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武漢.自救者|民間、社區、醫務志願者互助 陰霾中重建生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冬季,病毒活躍,中國大陸多個省份疫情復發。2020年12月22日,大連宣布全城封閉、全民做核酸檢測。緊接着遼寧瀋陽、北京,以及河北各地都出現了感染病例,武漢則在安全的氛圍之中敲響了新年鐘聲。這份安全來之不易。

撰文︰劉聰

承接上文︰

重返武漢.倖存者|回憶封城:這不只是經歷疫情,是死裏逃生

重返武漢.被困者|封城夢魘 沒有別的車 只有救護車早晚響不停

2020年10月,武漢抗擊新冠疫情專題展覽開幕,展覽回顧了從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最先上報病例起,到2020年9月湖北省召開疫情表彰大會的整個過程。展覽上的資訊顯示,湖北對新冠肺炎患者治療實行分級、分層、分流救治,建立隔離點–方艙醫院–定點醫院–重症定點醫院逐級轉送機制。高峰時期,湖北建立4,000多個隔離點、設立200多家定點救治醫院、 32家方艙醫院、提供11.7萬張救治床位。

政府對新冠患者實行免費救治,截至5月31日,確診患者人均醫療費用約2.3萬元(人民幣,下同),其中重症患者人均治療費用超過15萬元,部份危重症患者治療費用達幾十萬乃至上百萬元,全部由國家承擔。馬銘駿說他在醫院的幾個月裏,「所有的治療費用,像頂級抗生素幾千塊一針,都是國家出,花費逾百萬元。」

武漢是最先與病毒展開肉搏的城市,在政府各項措施還未來得及開展時,武漢市民最先奮起自救。抗疫展覽裏有志願者陳星旭捐贈的三件物品:一雙鞋、一條褲、三份證書。「褲子遭消毒水腐蝕,顏色差不多褪掉,鞋子是戶外鞋,都腐蝕了。」陳星旭說。他從1月30日開始做志願者,運送物資,幫病人找床位。4月8日解封,他的車跑了一萬三千多公里,跑遍城內40多家醫院、幾十個社區。

封城後,由於公共交通停運,不少醫護人員上下班成了難題,武漢出現了很多「免費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的微信群,不少市民變身志願者司機。

「他們(醫護人員)衝在前線,我們最起碼要做好後方的保障工作。」志願者司機張師傅說,他從封城的第一天起就把自家的車開出來,免費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看到路邊有老人步行去醫院,他也順帶捎上。「我的城我來救」這句口號在志願者之間廣為流傳。「這話極具江湖俠氣,符合武漢人特點。」張師傅說。

今日走在武漢街頭,到處可見「拒絕野味,敬畏生命」的宣傳語—最早發現的感染病例來自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家市場早在2020年1月1日就被政府封閉。武漢的醫療系統迎來改革,連一個小小幾平方米的口腔診所都在門口設置預檢分診處。

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多個商戶違規出售野味,被指是新型冠狀病毒源頭。內地當局2020年1月1日起對該市場實行休市,其後在市場多個環境樣本中發現大量新型冠狀病毒。(Getty Images)

一名接觸武漢市衞健委的知情人士告訴我,疫情後武漢實施全市所有醫療機構傳染病上報系統,「只要發現疑似病例,就要報告。」……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各人名字均為化名)

上文節錄自第24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1月11日)《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系列。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8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暴徒佔國會 美憲制幾危 民主選舉難除極端政治

白宮國會全在手 拜登的機會來了

美式民主催生民粹狂人 香港切勿走向極端

「司法改革」成為敏感詞 如何令普通法與「一國兩制」相適應?

教資會評核標準不合宜 盲目追逐國際化乃香港法學困局

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

夾在北京和台北中 我學會了「生活在此時此地」

大流行實現五類智能監控 揭示大數據下眾生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