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o Busiol(一):香港為什麼沒有精神分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精神分析師始終是一個神秘的職業。在香港,這更是一個幾乎不存在的職業。情緒感冒的時候,我們知道去找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社工、或者輔導員已經夠厲害的了,至於精神分析師……那難道不是「傳說中」或者「歷史上」的東西嗎?

 

並不是!香港也是有「活生生的」精神分析師的,01哲學團隊最近就捕獲了兩隻並對他們進行了解剖(式專訪):他們是誰?他們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在道風山拜會了許德謙之後,我們在中環小巷中的一棟唐樓裡約見了Diego Busiol。他是臨床心理學家和精神分析師。七年前,他從義大利來香港攻讀博士,並且開設了自己的診室。

 

同樣是華人社會,為什麼香港人對精神分析的了解與接受程度遠遠低於台灣人和內地人?精神分析在香港社會的缺席意味著什麼?在Diego看來,這些看似瑣碎的問題其實關乎精神分析是什麼、它在何種條件下誕生等等更本質的問題。而探究這些問題,我們必須走到精神分析的外部——一個想像不到精神分析的地方,比如香港。

 

Diego花了三年時間,在故紙堆裡,也在市井生活中,尋找答案。現在我們來聽聽他的分享。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