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馗降:粽邪2.影評】台灣恐怖片走到盡頭?

撰文:李美
出版:更新:

新年伊始,趕於去年底在Netflix上架的《馗降:粽邪2》,承先啟後意味極濃。台灣近年恐怖片頗有回勇之勢,由現象級作品《返校》,到《紅衣小女孩》及《粽邪》,都叫好叫座。可惜,《馗降:粽邪2》來到續集,添食味卻太濃烈,尤其急就章地試圖發展成世界觀式作品,實力派影星李康生亦難盡情發揮。如果說2020年是不堪回首、應該遺忘的一年,這齣「跨年片」亦恐沾了去年污氣,不如不見。

《馗降:粽邪2》票房達到逾7,000萬新台幣。(《馗降:粽邪2》劇照)

2018年上映的《粽邪》票房超過5,000萬元新台幣,推出續集份屬意料之內;去年在台灣暑期檔上映的《馗降:粽邪2》,票房進一步增至逾7,000萬元新台幣,充分反映這個品牌吸金力之強。因此,跟其他台灣話題作一樣,本片亦獲Netflix青睞,收購海外發行權。不過,兩齣電影在港均反應平平,今次勉強躋身點擊排行榜十強。

箇中主因,或由於電影過於本土化,與前述台灣恐怖片一脈相承,圍繞當地風土習俗而拍—「送肉粽」對當地人自可販賣親切感,但對外地人來說則難有共鳴。更重要是,較諸上集將民間元素與恐怖故事無縫接合,劇本十分扎實,伏筆回應亦營造出強大的戲劇張力,本片則眼高手低,側重發展「粽邪」品牌,希望成為如荷里活《詭屋驚凶實錄》的世界觀式系列,以致「龍骨」異常單薄、粗製濫造。局部恐怖氣氛縱仍可觀,「送肉粽」情節做到獵奇與奇詭兼備,可惜高潮戲只靠「形而下」的電腦特效支撐,完全做不到「形而上」的心寒效果。總括而言,整個劇本彷彿只為留下尾巴、串連往後續作。

壞的電影,縱有好的演員也回天乏術。金馬獎影帝李康生過往多演文藝片,常與台灣名導蔡明亮拍檔,今次轉型商業片,改跟賣座導演廖士涵合作,果然有點水土不服。當然,這未必是影帝之過,畢竟,在劇本的角色互動上欠缺說服力,由劇力到演員都難有發揮。上集佔戲甚重的老戲骨陳傅正,今集亦因劇情關係退居幕後,至於全才演員陳雪甄,也僅在「鬼上身」段落稍有睇頭,而年輕演員許安植、孫安佐在平庸劇本中都只能「交行貨」,未能發光發亮。整體而言,編導實在浪費了一手好牌、好卡士。

《馗降:粽邪2》圍繞的「送肉粽」習俗,源於台灣彰化一帶,在葬禮上送別上吊輕生的死者……

上文節錄自第24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1月11日)《《馗降:粽邪2》台灣恐怖片走到盡頭?》。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8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暴徒佔國會 美憲制幾危 民主選舉難除極端政治

白宮國會全在手 拜登的機會來了

美式民主催生民粹狂人 香港切勿走向極端

「司法改革」成為敏感詞 如何令普通法與「一國兩制」相適應?

教資會評核標準不合宜 盲目追逐國際化乃香港法學困局

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

夾在北京和台北中 我學會了「生活在此時此地」

大流行實現五類智能監控 揭示大數據下眾生相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