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西季威克:理性總有數之不盡的矛盾 (08/28)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季威克揭示了「理性」在倫理學討論的重要性:理性既為人所共有,則倫理學之結論不管為何,都要通過理性的審核。這倡議除了使效益主義之基礎更為明顯和穩健外,更重要的是,一如西季威克對《方法》的期許,使倫理學的討論,有了證立或推翻的空間。

作者|程海

 

英國倫理學家亨利・西季威克(Henry Sidgwick,1838-1900)對許多人,甚至是對哲學有興趣的人來說,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他不如德國哲學家康德尼采叔本華黑格爾等讓人聽其名而覺其理論玄妙,暗下生畏;亦不如盧梭、羅爾斯、諾齊克等在社會時政討論時頻繁出現;甚至,在論及英國倫理學時,亦常只講邊沁彌爾,往往忽略他對效益主義討論的貢獻。不過,這位劍橋大學哲學家,卻被譽為是英國維多利亞時期最具影響力、最偉大的哲學家,其影響力甚至至今猶在(註一)。

西季威克提倡效益主義,以其鉅著《倫理學方法》(The Methods of Ethics,下稱《方法》),及《倫理學史綱》(Outline of the History of Ethics)聞名。他對後世哲學家的影響,可見於羅爾斯在《方法》一書的〈前言〉。羅爾斯講到,《方法》一書留意到其他作家(如彌爾)所忽略的效益主義的問題,並以一貫而徹底之嚴密方法處理之,使該書成為最富哲學性的經典著作;還有,《方法》一書,乃處理道德概念的「第一部道德哲學上真正的學術著作(the first truly academic work in moral philosophy)」(註二)。羅爾斯更認為,要準確認識效益主義,不可不仔細研讀《方法》這書。

 

羅爾斯:正義作為社會首要原則 (11/24)

 

生平簡述

這位維多利亞時期的哲學家一生在劍橋大學渡過:從表現超群的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本科生(當時他修習經典),到1883年成為道德哲學教授,影響遍及整個劍橋的道德哲學、道德科學的討論。除學術上的成就,西季威克還是劍橋大學的教育改革者。他提倡縮減有關經典的教學,引進更多現代學科的課程,以及支持女性高等教育。後世通常視他為設立英國第一所女子書院「紐姆學院(Newnham College)」的領導靈魂。而西季威克的著作,亦不限於倫理學,他同時有多部關於其他哲學領域如知識論,乃至諸如政治、經濟等學科的著作,如《政治經濟學的原則》(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1883)及《政治的元素》(The Elements of Politics,1891);這使他更受公認為劍橋大學哲學學派、經濟、政治理論學派的開山鼻祖。(註三)

 

亨利・西季威克(Henry Sidgwick,1838-1900)

 

在關於這哲學家的綱要裏,我希望扼要說明兩點:

    一、西季威克《方法》的中心思想;及

    二、《方法》處理哲學問題的態度及其評價。

 

《方法》之要旨

《方法》的主旨,直如其名,希望透過一有系統、深入的倫理學概念、不同學說、應用等的考證,從一中立的態度,檢視並批評我們所持的倫理理念的論證過程及立場。如西季威克所構想,他希望《方法》可定位為處理一種「倫理科學(ethical science)」(註四),一如物理學等學科。所謂「方法」,意指一種「理性的程序」,務求能拋開常有的追求道德答案的焦急,撇除感性思維所附帶的盲目,透過理性分析、判斷何種結論最為妥當,最應接受。

《方法》將當時迄止的各派倫理學學說,總結為三種方法:利己快樂主義(egoistic hedonism)、直觀主義(intuitionism)及利他快樂主義(universalistic hedonism,亦即通常所述的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西季威克認為,前二者及後二者均可分別相與調和,亦即在直觀主義這方法中得出的結論或行為準則,如承擔義務、追求知性、持守公義等,最終仍可訴諸兩種快樂主義,由此將直觀主義與兩種快樂主義,分別視為對同一結論的不同途徑,是謂殊途同歸。所謂直觀主義,即指某些倫理準則為能直截了當地明瞭,不靠任何論證過程而得悉,像數學公理(如集論公理)般不證自明。所謂直觀主義下的倫理準則,最終仍需訴諸快樂主義,意即暗示前者的標準非如想像中般明確、不可動搖,而彼等實乃建基於快樂主義。例如,假設「追求公義」為一不證自明的命題,我們經過深入反省後,卻可合理地追問:為何要追求公義?這答案,西季威克認為,乃出於對快樂或效益的考量,如:因追求公義可提升人類福祉。在這合理的考量及推論下,西季威克主張,直觀主義的基礎,並非純粹的直覺,而有一更深層的理論要求——利己快樂主義或效益主義。

