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富美資管理人「彈弓手」 政府如何醫後遺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多間被指與中國軍方有關的企業,由美資公司道富環球管理的盈富基金 (02800)亦受到影響。道富本周一宣布盈富基金不會對受制裁的實體進行新投資,偏離該基金追蹤恒生指數表現的性質,引起非議,政界到股民要求撤換特區政府介入撤換管理人的呼聲四起。擾攘兩日後道富迅速轉軚,宣布由今日(14日)起恢復投資恒生指數內的「制裁股」。道富的彈弓手令其淪為笑柄,但對香港政府與金融監管機構來說,這卻不是一笑置之的鬧劇,而是關乎它們如何履行維護香港的金融安全、保障投資者權益等職責。就今次事件來說,迫切要解答的問題是:對於未能盡責的投資產品管理人,如何果斷追責。

負責管理盈富基金的道富環球(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於本周一(11日)表示,受美國行政命令的影響,盈富基金自同日起,不再對受制裁的實體進行任何新投資,並指盈富基金不再適合美國人士投資,美國的禁令於本周一正式生效,不少相關的衍生工具都受影響。在道富環球回應前,先有三所美資輪證發行商包括大摩、高盛下架約500種結構性產品;指數公司因應制裁令剔出相應股份,亦有美企如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宣布旗下基金不會再對任何受制裁實體進行新的投資。

盈富基金為本港最大基金之一,市值達1,090億元,其誕生背景特殊。1998年8月亞洲金融風暴,香港股匯被國際投資大鱷狙擊,香港股市一度急插逾五成,當時金管局動用1,180億港元外匯基金入市,購入33種恆指成分股,市場恐慌情緒因而受控,港府成功救市後便部署退市,以對市場造成最少波動的方式沽售股票。金管局於1999年11月成立「盈富基金」,讓香港市民以招股方式認購,輿論普遍形容此舉為「還富於民」。盈富基金信託人及託管人為美國道富銀行,而基金經理人為道富環球投資管理亞洲,而外匯基金公司則為持有人。

盈富基金宣布,1月11日或對受制裁實體而言屬生效的較後日期起,不再對受制裁實體進行任何新的投資。(資料圖片)

政府漠視問題?

盈富基金的特殊背景使得道富宣布不再投資受制裁公司後,隨即引起市場熱烈討論。不少股評人或報章投資專欄作者紛紛「獻計」,敦促政府撤換基金管理人。然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周二稱,盈富基金是市場產品,並非政府行為,對於市場有聲音提出,由外匯基金所成立的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應考慮更換管理人及受託人,林鄭回應指應由金管局、監督委員會去評論。金管局發言人則表示,盈富基金的新安排,對基金追蹤恒指的影響輕微,而對外滙基金投資亦沒有任何實質影響,局方會繼續密切留意市場發展。這樣聽來,不論政府還是金管局似乎都沒有意願插手,也似乎在暗示無法插手更換信託人及管理人,但事實是否如此?

不再投資如同毀約?

盈富基金用作追蹤恒生指數的成份股組合及各成份股於指數內比重,參考盈富基金的銷售文件,盈富基金的投資目標是「提供緊貼恒生指數表現之投資回報」。誠然,投資市場瞬息萬變,盈富基金只是「緊貼」,而非百份百反映恒指表現,其銷售文件亦提出, 港府對盈富基金之表現、基金單位之資產淨值以及經理人及信託人履行其各自之責任均不作保證,同時亦不擔保或保證盈富基金能夠達致其投資目標。截至去年10月底止,過去一年基金與恒指跟蹤誤差為0.0179%,而參考最新數字,現時恒指共有52隻成份股,三隻受「制裁令」影響的股份,合共佔恒指權重只有3.64%,佔比很少,盈富基金不再投資相關企業,對股價表現及追蹤誤差影響有限。

不過,影響輕微不代表做法正確,在恒指成份股本身未有任何調整下,道富卻因面對華府「制裁令」,不欲承受政治風險而放棄投資部分指數成份股,背離基金原意,看來已失職。而港府對此並非束手無策。即使盈富基金如今確如林鄭所言,屬於市場產品,但與政府並非已毫無關連。說到底,維持金融市場合理有序地運作,是政府職之所在。

2019年12月24日盈富基金銷售文件信託契據行政規定,當中已明確列出「經理人、信託人及發起人之免任/退任」安排,詳列多種可行方法。

道富因面對華府「制裁令」,不欲承受政治風險而放棄投資部分指數成份股,背離基金原意。(資料圖片)

終止聘任經理人

1)經理人呈交3個月書面通知予信託人、發起人及監督委員會後自願退任

2)在經理人清盤或面類似法律訴訟時;或信託人及監督委員會有恰當及充分理由認為轉換經理人乃符合基金單位持有人之利益時,監督委員會指示信託人書面通知罷免經理人:

3)合共持有50%或以上之基金單位持有人向信託人送交書面退任要求,或於召開大會投票免任信託人經理人;

4)監督委員會向經理人送交書面要求,列出或無須列出理由而要求經理人退任

終止聘任信託人

1)原信託人須在新信託人獲得經理人、證監會及監督委員會接納後,方可退任;

2)監督委員會指示經理人向信託人發出通知要求退任予新信託人;

3)合共持有50%或以上之基金單位持有人向信託人送交書面退任要求,或於召開大會投票免任信託人

4)監督委員會向信託人送交書面要求,列出或無須列出理由而要求信託人退任

由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提交書面要求,是終止經理人與信託人聘任的途徑之一,現時監督委員會現時由六名成員組成,由領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王國龍出任主席,成員包括中大前商學院院長、金管局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轄下委員會委員陳家樂及金管局副首席法律顧問羅承恩等,監督委員會於有需要時及至少每季舉行會議商討作出決策。在道富宣布停止投資「制裁股」當天,知名股評人David Webb已指出,盈富基金的監督委貝會有權更換基金管理人。金管局對此回應稱,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成員的任免由監督委員會本身決定,而監督委員會主席由外匯基金投資公司從成員中指定一位來出任。特首林鄭月娥亦承認,金管局對於監督委員會的人事任命有「少少剩餘影響力」。

這反映了撤換經理人及信託人並非不可能。曾參與成立盈富基金的行政會議成員、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亦表明追踪基金本用作緊貼追踪恒指成份股的整體價格走勢,如因管理人因不能買賣個別成份股而導致誤差,便不適合出任此崗位。因此,與其着眼於影響力的多寡,政府的決心才是關鍵所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