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卡:上帝的存在不需證明,只需賭博!(08/18)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只有上帝存在或不存在這兩種可能性,而這並不是與人無關的問題,而是人類整個福祉的終極擔保,所以一定要抉擇。

在哲學發展的長流中,幾乎每一位名留青史的哲學家都是飽學之士,但就算在這群人類精英裡面,仍然有一位最卓爾不群的天才。生於1623年的法國哲學家布萊茲.帕斯卡(Blaise Pascal)在數學、神學、文學,甚至是氣象學和流體力學都有重大貢獻,而其中許多創新都是在他20歲前就已經達成:帕斯卡證明了,若在圓錐曲線內畫一六角形,其三對對邊的交叉點都會處在同一條直線上。這個定理的證明出自年僅16歲的帕斯卡之手,惹得笛卡兒也心生忌恨,不願承認他的才華;還不到19歲時,帕斯卡為了方便父親計算稅務和貸款,發明了歷史上第一部可以自動進位的加減法計算機,直接啟發了後來.的計算儀器及電腦的構造。帕斯卡無疑就是一位神童,但他的思想廣度不單涉及那些「冷冰冰」的數學與技術難題,他對人類的苦難狀況、權力與正義的關係、信仰與救贖的問題都有深刻的思考。

與耶穌會的論戰

 

帕斯卡出生的時候歐洲仍處於「三十年戰爭」時期,在這場基督新教與天主教國家之間的衝突中,有一千萬人口死亡,無數政權覆滅,但是文藝復興運動並沒受到太大阻礙。當時歐洲天主教以耶穌會(Societas Iesu)為最有文化影響力的修道會,其修士佔據著神學與科學的權威地位,笛卡兒也是由耶穌會士的學院所訓練出來。在帕斯卡24歲時,就因為宇宙的真空問題而與耶穌會士發生過論戰,後者按亞里士多德的推論和經院哲學的傳統堅持宇宙每一點都是充盈的,不可能存在真空。帕斯卡研究伽利略的運動理論,並且多次以實驗證明大氣壓力隨高度而減少,因此推算在太空中有可能存在真空狀態,惹得耶穌會學院的校長和笛卡兒都寫信譴責他。但除此之外,帕斯卡與耶穌會的恩怨還涉及天主教內部的神學論爭。

 

楊森主義(Jansenism)是17世紀興起的神學運動,它重新強調奧古斯丁的思想要點,主張人的原罪深重,不能自救,必須要透過對上帝的信仰和上帝予定了的恩典才能得到救贖,被耶穌會士指責為不信自由意志與教廷的異端。巴黎的波爾羅亞爾修道院(Port-Royal Abbey)是楊森主義的發展溫床,其中兩位修士曾經治療過帕斯卡的父親,也讓帕斯卡首次接觸他們的神學理論,但此時的他仍然醉心自然科學,並未成為一個特別熱心的信徒。帕斯卡的妹妹賈桂琳(Jacqueline Pascal)在父親死後就計劃要在波爾羅亞爾修道,令當時病重無助的帕斯卡非常傷心。此後幾年,帕斯卡幾乎毫不關注信仰問題,只愛與其他貴族朋友來往,也認為人透過誠實和對習俗的尊重,就可以導向正義。這段世俗經驗雖然令帕斯卡過著良好的生活,但是他常常感到空虛、命運無法自控,與妹妹的分離和遺產分配也讓他非常困惑。

突然,帕斯卡在31歲那年與俗世好友們斷交,開始參與波爾羅亞爾修道院的活動,幫忙編寫教學用的邏輯課本,並且為了辯護楊森主義而與耶穌會士再次論戰,更激得時任教宗亞歷山七世要關閉波爾羅亞爾。這段論戰雖然以教廷的力量取勝,但亞歷山七世也為帕斯卡的辯論能力折服,促使了耶穌會後來的教義改革。為什麼帕斯卡會有如此轉折的生命改變?在1654年11月某個晚上,帕斯卡自稱看到了異像,他感受到上帝的存在,而這位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並不是哲學家和學者們的上帝,只能從福音中尋得,無法以理性追問;帕斯卡從來沒對人述說過此次體驗,而是把它寫在羊皮上,然後縫於大衣內,每換一次就再縫一次——直到他死後才被僕人發現這段自述。

 

信徒化身賭徒

 

帕斯卡在自然科學上強調實驗和理性推論的重要性,與經院學派長期以來對亞里士多德與聖人們的言論視為訓誡的做法大相逕庭,但在宗教信仰方面,帕斯卡卻完全不認為理智有任何意義;對於無限性與上帝的存在,他認為任何論證都是無用的,人類根本不可能證實或否證祂——不過帕斯卡並非冷靜的不可知論者。在帕斯卡還沒擺脫頻繁的社交生活時,他的一位好友因為喜歡賭博,刺激他開始思考一套可以計算勝率的下注方法,由此創立了基礎的概率論與決策論(在這段時間他還順道發明了輪盤遊戲)。帕斯卡將賭博的理念也放在信仰的範疇中,他在《思想錄》中說到:「上帝存在,或者是不存在。然而,我們將傾向哪一邊呢?在這上面,理智是不能決定什麼的;有一種無限的混沌把我們隔離開了。這裡進行的是一場賭博……非賭不可!」

只有上帝存在或不存在這兩種可能性,而這並不是與人無關的問題,而是人類整個福祉的終極擔保,所以一定要抉擇。但是這個抉擇的結果又無法預先估量,因為哲學家們的形而上學體系根本不能完滿捕捉真理。人類的信仰狀況在帕斯卡看來就是一場賭局:

因為信仰上帝的預期最佳結果(1)比不信上帝的預期結果(-1, 0.5)都有更高的效益,而賭上帝不存在的預期最壞結果(-1)比信上帝的結果(1, -0.5)都要難受許多,所以帕斯卡認為一個理性的人一定會投注上帝存在,即使此人的理性無助他確認上帝是否存在。這個推論就是同時影響了存在主義與博奕論等各種思潮的「帕斯卡的賭注」(Pascal’s Wager)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