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萊爾:惡之華,創造驚顫經驗 (08/31)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胡雅雯

 

當論及現代藝術,波特萊爾抒情詩中令人費解的特徵及其將反思性的經驗方式推向主導地位的詩學藝術,被班雅明推崇備至,視作現代藝術的典範之一。

1867年8月31日,46歲的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因病在巴黎去世。生前,他的詩篇就被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讚為「像星星一般閃耀在高空」,而其名作《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更是「創造了一個新的寒顫」。作為象徵派詩歌之先驅和散文詩的鼻祖,波特萊爾對「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都有著不朽的影響。

夏爾·皮耶·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

抱持文學理想的少年

波特萊爾1821年4月出生於法國巴黎,父親是孔多塞侯爵(marquis de Condorcet,法國數學家和哲學家,啟蒙運動代表人物)和卡巴尼斯( Georges Cabanis,法國心理學家)的老朋友,才智出眾,受過良好的教育,在詩歌及繪畫方面頗有才能。波特萊爾自幼受到良好的藝術熏陶。儘管少年時期的波特萊爾並未顯現出卓爾不群的特質,在老師眼裡,他甚至屬於倦怠、遲鈍的類型,但他卻有著極為柔細的心靈和敏銳的心智。

與許多作家一樣,波特萊爾少時便擁有投身文學的願望。但其母親與繼父似乎並不讚同,為了改變波特萊爾這一志向,他們安排他出國旅行,費盡心力地勸他棄文從商。然而,恰恰是這次異國旅行,日後成為他詩作中的景致與靈感。作家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在對波特萊爾的回憶中形容道:「他詩作中的景致經常從巴黎的濁霧和泥濘跳躍進陽光明媚、晴空萬里、遍地芬芳的國度。就是在他最憂鬱陰沉的詩行裡,也有一扇窗戶開向藍色的印度洋面⋯⋯」這次旅行之後,波特萊爾便開始了他居於皮莫丹旅館小套間裡、時斷時續的創作生涯。

 

藝術的自控與驚顫經驗

波特萊爾深受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的影響,所持的哲學和文學原則也與之相似。他注意到人類氣質中的反常性,那種反叛的、「性本惡」的因素令他覺得別有吸引力。這一點決定了他打破浪漫主義的藩籬,不被自然野趣局限,卻愛追尋現代人備受實際苦惱和內心情欲所折磨的生存境況。他亦認為,藝術具有絕對的「自控性質」,即是指,詩除了它本身之外,沒有其他的目的,詩歌唯一的使命是激起讀者去感受至高無上的美。但為了不讓這種美淪於日常生活和具體的事實,波特萊爾通過對客體的變形,為這種美製造了某種意外、驚訝和奇異的效果,使其適應於它的表現媒介(如語言、色彩、聲音等等),並超脫瑣碎的現實。

+6
+5
+4

每天,我們都逐步向地獄墜落,

穿過臭不可聞的黑暗也毫不心驚膽戰。

仿佛傾家蕩產的浪子狂吻狂吸

風韻猶存的妓女那受盡摧殘的乳房,

我們居然一路上偷嘗那不可告人的幽歡,

竭力榨取幸福,像擠榨乾癟的橘子。

——〈致讀者〉,選自《惡之華》,波特萊爾著

儘管一些批評家試圖批判波特萊爾詩句矯揉造作、用力過甚的問題,但正正是這些獨特、複雜、委婉多姿,多重音調與色彩的語句所創造的驚異場景和神秘之處,才是詩人個性自由、暢快抒發的地方,表達著他難以捉摸的思緒和轉瞬即逝的、模糊的城市影像,呈現引人墮落的情欲和固執到瘋狂的奇思異想;也唯有如此的語言與詩性才恰恰能夠表現出盤根錯節、五光十色的現代思想和摩登事物。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班雅明將其視為現代藝術的典範。在《波特萊爾——發達資本主義時期的一位抒情詩人》中,班雅明認為波特萊爾具有一種隱喻式的天才。他通過波特萊爾的詩作,重新閱讀處於資本主義工業革命初期的巴黎,亦從唯物主義的觀點出發,解釋波特萊爾詩歌中驚顫經驗的社會根源。班雅明指出,波特萊爾的詩句營造了突發性與疏異性的感受,因此讀者需要花時間思索與消化,這一方面體現了現代藝術令人費解的走向,也與現代人的經驗方式息息相關。因為,驚顫經驗正是那一系列信息刺激所產生的神經反應,而波特萊爾的抒情詩所體現的正與現代人的這種經驗方式相一致,這種方式便是其詩歌表現出的驚顫特點賴以生存的社會條件。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