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威並施】必須調查清楚珍寶海鮮舫為何消失

撰文:胡恩威
出版:更新:

珍寶海鮮舫沉沒了,香港失去了珍寶。在回歸二十五年前失去這個珍寶,意頭不是太好。不幸的事情發生了,更重要的是如何從中汲取教訓,進行保育香港大行動。因為珍寶海鮮舫消失了,但是香港還有油尖旺舊區,還有九龍城舊區,如何好好保育它們才是一個核心問題。

新政府上場,目標為本,未來保育政策由發展局負責。發展局如何去推動一個全方位的保育政策?這項政策又和文體旅局有關,文體旅局負責旅遊,而文化資產就是香港最重要的旅遊資源,這些旅遊資源必須有系統、有深度地保育。保育政策可以學習新加坡,可以學習日本,也可以學習韓國,看他們如何進行保育。

保育是全方位的,不只是保育硬件,更應該創造保育人才等軟件。偏偏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卻把保育課程結束了,原因何在仍然是一個謎。香港有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奇怪,口說要保育,實質上不是保育,就像《紅樓夢》裏面的賈寶玉,是「假保育」。香港做的都是假保育,真正要保育的珍寶海鮮舫卻保育不了。為什麼?就是因為政府政策政出多門,沒有目標,只是選一些容易做的去保育,難做的就不做。

珍寶這個個案分析很簡單,當初施政報告宣布海洋公園和珍寶海鮮舫探討合作的可能,主體責任應該是商經局的邱騰華局長。因為海洋公園是政府直接控制的一個機構,歸商經局管。那麼,為什麼合作談不成?中間發生了什事情?

多艘護航船前後左右圍住珍寶海鮮舫,由船頭一艘領航船拉動,緩緩向東面行駛。(盧翊銘攝)

大家要明白,香港政府是一個道貌岸然的政府。什麼是道貌岸然?比如官員會說「好,你們海洋公園去談吧」,但外人對海洋公園和香港仔飲食集團談判了什麼條件,做不做得到都無從知曉。

若果真的是要保育珍寶,作為一個局長,他應該和其他局長協調。第一,先確保珍寶能夠留在香港仔。怎樣才能夠留在香港仔?那就要解決牌照問題,那些苛刻的牌照是不是可以有一個凍結期?是不是可以委任一個專家小組和香港仔飲食集團商量出不同的保育方案?問題是,政府有人才去和這些商業集團談判嗎?當然沒有。負責的海洋公園裏面又有沒有人去談呢?現實是,談不成根本沒有什麼後果,所以大家來來回回書信來往,官僚來往,事情就這樣被拖下去,直至珍寶被拖出公海,沉沒於南海。

香港政府的「拖政」措施很多,要做的不去做,應該做的不想做,不能做,不要做,就是因為很多政府高官都喜歡道貌岸然。官員不需要負上主體責任,由下面的人負責,由市民負責,但市民有什麼能力負責?政府恐怕又會說出一千萬個理由,但是政府總需要交代海洋公園和香港仔集團談判的過程。香港仔飲食集團提出什麼條件?為什麼珍寶到最後會被拖離香港變成一架沉船,政府必須要嚴肅認真交代。

新政府更應該透過這個個案,檢討目前支離破碎的保育政策。為什麼一直以來只發展一些既沒有經濟效益,也沒有文化效益的保育項目?舉一個簡單例子︰位於必列啫士街的新聞博覽館,面積之小,簡直可憐。香港新聞歷史豐富,是由清朝時期王韜算起創辦了大量不同的報刊,非常精彩,是非常好的國民教育。但是為什麼只能在這樣小的一個地方做一個新聞博物館?裏面的展品也是粗製濫造,連一個基本展覽的框架也用不上。用了那麼多錢去保育一個硬件,裏面卻沒有什麼內容,試問這個新聞博物館如何經營下去呢?如何發展下去呢?

回到珍寶海鮮舫,政府必須要有一個整全的保育策略,局長必須知道自己負責什麼,應該做什麼,政府部門之間也不要再互相推卸責任。大家知道一艘珍寶海鮮舫和多少政府部門有關嗎?渠務署、康文署、牌照事務處、食環署、水務署、機電署、規劃署、地政署——每一個署都有可能把這個事情拖垮,因為他們可以各自發表意見或者引經據典,引用法例,使事情停頓。

這種奇事怪事其實已經發生了二十多年,只是市民沒有察覺。大家對政府有怨氣,但是也要多多了解政府的運作,才會知道如何才能真正解怨;立法會議員更應該挺身而出去拆牆鬆綁,而拆牆鬆綁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權責,弄清主體責任誰負;擔起主體責任的官員則要出盡全力去帶動,才能夠真正達致以結果為目標。否則,珍寶悲劇必然不斷輪迴,這對香港來說是非常不好的。

九龍城舊區、油尖旺舊區目前也是用類似消滅珍寶的方法拖拖拉拉。雖然不是拖到南海變沉船,但把舊樓拆掉變成冷氣商場,其實概念也完全一樣,所以大家要留意,而新政府必須改變那種道貌岸然不負責任的問責模式。

胡恩威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江蘇省政協委員、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暨行政總裁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