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布洛赫:年鑑學派,歿於歷史的歷史學家 (07/06)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唐晉濱

 

歿於歷史洪流的歷史學家

1886年的今天,法國歷史學家馬克・布洛赫(Marc Bloch)出生於一個猶太家庭,他是改變了歷史學景觀的人物。布洛赫的父親(Gustave Bloch)是巴黎索邦大學的古典史家,布洛赫亦入讀了法國最高學府之一巴黎高等師範學院,他的終身研究專長為中世紀史與中世紀法國史。1929年,布洛赫與現代史史家呂西安・費弗爾(Lucien Febvre)共同創辦了《經濟和社會史年鑑》(Annales d’histoire économique et sociale,下稱《年鑑》)這份歷史期刊,亦宣告了一個歷史學派的誕生。

布洛赫曾在一戰為法國服役,之後又再捲入了二次大戰。期間他曾著小書《奇怪的戰敗》,分析與批評法國軍敗陣予德國的原因。布洛赫是猶太人,曾遭納粹洗劫住宅,盜去書籍,更被逼使要放棄自己於《年鑑》的編輯職位。1942年納粹進一步入侵維希法國(Vichy France),布洛赫以五十六歲的高齡毅然再上前線戰場,加入了「自由射手」(Franc-Tireur)反抗軍,為反抗法國貝當(Henri Pétain,維希政府的元首)政府與納粹侵略而戰。1944年,布洛赫在里昂被蓋世太寶(Gestapo)逮捕,之後慘被施以酷刑,包括冰水浴與毒打,卻到最後都沒有供出關於同袍的任何情報,在囚室中他還教其他囚犯法國歷史。布洛赫最終於6月16日被槍決,據說他在倒地斷氣前曾大喊「法蘭西萬歲(Vive la France)」。布洛赫在學養與人格上都同樣偉大,一位新歷史學派的宗師,就此在無情的歷史之中殞落。

 

馬克・布洛赫(Marc Bloch)

 

 

著重結構的年鑑學派

面對以蘭克(Leopold von Ranke)與其弟子為代表、席捲歐洲學界的德國古典歷史學派,三、四十年代的一群法國史學家,銳意要在歷史學的研究方法、對象與範圍上作反省與革新。費弗爾與布洛赫創辦的《經濟和社會史年鑑》的標題參照自另一期刊《經濟和社會史年鑑》,1946年改名為《年鑑・經濟・社會・文明》(Annales. Économies, Sociétés, Civilisations),更強調期刊的跨學科宗旨。事實上,與其說是學派,年鑑學派(École des Annales)更自認是一種精神,一種對各種歷史研究新進路都抱開放與包容態度的精神,他們亦希望期刊可以成為一個讓各種歷史研究文章得以刊登的平台與論壇。秉承這種精神,《年鑑》刊行至今已經九十年(現名為《年鑑・歷史,社會科學》(Annales. Histoire, Sciences Sociales))。

 

蘭克︰最強之歷史學派 (12/21)

 

 

年鑑學派受到社會學始創人之一涂爾幹(Émile Durkheim)的影響,他主張對於一種社會的科學,應該要將社會的集體意識當作主要研究對象,當中的重要成分是道德規範、習俗與宗教。應用到歷史學的領域,有別於古典歷史學將國家抬高到關鍵機構的地位,將社會與文化等其他面向為從屬於國家;年鑑學派的基本觀念是要取消傳統學科之間的界線,將眾學科融合為一種人類科學(sciences de l’homme),並提倡一種跨學科的研究,包括語義學、經濟學與人文地理學。布洛赫專長於中世紀史,他於1939至40年出版《封建社會》(La Société féodale),以人類學的方法研究封建社會,將封建社會看作是由人與人之間相互作用的關係組成的複合體(complex),考究複合體內人們的物質生活、經濟、思想方式、法律與家族關係等等面向。

 

涂爾幹:從社會學看自殺 (11/15)

 

年鑑學派的成員,不如德國的歷史學家抱有強烈的親國家意識形態,學派亦沒有一個統一的歷史方法。總的來說,年鑑學派的特點在於對結構的重視,不再以政治制度與人物為論述的軸心,而以社會的各方各面來表述歷史。作為學派初代成員,布洛赫所著的《法國農村史的原始特徵》(Les Caractères originaux de l'histoire rurale française)就試圖重現土地使用的方式與在文化上由此產生的後果,他使用了空中攝影技術來證實這些論點,此書引起歷史學家對物質因素的重視。

 

布洛赫(Marc Bloch)《法國農村史的原始特徵》(Les Caractères originaux de l'histoire rurale française)

 

多元的歷史時間觀

古典歷史學一般都預設了一種線性、連續而單一的時間,在一條時間線上開展各種事件與變化的論述,比如某個國家的成立、興盛、動蕩與衰落。年鑑學派歷史學家卻拋棄了這種線性與定向性的歷史觀念,他們在不同的文明中都發現到多元時間的並存。學派成員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在《地中海與腓力二世時代的地中海世界》中,就區分了三種時間:第一種是長時段(longue duree),指將地中海作為地理空間的幾乎靜止的時間;第二種是勢態的時間(conjunctures),指社會與經濟結構變化的緩慢時間;第三種是事件的時間(événements),指政治事件發生的快速時間。年鑑學派這種新的時間觀放棄了線性時間,同時破壞了歷史進步論以至西方文化優越論的地基,以特定的人物的大敘事歷史亦失去了基礎。

 

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地中海與腓力二世時代的地中海世界》(The Mediterranean and the Mediterranean World in the Age of Philip II)

 

布洛赫有一部死後方出版的未完成遺作,名為《歷史學家的技藝》(Apologie pour l'histoire ou Métier d'historien),寫作此書是出於他並不滿足於將歷史僅僅定義為歷史學家的職業,他還想指出歷史學應然的狀態及歷史學家應該如何工作。於書中布洛赫曾如此寫道:「如果博學者沒有興致去觀察周圍的人、物和事件⋯⋯他最好還是放棄歷史學家的頭銜」。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