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貢・席勒:一百年後,他的畫情慾依然 (06/12)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于千

 

去年10月31號是奧地利畫家埃貢・席勒(Egon Schiele, 1890年6月12日-1918年10月31日)逝世一百周年的紀念日。作為世界上放了最多席勒的地方,列奧波多博物館(Leopold Museum)的正門掛著一幅巨大的直幅,上面印著席勒半遮著臉的裸體自畫像,畫中人的私處被一小紅牌遮掩著,上面用白字寫了:「reloaded」。

 

列奧波多博物館的席勒館藏 © WienTourismus / Peter Rigaud

 

這不禁令人想起,前陣子為紀念席勒逝世一百周年,英國的倫敦也辦了一場大型的展覽。所謂「reloaded」,就是說之前這些幅都外借,現在歸位了。這幅被遮著私處的自畫像也是其中一幅;更抵死的是,在英國倫敦地下鐵的宣傳海報上,設計者故意用幾行文字覆蓋了「令人害羞的部位」,寫著:「SORRY, 100 years old but still too daring today. #ToArtItsFreedom」。

 

© WienTourismus/Wien Nord

 

在公眾空間,裸露彷彿是一件羞恥的事。 

 

情慾與色情之間

但只要進了展覽館,便恍如走進了另一個場域。在展館近入口處,打頭陣的是席勒的師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而且,正是克林姆對女性身體的素描。在泛黃的紙上,彷彿只鉛筆輕描了幾下,整個人體的線條便活靈活現了。展覽室的牆上說,這些是克林姆的情慾繪本(erotic drawings)。

 

點擊欣賞更多席勒的相片與畫作:

+38
+37
+36

 

雖用到「情慾」這個詞,但內容不是十八禁的,跟色情彷彿又有莫大的差別。剛好,在我參觀的時候,就碰上了一班像剛上小學的孩子:老師用著德語引導他們欣賞克林姆的情慾繪本,孩子們也一臉正經。這便不禁令人想到克林姆與弟子席勒的一些往事來。

當年,克林姆對席勒寵愛有加,經常外借人體繪畫的模特兒給他。兩人都畫了不少情慾繪本,但在不斷把藝術的界線向外推展的同時,席勒卻因「試圖誘惑未成年女孩」而受了牢獄之災,直到二十一天後接受審判,因找不到確實的證據,只好判他向人展示色情畫作,把他的一幅畫作燒毀,和判他多關押三天。

情慾(the erotic)和色情(the pornographic)都與性的喚醒有關,但其實質的含意卻差很遠。首先,「情慾」一詞是中立的,或甚至是獲得肯定和許可的;但「色情」一詞卻帶有貶義成分。 而且,色情品的製作,本身就似乎是要為了滿足觀眾的性慾;而情慾藝術品即使在某種程度上也針對性滿足,但它的內容似乎比純粹的性更多——也就是,我們更傾向說情慾藝術是用來欣賞的;而色情品是用來消費的。

 

巴塔耶:情色論,過渡與踰越哲學家 (09/10)

 

情慾畫家的精神建構

當然,用這樣的一些區分,便難免將部分定義的責任落在了觀者的身上:畢竟,我們一般只看到畫作的外在特質,從而判斷它是否用於滿足性慾的工具(很多時候,似乎是觀者本身有了邪念,才對畫家作出指控)。為了進一步安置這類的問題,美學家杰羅爾德・萊文森(Jerrold Levinson)便提出了更多的定義,例如:要看畫家本人的對繪畫對象的態度,看其是否對繪畫對象作出降格的傾向。然後,問題是,色情品的討論價值不只是降格與否的問題,而是情慾繪畫的藝術性。

但萊文森提出的想法還是在一定程度上重要的:畫家本人的態度決定了藝術品本身的價值——畢竟,我們想要知道的是畫家的藝術世界。

席勒會把情慾繪畫推展到一個受牢獄之災的程度,其實並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在同一個時期,同在奧地利的維也納,就有一個人在提出跟性和情慾被指是「維也納的性玩樂者」(Viennese Libertine),和專門從事「精神自瀆」,那個人叫佛洛伊德。在席勒那些關於男女自瀆的繪畫中,不就隱藏著與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的相似性?席勒就連自己自瀆都能成為繪畫題材,難道如此我們還能指他是存心製作色情品?

 

達文西逝世五百週年:回看佛洛伊德論「李安納度式微笑」|于千

 

精神分析學者丹妮爾・娜芙(Danielle Knafo)曾以精神分析的角度,寫過席勒的自畫像(如那幅私處被一個「reloaded」小紅牌遮掩著的自畫像)和情慾繪畫。她指出,在席勒的成長裡,是缺乏了對母親的鏡像體驗(mirroring experience)。所謂鏡像體驗,是母親透過與嬰兒之間的相互作用,為孩子提供身份和身體的認同感。孩童在成長的關鍵時刻缺乏了對母親的鏡像體驗,會使長大後的嬰兒感到身體的破碎,和分裂的痛苦感。此外,娜芙又指出,席勒對性﹑死亡和男性氣質的沉思,源於他那患梅毒和瘋狂父親。

娜芙的分析是否正確,還是待讀者自行翻閱她的著作;但有一點不知是否巧合的是,掛在博物館正門的那幅自畫像,除了露出了私處,其用色較為陰沉,而且,人像的雙腿沒有繪畫腳掌,看上去是一個截了肢的人。這似乎跟娜芙說的「身體的破碎感」觀點,不謀而合。

 

參考資料:

Knafo, Danielle. Dancing with the Unconscious: the Art of Psychoanalysis and the Psychoanalysis of Art. Routledge, 2012.

Knafo, Danielle. Egon Schiele: A Self in Creation: A Psychoanalytic Study of the Artists Self-Portraits.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Levinson, Jerrold. “Erotic Art and Pornographic Pictures.” Philosophy and Literature, vol. 29, no. 1, 2005, pp. 228–240.

Schiele, Egon, and Wolfgang Georg. Fischer. Egon Schiele: 1890-1918: Desire and Decay. Benedikt Taschen, 1995.

 

延伸閱讀:在什麼意義上,色情問題是個哲學問題?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