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自得|沒法寫下訣別書的義士

撰文:楊志剛
出版:更新:

那一刻不論如何黑暗,只是一剎那的黑暗,然後是萬丈光芒。
秋瑾由被捕到解上刑場斬頭,前後只是三天。在三天裏她曾受酷刑,但起碼沒有長年累月在不見天日的黑牢飽受身心摧殘,然後苟延殘喘,連何時死亡、如何身亡也無人知曉……

革命烈士秋瑾最終安葬西湖,埋骨西冷,這是對所有尋墓人無限的撫慰。(《競雄女俠·秋瑾》電影劇照)

女俠的遺言、遺容、遺體,是革命的神聖符號。秋瑾沒有機會寫下訣別書,是革命史的遺憾;但她留下的千古絕句「秋風秋雨愁煞人」,卻為革命史填補了空白。作為女革命家,她的一生隨着中華兒女為民族存亡抗爭而歷盡波瀾。和她同時期留學日本的魯迅曾描述,「不敢在她面前講浮話」。她美麗得來英氣挺拔,自言「心比男兒烈」。烈女求仁得仁,死得轟烈。

秋瑾的遺體,經歷草草埋葬,遭搗毀、多度遷葬,一共九葬,可說歷經波劫。她被捕前,已作出犧牲準備,並囑咐親友隱名避世,免遭波及。一名女工冒着殺生之禍,在荒地草草埋葬遺體。後來秋瑾的哥哥起回屍體,偷偷運返湖南的家鄉湘潭。秋瑾曾囑託密友「願埋骨西冷」,於是結盟姊妹於風雪之夜進山尋找秋瑾之棺,並說服秋瑾的哥哥把遺骸移葬西湖西冷橋畔。一幕雪夜尋棺,道盡風雲時代義氣女子對一句承諾的忠貞不渝。

秋瑾的遺骸曾經歷多番遷葬,結盟姊妹為信守諾言而雪夜尋棺,見證風雲時代盟友對承諾的忠貞不渝。(《競雄女俠·秋瑾》電影劇照)

百年來,女俠遺骨經多番折騰。秋瑾有幸,能埋骨西冷,這亦是對所有尋墓人無限的撫慰。但秋瑾以後,卻有無數革命烈士暴骨荒山野嶺……(節錄)

上文刊登於第269期《香港01》周報(2021年6月15日)《也求蒼天慰芳魂》。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9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全球最低企業稅警告香港 國際稅收改革潮來了!

「十四五」目標明確 香港仍陷社經規劃迷思

漂在香港

科網巨頭主導世界秩序?「軍事科技複合體」成現代新戰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