無法滿足上述三項條件。

為何資產擁有民主制更能達致「公平即正義」?(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為何資產擁有民主制更能達致「公平即正義」?奧尼爾進一步指出,社會經濟環境若能提供參與的機會,讓人能善用潛能創造美好生活,並能與其他人建立具建設性的社會關係,將構成羅爾斯看重的「自尊的社會基礎」。只有通過適當的經濟組織模式,例如令生產資本的擁有權更平均地分布,才能確保公民對自主性擁有「活生生的觀感」(lively sense of their own agency),並減少由於權力和地位不平等造成的傷害,這正正是福利資本主義無法達到的結果。

在釐清了晚期羅爾斯的觀點之後,再談談我對這些觀點的看法。我相信這些觀點最重要的價值,在於提醒我們不能片面地理解政治制度和政治自由,必須把它放在更廣泛的社會經濟環境看待。假如我們對社會經濟不平等加以輕視,最終它會反過來蠶食政治制度,以至連最基本的政治自由也無法獲得保障。假如我們仍不斷放大「自由原則」,有意無意忽略「差異原則」,到頭來只會自食其果。

無論在民主和非民主的國家,這些現象其實同樣顯而易見。在民主國家,壟斷資本的力量不斷坐大,以至全面操弄民主政治於股掌之上,對西方式議會民主已構成嚴重威脅。相反在非民主國家,威權統治的力量過於膨脹,反過來整治壟斷資本的力量,進一步令威權體制得到鞏固。無論在民主和非民主的國家,高度集中的政治和經濟力量相互結合,正構成「金權—威權政治」的尚佳土壤。

爭取自由民主的呼聲空前高漲,營營役役的生活還不是要繼續?(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其實只要看看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爭取自由民主的呼聲空前高漲,營營役役的生活還不是要繼續?對政權縱使有萬般的義憤和怨恨,明天還不是要乖乖上班去?與此同時,壟斷資本亦不再構成制衡的力量,反而全面地被威權體制吸納,形成滴水不漏的管治同盟。哪怕是面對全面性的管治危機,仍可裝作視而不見,依然故我。過去一年關於「顏色經濟圈」的討論,正是指出了問題的重點,但從認知、共識到長期實踐,仍有多少艱辛漫長的路?

當代「金權—威權政治」有何重要特徵?更會造成什麼影響?有關詳情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4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2月14日)《從羅爾斯看帝國主義》,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4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是時候正視「雙重國籍」問題 建「中國香港公民」身份制度

改革派青年回應《施政報告》 前瞻香港未來三十年

美軍放口風 重建第一艦隊 美加碼遏華,解放軍如何應對?

被盜去了時光 新冠世代疫境自強

【科技.未來】網絡免責法第230條將修訂 美科技巨擘或失保護傘

分享子女點滴成為日常 「放閃家長」或惹上官非

疫後供應鏈區域化 方舜文︰港迎內地與東盟貿易新機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