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文化理論界的貓王 (03/21)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唐晉濱

 

齊澤克(Slavoj Žižek),大概是當今最有名的在世哲學家了,今天是他的七十歲大壽。但凡看過他演講影片,難以不對這身軀略胖的講者留下深刻印象:連珠砲發的語速,鼻子好像總是有問題,講三句抽一次、講五句摸一下;在讓人眼花撩亂的哲學與政治分析之間,突然(嗯,他有時會先講:「我接下來要講的笑話非常髒」)大講露骨的黃色笑話而面不改容(例如「我們應該做的不是在強姦犯施暴時偷偷弄髒他的蛋蛋,而是要切它們下來!」),引得全場哄笑歡呼。

 

 

除了娛樂性的表演式演講,齊澤克在各方面可能是最備受爭議的在世哲學家。反對者認為齊澤克是個機會主義的學界騙子,頂多只是沒有自己創見的理論買辦、名嘴或暢銷書作家(而且經常抄襲自己舊作),但絕對不是哲學家。齊澤克的支持者欣賞他對黑格爾作出大膽但有活力的「異端」解讀,精神分析界認為他是拉岡(Jacques Lacan)最賣力的佈道者(雖然未必忠於拉岡),(至少部分)馬克思主義陣營則認同他是當今激進左派的重要旗手。

 

做不成導演的哲學家

相信不少讀者都是從《變態電影指南》(The Pervert's Guide to Cinema)與《變態意識形態指南》(The Pervert's Guide to Ideology)接觸到齊澤克。他指自己十三、四歲時愛上(荷里活)電影,尤其鍾愛希治閣的《驚魂記》(Psycho),因此他的第一理想是導演。他曾經用超八厘米攝影機拍了一部他極不願意公開的短電影,題材是他少年時痛苦但風流的韻事。很快齊澤克就決定放棄他的導演夢,在十八、九歲時改為立志當「第二最愛」的哲學家。

 

齊澤克在以上兩部影片中身體力行,重演一幕幕荷里活經典電影場景(圖為《Titanic》)

 

在斯洛文尼亞獨立之前的南斯拉夫時期,齊澤克一直未能得到大學哲學系的教席,其後他再到法國攻讀第二個博士學位,研習拉岡的精神分析。直至1989年,齊澤克出版他第一本英文著作《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The Sublime Object of Ideology,根據他在法國的博士論文改寫而成),讓他在英語世界一炮而紅。透過這本書,我們已經可以讀出齊澤克思想的基本定調:以拉岡的精神分析概念來重讀(或「拯救」)黑格爾與馬克思。

 

Verso 出版社 「The Essential Žižek」系列版本《意識形態的崇高客體》(The Sublime Object of Ideology)

 

最高與最低之間的辯證法

齊澤克在法國受過精神分析的訓練,但他沒有成為執業分析師。齊澤克取而代之做的是吸收拉岡與佛洛伊德體系的概念,諸如分裂的主體、伊底帕斯情結、「欲望即他人所欲的」與「性別之間不可能有關係」等,將之用作重新構想(黑格爾的)哲學問題與(馬克思的)政治意識形態分析上。因此齊澤克思想就以拉岡-黑格爾-馬克思為三條軸心,而他的論述總是圍繞精神分析-哲學-政治意識形態。在這種理解下,黑格爾就不再如主流學界傳統所認為,是以「絕對知識」統攝一切的觀念論者,而是充分認識到人類理性之中不可能性與界限的唯物論者。

齊澤克貫徹黑格爾的辯證法,他相信最高者與最低者之間的分野並非我們一般所想分明,而可以糅合為一。他曾表示自己總想將所謂的高檔理論(high theory),套用到所謂的低檔文化(low culture)之上,這樣才是對理論最淋漓盡致的發揮。因此,除了黃色笑話與《傲慢與偏見》,齊澤克也會講《功夫熊貓》,他會用《史密夫與史密妻》(Mr. & Mrs. Smith)來講莊周夢蝶,或以《遊戲王》卡片遊戲一直推出新的卡片與附加規則,以類比拉岡所講的「律法總是非整全(not-All)」。由此來看,與其說齊澤克作了大量以理論切入電影的影評,倒不如說,他引用大量電影與通俗小說作例子,只是為了講述他的思想。

 

你大概很難在第二本討論黑格爾的哲學書中(《比無更少》(Less Than Nothing)),會看到有注釋提及《遊戲王》⋯⋯

 

堅信共產主義的左派老頑童

在馬克思時代,廣大工人/無產階級不明白供求與交換價值之間的關係,無從知道剩餘價值與剝削的秘密,因此馬克思形容無產階級普遍陷入「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甚麼」的意識形態。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共產主義者,齊澤克認為:當然我們今天每個要勞動的人都深深明白自己正被剝削,但所作所為卻與工業時代的人沒有兩樣:仍然是上班、工作、下班,渴望在休息時間能做些別的事(通常是消費)。我們知道政治經濟在壓搾我們,但從我們的行為來看,我們就好像根本不知道這事一樣。同時,當今很多人以為自己不會再相信任何意識形態宣傳,因此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沒有意識形態的時代——齊澤克認為這種想法偏偏正是最純粹的意識形態(ideology at its purest)。從拉岡的理論之中,我們學到根本不存在自立、不受影響的主體,我們亦不可能脫離於意識形態。意識形態現今仍然大行其道,兼且相比馬克思時代變得更細緻、更需要辯證的思維來識破,這就是齊澤克極力批評的犬儒意識形態:大家都認為政治經濟大局不可能再有改變,並且認為其他人都如此相信著。

 

齊澤克曾被譽為「文化理論界的貓王」(the Elvis of cultural theory),現在風光不再了

 

左派陣營的光譜包著很多立場,彼此或會成對立。當代的某些左派就極力維護政治正確,到處宣揚大愛與多元包容;齊澤克批評這種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以認同問題的局部矛盾,替代了資本主義霸權產生的整體矛盾,齊澤克認為在這情況下不可能會有真正激進的革命行動。正是齊澤克的這種立場,讓他近年被各大主要媒體(例如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封殺,並受到各界攻擊。例如在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時齊澤克被指罵竟然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然而齊澤克的原意是: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當選的話美國的霸權只會持續,抗爭亦只會僵持下去;但若真的由特朗普當了總統,從好或壞處來看都將會為美國與世界政局帶來顛覆性的改變,廣大的左派才會打破幻想與惰性,這情況反而更有可能促成真正激進的思想與行動。

齊澤克在《比無更少》(Less Than Nothing)中這樣寫自我介紹:「斯拉沃熱・齊澤克出生,寫書,並將會死去。」頗有海德格描述亞里士多德一生的味道。在此祝他生日快樂,希望他能健康生活下去,寫出更多讓我們驚異的著作。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app.link/cTGh7iIcx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