雖然西季威克認為直觀主義可與利己快樂主義及效益主義互相調和,後二者卻不能。利己快樂主義和效益主義之不能互相調和,在於理性檢視兩者的前提及論點後,未能發現共同的基礎。西季威克稱這為「實踐理性的二元性(the dualism of practical reason)」。(註五)這「二元性」之證,在西季威克看來,在於兩種立場均能分別透過內省反思而獲得,且這過程中並沒有隱含互相矛盾的前提,故我們不能因此而否定這結論之妥當性。簡單來說,一方面,理性容許我們出於自利,追求個人快樂,不管世道之紛爭黑暗;另一方面,理性亦要求我們凡事設身處地般思考,承載一份悲天憫人的情感。我們不難想像,凡人均活在自我中心和彰顯大愛的爭扎之中:我們渴望自己成為權力中心,賺取無窮的錢財,卻又為世間的貧民難民悲痛,或組織社圑,為弱小群體發聲。如西季威克所指,我們似乎欠缺一更為崇高的準則,去清晰釐定到底孰是孰非——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任這實踐理性,引導我們時常作出種種看似不可兼容的矛盾行為。

 

《倫理學方法》(The Methods of Ethics)

 

《方法》所示之態度及評價

從《方法》可見,西季威克對倫理學問題,乃至其他哲學或學問的態度,都是嚴謹認真,仰賴理性的指引,務求能做到對所處理的問題的條分縷析,讓正面反面論點都呈現眼前,定奪真偽。他雖然持守效益主義的信念,但這種信念,並沒有影響他對其他學說的公正處理:他堅持給予直觀主義和利己快樂主義最客觀的分析,以及運用最大的努力,調和三個方法。到《方法》的最後,當西季威克找不到任何理由調和兩種快樂主義時,亦沒有受個人信念所影響,堅稱只有效益主義才是最可靠最真實的道德理論。他只道出兩者不能調和的事實。

 

西季威克所展示常理和快樂主義相調和的可能,比他所承繼的彌爾等人的效益主義更為嚴謹,亦啟發了諸多當代的一流倫理學家,如 R. M. Hare、Derek Parfit 及 Peter Singer。調和過程中,西季威克所設立的四個準則:

(一)基本命題必須清晰及準確;

(二)基本命題之自證必須靠仔細反省而得;

(三)自證的基本命題必須一致;及

(四)基本命題必須為人所公認。

西季威克揭示了「理性」在倫理學討論的重要性:理性既為人所共有,則倫理學之結論不管為何,都要通過理性的審核。這倡議除了使效益主義之基礎更為明顯和穩健外,更重要的是,一如西季威克對《方法》的期許,使倫理學的討論,有了證立或推翻的空間。換言之,後世哲學家處理倫理學問題,或多或少均要檢視所提倡的理論是否符合這四個標準;或者,若發現這些標準有所違漏或不足,西季威克仍提供了清晰的框架,以供修正。在倫理學系統化的發展上,西季威克可謂功不可沒。

 

註釋:

一、對西季威克的評價,可見 Barton Schultz. “Henry Sidgwick”, in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https://plato.stanford.edu/archives/sum2015/entries/sidgwick/.

二、John Rawls. Foreword to The Methods of Ethics (London: Hackett, 1907), v.

三、見 Bart Schultz. “Henry Sidgwick”, in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ed. Edward Craig (London: Routledge, 1998), 758-764.

四、Henry Sidgwick. The Methods of Ethics (London: Hackett, 1907), 7.

五、Henry Sidgwick. “Some Fundamental Ethical Controversies” in Essays on Ethics and Method, ed. Marcus G. Singer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35-46.

 

參考資料及延伸閱讀:

Rawls, John. Foreword to The Methods of Ethics. London: Hackett, 1907.

Schneewind, J. B. Sidgwick’s Ethics and Victorian Moral Philosoph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7. (一本對西季威克《方法》一書詳細的討論,包括《方法》寫作背景及其歷史地位。)

Schultz, Bart. “Henry Sidgwick”, in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edited by Edward Craig, 748-764. London: Routledge, 1998. (一篇扼要的對西季威克倫理學中心思想的介紹,亦包括本文未有提及的他的知識論系統。)

Schultz, Barton. “Henry Sidgwick”, in 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https://plato.stanford.edu/archives/sum2015/entries/sidgwick/. (此篇章除介紹其倫理學思想外,還觸及西季威克知識論、宗教、政治經濟及教育的思想,以及生平。)

Sidgwick, Henry. “Some Fundamental Ethical Controversies” in Essays on Ethics and Method, edited by Marcus G. Singer, 35-46.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Sidgwick, Henry. The Methods of Ethics. London: Hackett, 1907.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