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強積金:從港英到特區,至今仍是向商界妥協的產物

撰文:01周報
出版:更新:

儘管香港強積金也是由法定機構管理,但其先天不足被人詬病多年。立法會新界東南議員林素蔚就在辯論「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時批評強積金存在五大弊病:首先,管理強積金的私人公司收取行政費過高;其次,經濟波動會影響強積金,打工仔退休金面臨風險;再者,強積金不能在65歲前隨便提取;另外,強積金覆蓋的人口及其本身的回報並不足以形成退休保障;最後是難以管理的問題。

再看新加坡的養老保障制度中有三大支柱,第一支柱就是中央公積金制度(Central Provident Fund, CPF),為整個養老體系的基礎,目前已經涵蓋醫療、住房、投資和教育,是綜合性的社會保障儲蓄制度。中央公積金由中央公積金局專門統一負責,在各方面實行高度集中管理。中央公積金局隸屬於新加坡政府轄下的人力資源部,是具有獨立性、半官方性質的管理機構。

香港強積金管理局是法定機構,但並未主導整個制度。(資料圖片/鄭劍峰攝)

根據新加坡《中央公積金年度報告2020》,截止2020年末,CPF參與人數達到410萬人,佔總人口比例72%左右,而資產總值則達到4,621億新元,相等於2.6萬億港元。香港強積金管理局今年3月的統計顯示,目前本港獲強積金計劃保障的人數約為283萬人,佔總人口數的37.8%。所有強積金計劃的總淨資產值為1.1萬億港元。

對比之下可以看出,在政府強勢主導下,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形成一定規模。反觀香港強積金制度,在成立之初便是政府妥協的產物……

詳細內容請閱讀第322期《香港01》電子周報(2022年6月20日)《香港強積金VS星洲公積金 活化提取之前請應先重新主導退保政策》。按此試閱電子周報,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322期《香港01》電子周報其他獨家精選內容:

當「小政府」遇上「大社團」——香港社區組織能力較弱?

議員勇敢發聲守住限聚令審議權 政府無視議會難達良政善治

減少擠塞要狠 經濟行政手段並重

追問河南紅碼防民事件:權力不可任性

法國國會選舉迎左翼巨浪 是根本改變還是曇花一現?

陶冬:環球經濟處「錯位之年」 中美均面臨挑戰

Google勒令工程師休假爭議 AI LaMDA已有自我感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