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森格十年一事無成 流亡藏人大選在迷茫中進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初,流亡全球各地的約八萬名藏人正在為選舉一名世俗領導人進行預選,以接替5月份即將離任的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十年前,出生在印度大吉嶺(1968年)的美國哈佛大學博士洛桑森格經過選舉,成為達賴喇嘛移交世俗權力後的首位民選「噶倫赤巴」(後改為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彼時,他抱着與中共和談並解決流亡藏人未來出路的期待履新,但十年後,洛桑森格非但沒有改變流亡藏人的艱難處境,也未能阻止流亡藏人持續分散。如今,又到新一屆選舉時,新的司政能夠帶來怎樣的改變?

從1月1日開始,分散在全球26個國家的約八萬名藏人報名參加了五年一度的流亡藏人大選,其中競爭最激烈的便是司政之位的角逐。

這次選舉分為兩個階段舉行,第一階段將選舉90名議會議員及從七名參選司政的候選人中選舉兩名正式候選人,這稱為預選。根據《流亡藏人選舉章程》的規定,流亡藏人大選投票結束24小時後,世界各地的地方選舉會於1月5至11日期間統計票數,並須在1月12至22日期間向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呈送選舉結果。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則將在1月29日至2月7日統計最終票數,並在2月8日公布預選結果,在3月21日正式公布候選人名單。第二階段是將在4月舉行的正式選舉,屆時兩名正式參選人將進行最終對決,以決定誰能在5月接替洛桑森格的職務。

新的司政能夠為流亡藏人帶來怎樣的改變?(新華社)

流亡二代的「遊戲」

自1960年流亡藏人噶廈成立第一屆內閣起,這一由達賴喇嘛領導、一名噶倫赤巴及六名左右噶倫組成的行政機構共經歷十四屆。根據公開資料,第一屆至第九屆噶廈成員均由達賴喇嘛本人直接任命。自第十屆起,達賴喇嘛引入選舉,一般提名14名候選人,由流亡藏人議會表決七名成員的任命。直到2011年3月,達賴喇嘛宣布放棄提名權,交由民選政治領袖執掌流亡藏人行政組織,當年洛桑森格得到達賴喇嘛的支持,順利當選。

當前參選2021年流亡藏人司政的七位候選人分別是,西藏流亡政府安全部前部長忠瓊歐珠、前內政部長嘉日卓瑪、西藏流亡議會前議長邊巴次仁、前副議長益西平措,以及西藏流亡政府駐北美前代表多杰奧卡桑、洛桑念扎、格桑多傑。

藏人的政治流亡源於達賴喇嘛本人。(資料圖片)

七位候選人當中,除了稍稍年長的忠瓊歐珠在西藏出生,其他六位候選人都是流亡海外的「二代藏人」。這是歷史的必然。隨着達賴喇嘛及其追隨者逐漸老去,流亡藏人社區的未來主導權必然要落到下一代的手中。

從情感認知上,「二代藏人」對內地的認識恐怕多是基於流亡藏人群體的理念灌輸,因此缺乏對中國境內藏人的情感聯繫。而更現實的是,在流亡海外數十年後,大部份聚居在印度北部惡劣環境下的藏人們不僅面臨着尷尬的身份認知困境,而且在政治經濟訴求上表現出愈來愈複雜多元的傾向—不同於老一輩,他們需要更多現實的出路。

而從政治立場看,七位候選人中,關注度較高的女性候選人嘉日卓瑪,以及洛桑念扎等均有以推動藏獨為目標的西藏青年大會(簡稱藏青會)背景,這些候選人的出現實際上延續了上次選舉的內部分歧,並逐漸擴大了流亡藏人群體內部的政見爭端。

而將這種爭端擺到台面上的是達賴喇嘛安多語前翻譯員拉加丹增的退選,這位主張「結合獨立與中道去恢復西藏獨立」的藏人在宣布退選時稱,實在無法忍受與那些年事已高、只想在(西藏流亡政府)行政機構中混日子的人共事。

當然,候選人經歷的變化並不是從現在開始的,比如2016年上一屆大選時,除了取得連任的洛桑森格本身是一名流亡二代、並在美國接受精英教育外,當時持更激進「藏獨」路線、且直接挑戰達賴喇嘛「中間道路」路線的李科先加入大選,並取得兩千多張選票,更印證了流亡二代的影響力…(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4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1月11日)《洛桑森格十年一事無成 流亡藏人大選在迷茫中進行》。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8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暴徒佔國會 美憲制幾危 民主選舉難除極端政治

白宮國會全在手 拜登的機會來了

美式民主催生民粹狂人 香港切勿走向極端

「司法改革」成為敏感詞 如何令普通法與「一國兩制」相適應?

教資會評核標準不合宜 盲目追逐國際化乃香港法學困局

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

夾在北京和台北中 我學會了「生活在此時此地」

大流行實現五類智能監控 揭示大數據下眾生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