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國產疫苗親歷者:副作用不及HPV或狂犬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國產疫苗最快下月供港,但香港市民普遍反應冷淡。與香港的「冷」形成對比的,是內地的「熱」。國務院上月中旬全面啟動「重點人群接種新冠疫苗」工作,地方政府旋即響應,展開小規模接種計劃;而事實上,自去年七月推行緊急接種以來,單是廣東省就有18萬人參與接種,全部沒有嚴重不良反應。有國產疫苗接種者與《香港01》分享接種經歷和細節,坦言其副作用相對HPV或狂犬病疫苗而言,更加輕微。

全國各地現正展開「重點人群接種新冠疫苗」工作。以深圳為例,上周已針對九類高風險人員開放五個接種點,包括醫護、檢疫人員、邊境工作者、跨境或公共運輸從業員、因公私理由出國人士等等,而除了後者需要自行上網預約並提交有效證明外,其他均由公司統一申請。開放接種首日,單是南山區大沖社康中心已有400多人自行預約前往接種。

全國各地現正展開「重點人群接種新冠疫苗」工作。(新華社)

緊急接種近百萬人次

其實,在小規模開放前,疫苗在內地已經緊急接種。國家衞健委醫藥衞生科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鄭忠偉表示,中國自去年6月依法批准新冠疫苗緊急使用,到7月展開緊急接種工作,已在自願、知情、同意的前提下,為近百萬名高風險人士接種國產疫苗。廣東省衞健委主任段宇飛則透露,截至去年底,廣東省已有18萬人接種,且無嚴重不良反應。

23歲的羅小姐就是這18萬人的其中之一。大半個月前,她出於工作考慮選擇接種新冠疫苗,「因為我們公司明年有挺多展會需要在國外舉辦,公司就為我們申請接種疫苗。」彼時,接種疫苗須公司向政府統一申請,「不是每位員工都可以打,要會按需求審批。」

中國科興生物是創立於北京的新興企業。(新華社)

羅小姐向《香港01》憶述接種流程。接種前,羅小姐需要提供身份證並簽署知情同意書,「上面寫得很清楚,備孕期女性不建議打,也列出一些正常過敏反應,如發燒、腫痛。」同意書除了本人簽署外,亦需醫院的主任醫生親筆簽署。

疫苗共有兩針,須分隔14日接種。據羅小姐觀察,「每隻疫苗都是一盒一盒分開的,挺衞生的。」打完針後,羅小姐還要接受30分鐘的醫學觀察,「看有沒有過敏反應。」

手機程式助記錄 不良反應不及HPV

接種疫苗後,羅小姐按要求下載名為「粵苗」的手機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有「接種日記卡」功能,「總共要填14天,有五項:腋下體溫、接種部位症狀、全身症狀、接種後其他症狀或體徵或疾病、疫苗接種後是否使用過其他藥物。」該程式存有羅小姐的接種記錄,包括接種時間、接種醫院和疫苗類型:「上面寫着『新冠疫苗(Vero細胞)』。」

廣東省市民接種疫苗後,需按要求下載名為「粵苗」的手機應用程式。(網上圖片)

Vero細胞的中文為「非洲綠猴腎細胞」,這種細胞對病毒易感,所以常被用於疫苗的研發和生產,例如市民熟悉的狂犬病疫苗。而中國科興、北京國藥都是使用Vero細胞滅活技術製成疫苗。而輝瑞、BioNTech疫苗則是採用新型的mRNA技術,抽取病毒內部份的核糖核酸編碼蛋白製成疫苗。

同樣於上月初接種疫苗的周先生則表示,接種前了解過疫苗的副作用,更加做過功課,「據我所知,科興的技術最安全、副作用最小,很多級別較高的人都接種了科興的疫苗。」他坦言,由於即將來港修讀碩士課程,但考慮到近期爆發的第四波疫情,「所以專門飛去北京打疫苗,就是為了安心。」

羅小姐形容,「接種新冠疫苗的副作用都不及HPV疫苗來得嚴重。HPV疫苗打完後,當天手臂會有酸痛感。」她亦表示,接種後仍有很多注意事項:「醫生提醒需要忌口,包括不能喝酒或濃茶、進食海鮮或辛辣食品。」周先生也指出,打第二針時,醫生叮囑當天不能洗澡,三天內不能吃「生鮮辣」的食品。他未見任何不良反應。

羅小姐接種疫苗後曾前往澳門旅遊,依然需要提供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方能入境。她表示日常生活不會因接種疫苗而有太大改變,更不會放鬆日常的防疫措施:「強制要做核酸檢測還是會做,戴口罩、洗手也不會少。」

勿讓政見凌駕健康

特區政府早前通過疫苗緊急立法,並購買三款各750萬劑疫苗,包括由英國阿斯利康藥廠與英國牛津大學合作研發的不可複製性病毒載體疫苗、內地科興滅活疫苗,以及內地復星醫藥、美國輝瑞和德國BioNTech的mRNA疫苗。不過,港人普遍對國產疫苗反應冷淡,甚至產生抗拒心理,例如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曾在Facebook上批評港府只引入內地疫苗,並加上標籤(hashtag)「#留名等睇林鄭身先士卒打愛國疫苗」,為疫苗議題添上政治色彩。

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曾在Facebook上批評港府只引入內地疫苗,並加上標籤(hashtag)「#留名等睇林鄭身先士卒打愛國疫苗」,為疫苗議題添上政治色彩。(譚文豪FB專頁截圖)

近年陸港矛盾加劇,市民對內地疫苗的反感可理解。只是盲目的「逢中必反」只會加大抗疫難度。自新冠肺炎疫情去年初在武漢爆發以來,先有大批醫護人員為了「爭取封關」而罷工,結果數據顯示自第二波以來的輸入個案主要來自海外,而非內地;隨着內地疫情趨於穩定、並有能力幫助香港進行「全民檢測」,但部份市民又咬定內地醫護人員來港「播毒」,甚至在沒有證據情況下斷言他們目的為收集港人DNA用作監控。

疫苗作為醫藥品,只應從科學角度評論和選擇,而非產地。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與其團隊成員早前在《明報》撰文對比三種疫苗,表示三種疫苗的臨床保護效力均高於世衞最低要求的50%,副作用均屬輕微。團隊認為,科興疫苗似乎最安全,副作用最少,適合長期病患者與長者,但仍有待第三期臨床測試數據;而BioNTech / 復星疫苗的臨床保護效果較佳,亦相對安全。

接種疫苗不僅事關個人健康,更關乎香港的抗疫與復甦。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公開強調,在疫苗研發方面競爭對手是病毒,不是國家或者公司。澳門立法會議員、鏡湖醫院副護士長黃潔貞早前接受《香港01》訪問時強調,接種疫苗對防止流行性疾病傳播的重要作用:「一部份高危人群接種疫苗後,能形成『社區屏障』,有效阻止疾病的傳播。」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新冠肺炎|香港憑什麼捲入「國際疫苗政治」戰場?

新冠肺炎|政商民合作——澳門抗疫這樣跑贏香港

港產疫苗|港大獲資10億 或投產「新冠X流感」 二合一疫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