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好」遮掩不了同床異夢 前海應成香港自我改革的推動力

撰文:01周報
出版:更新:

中共中央及國務院上周先後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及《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兩份重磅文件,很多人看完後的最直接觀感是,「橫琴」有可能變成另一個「澳門」,但「前海」並不會成為另一個「香港」,而是晉身「一國兩制」的內地「試驗田」。
因為《橫琴方案》提出粵澳兩地政府「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全新體制,當中澳門政府稍佔主導,而《前海方案》則要求前海當局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推進與港澳和國際的規則銜接和機制對接,但香港並沒什麼角色——無可否認,這兩種管治模式的確豐富了跨境協同發展模式的內涵,更意味以往只在港澳地區實行的「一國兩制」開始進階至可在內地城市試驗的「兩制一體」,但並非由最有經驗的香港帶領。
若問箇中原因何在,那就不得不對香港精英進行一場關於改革意識到發展理念的心靈拷問。

兩套方案所提出的「治理模式」明顯有別於內地其他特別發展區域,無疑為「一國兩制」對於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推進帶來更多「跳出框框」的想像。例如《橫琴方案》的最高行政機關「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將實行史無前例的「雙主任制」,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首共同擔任,並由澳門特區派出一名常務副主任,再由粵澳雙方協商確定其他副主任——可見澳門政府稍佔主導。

澳門特首早前就曾在記者會上就橫琴方案回應提問,被問到他日如果要在橫琴上Facebook的話會否要翻牆?他隨即表示曾與北京商討,「我們是一個特別的區,不用翻牆,可以上facebook,所有內容都收得到,除非你是很反對中國共產黨的那種、政治上面的、有關的黃色等等,(對這些)我們是有所防備」。

《前海方案》指出,《方案》對增強香港同胞對祖國的向心力具有重要意義。(中新社)

「過去我們一直說『一國兩制』在港澳,現在進入了一個比較高級的階段,就是『兩制一體』,兩種完全不同的制度融合在一起進行試驗。如果成功的話,將為進一步提升『一國兩制』、為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提供幫助。」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學術)盛力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提到,《橫琴方案》賦予粵澳雙方極大政策自主權和共同決策權,將大大增強合作區的資源調動能力和政策協調能力,相信能夠藉此解決以往粵澳或珠澳合作過程當中的各種矛盾,諸如為誰而建、由誰而建、收益誰屬等等不易磨合的問題。

不少人定會疑惑,「一國兩制」向來被視為香港與澳門的事,究竟與深圳何關,又何須依靠深圳「全面準確貫徹」、「豐富事業發展的新實踐」?回顧習近平去年南下深圳講話,在盛讚深圳改革開放成就、賦予深圳全新歷史使命的同時,兩度談及「一國兩制」,明顯意在香港,也能回答這一疑問……

系列文章:

港澳「跨境合作區」模式大不同 前海促港反思過去迎戰未來

香港可識前海現代服務業真面目?

澳門交易所在路上 香港以何態度待之?

詳細分析請閱讀第282期《香港01》電子周報(2021年9月13日)《當一國兩制進階至「兩制一體」 拷問香港精英如何追上改革節奏》。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電子周報,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82期《香港01》電子周報其他獨家精選內容:

當一國兩制進階至「兩制一體」 拷問香港精英如何追上改革節奏

獨家與金融學者巴晴對話: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五個疑問

區議員宣誓風聲屢變 政府應說明清楚界線

改革巴士專營權 消弭公共服務商業營運矛盾

習近平口中「前所未有的變革時代」意味着什麼?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一個遊客眼中的拉薩

美軍頻頻挑釁 習近平拜登通話難改兩國關係轉惡之趨勢

美國人的反恐二十年:從極端恐懼到戰爭疲勞

韓國訂立「反Google壟斷法」應用程式商店改革起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