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因:知識體系就如一張信念之網 (06/25)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唐晉濱

 

被譽為二十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哲學家奎因(Willard Van Orman Quine),在1908年的今天出生。奎因自小表現出數學的天份,少年時熱衷於旅行與地圖繪製,亦寫過詩並獲得中學詩獎。大學選科時奎因面臨數學、哲學與古典學之間的抉擇,最後他選了數學系,在數學之外研究數學哲學,以結合他的兩個興趣。奎因受到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羅素(Bertrand Russell)合著的《數學原理》影響甚深。奎因後來於哈佛取得博士學位,論文導師正是懷海德。而在畢業之後,奎因亦成為了哈佛的教授。

 

威拉德・范奧曼・奎因(Willard Van Orman Quine)

 

奎因於2000年12月25日因阿茲海默症去世,這病使他晚年的記憶力嚴重衰退,無法再作推論。臨終前不知道是出於黑色幽默還是真的病糊塗了,奎因曾說:「我忘記了我的病叫甚麼了,阿圖塞(Althusser)還是阿茲海默(Alzheimer)呢,不過既然我記不起來,那麼一定是阿茲海默才對。」

奎因早期關注邏輯學與數學研究,後來投入到哲學的討論。然而他本人可能不會同意自己有所謂的轉向,因他認為哲學就是科學的一部分。

 

經驗主義:信念體系是知識的基本單位

奎因的哲學立場是經驗主義(empiricism)與自然主義(naturalism),但他的經驗主義不同於以洛克休謨為首的英國經驗主義,後者以感覺與料(sense data)、印象(impression)與觀念(idea)作為人類知識的最基礎單位,以此建立一套經驗論;奎因則認為科學的經驗觀察與理論面向都同樣重要,他認為經驗論的基本單位應該是眾多的信念體系(systems of beliefs)。

 

經驗主義:霍布斯、洛克、柏克萊、休謨

 

奎因將信念體系比喻為一張信念之網(web of beliefs),在一個以信念編織而成的知識系統中,核心部分的理論(例如基礎演算法)在網的中央位置,連繫到眾多其他部分。奎因認為非核心的理論的出錯都可以修補,這不是信念體系的合適判準。要判別信念體系,最終的基礎是對世界的解釋能力,同時看它的解釋是否足夠簡單與精準。例如古希臘神學與現代物理學都對於世界的現象作出各自的解釋,因此是同等層級的理論體系。問題不在於無法觀察的荷馬眾神存在與否,而是對於解釋我們從世界觀察到的物象方面,現代物理學於解釋能力、精簡度與精準度上比古希臘神學優勝,因此我們應該相信現代物理學才是更好的信念體系。奎因這種理論可以歸作可謬論(fallibilism),即認為信念無法證成信念為真理,亦因此,一個信念體系之內的任一個別信念都是可以修正的。

 

奎因的自傳《我生命的時間:一部自傳》(The Time of My Life: An Autobiography)

 

自然主義:哲學與科學之統一

至於奎因思想的自然主義,指在自然科學的方法以外,沒有更高的獲取知識的進路。哲學傳統中的認識論形而上學都有傾向要為哲學自身、甚至所有知識找尋一個基礎點(最著名的例子是笛卡兒的「我思,我在」),奎因反對存在這種扮演知識與理論基礎的「第一哲學」(first philosophy),我們只要跟隨自然科學的方法建立與判斷信念體系就好。奎因忠於自然主義的主張,他承認自然主義本身是沒有基礎的,這個結論本身亦是由自然科學的方法得出,是一種可以接受的循環論證。

 

奎因《語詞和對象》(Word and Object)

 

然而奎因並不是自然科學至上主義者,他所指的「科學」並不限制於自然科學,而包括心理學、經濟學、社會學與歷史,可以說他的用法比較接近德文 Wissenschaft(科學)的意思,泛指所有系統性的研究與學問。

抱持著自然主義的立場,奎因對於哲學與科學的態度是:哲學追求的知識領域並不超越於科學之上,而應該將兩者置於同等的層級,甚至哲學就只是科學的一種,分別在於哲學研究科學之中較抽象的問題。奎因亦認為科學知識跟一般的知識是一樣的,科學並不比常識(common sense)優越,他說:「科學不是常識的替代,而是它的延伸。」科學較關注真理與客觀性的問題,科學研究比較清晰與系統性,此外科學家與一般人的分別,就僅在於他比較細心。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