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影評】吳鎮宇、李麗珍演活「怒宿街頭」的無家者?

撰文:寇斯珮
出版:更新:

《濁水漂流》是新人導演李駿碩第二部長篇劇情片,與首部作品《翠絲》同樣關注弱勢群體。前作談跨性别者,新作講述露宿者,從兩部電影的選題都可見他關注社會。
電影講述露宿者「輝哥」剛出獄就遇上食環「洗街」,一眾街友的家當被清走,輾轉流落天橋底,搭木屋棲身。此片改編自2012年的一段真實故事:一群露宿者向政府索賠,漫長的訴訟過程中有兩位街友離世,最終政府僅向每位露宿者賠償2,000元,卻拒不道歉。

《濁水漂流》選用吳鎮宇及李麗珍這些知名演員飾演流落街頭的露宿者,除了票房考量之外,也充滿「震撼觀眾」的企圖。(電影劇照)

筆者絕對相信導演李駿碩認真與露宿者交心,也詳細記錄了他們的故事,再將許多線索搬到銀幕上。但創作者似乎並未對材料充分解讀,也缺乏對影像及文學性這兩方面的思考。他做的僅僅是將這些龍蛇混雜的軼事結合起來,希望用這些真實的面向去震撼觀眾。班底用吳鎮宇、謝君豪、李麗珍這些知名演員,除了票房考量之外,也絕對是充滿「震撼觀眾」的企圖。在這樣的氛圍下,演員們都很用力地「做戲」,猶以謝君豪及吳鎮宇為最。

導演一心想演員復刻某些人物的形象和遭遇,結果適得其反,觀眾只看到浮誇和生硬的表演。(電影劇照)

導演刻意放大演員的表情,捕捉他們充滿舞台感的喜怒哀樂,急於想讓演員再現他看到的真實人物和生活。實際上電影卻違背了影像創作的力量——雖然演員的工作是用表演「欺騙觀眾」,這種「欺騙」卻並非生硬地模仿真實生活,而是通過各種方法達到影像的「真」。如同精彩的小說,創作者應該為這個人物創造語言習慣和內容,讓這些話語具備真實感,就算讓一個性格相近的人講出來也毫不違和。導演一心想這些演員復刻某些人物的形象和遭遇,結果適得其反,觀眾只看到浮誇和生硬的表演。

用《浪跡天地》作比較或許有些不公平,兩部片恰好都在講無家可歸的人,《浪跡天地》有它離地之處,可是在情感上卻真摯動人。女主角法蘭絲麥杜曼(Frances McDormand)是名演員,但觀眾看到她的臉和表演,不會覺得她刻意修飾自己的外型,着力扮演與自己不同的另一個人。導演充分把握戲劇性的界線,最後的成果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節錄)

《濁水漂流》以棲身深水埗街頭的無家者為主角,記錄街友在城市漂泊的故事。(電影劇照)

上文刊登於第26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6月7日)《《濁水漂流》用力扮演「無家者」 角色頓失靈魂》。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8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尋找擺脫科網霸權之路 數碼時代下的媒體轉型

不應依賴內地解決問題 香港需有合乎長遠利益的人口政策

網絡熱詞揭露沉重現狀 「躺平」的年輕人都是鬥士

從合拍片說起 香港電影有無出路?

經濟結構未能追上人力需求 「學位貶值」癥結在於產業固化

從次按危機到新冠疫情 尋找家園的美國車「宅」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