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立葉:空想社會主義者 (10/10)

最後更新日期:

1837年今日,社會主義思想家夏爾.傅立葉(Charles Fourier)在巴黎逝世。傅立葉和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聖西門(Henri de Saint-Simon)等人都是烏托邦社會主義(Utopian socialism)的旗手,這名稱又被翻譯為「空想社會主義」。今日,我們不妨談論一下傅立葉的烏托邦構想。

 

在歐洲浪遊的烏托邦夢想者

 

傅立葉於1772年於法國貝桑松出生,父親是一名小生意人,但傅立葉自小對於從商不感興趣,他的志願是當工程師,可是當地的工程學校只會錄取富家子弟。傅立葉回想這段往事時,卻慶幸自己沒有讀上工程,因為這樣會浪費掉他為人類社會謀福祉的寶貴時間。

 

父親在他九歲時離世,後來他就帶著父親遺產在歐洲四處旅行和工作,在日間討生活,夜晚寫作。傅立葉畢生沒有接受過正規學術訓練,他也是一個頗孤僻的思想家,認為哲學家的論述很無趣,所以他經常被批評家恥笑。他亦沒有真正聯絡過任何政治組織,只曾刊登廣告,希望有資本家願意資助他實現其烏托邦社會夢想(可惜當時沒有像 Kickstarter 一類的眾籌平台,聚集一班「烏托邦夢想家」集資)。他等了幾年,當然沒有任何富貴伯樂前來問津。

 

傅立葉首作《四種運動的理論,或人類的普遍命運》 (Theory of the four movements and the general destinies)

人類社會進步的法則:熱情的引力

 

他寫過一個「四個蘋果」的寓言,認為人類歷史是由四個蘋果來引領。頭兩個是壞的蘋果——夏娃的禁果和引發特洛伊戰爭的金蘋果;另外兩個好的蘋果,一個是牛頓的蘋果,另一個就是……嗯,就是傅立葉在餐廳碰到的價錢貴得不合理的蘋果。據他自己聲稱,這枚蘋果引發了他關於工業組織和私有制的研究。因為正如牛頓發現科學界的萬有引力,傅立葉認為自己發現了驅動人類社會前進的引力,就是「熱情的引力」(attraction passionelle)。他和盧梭一樣,批評資產階級的社會造成的墮落文明,所以他構思的社會完全沒有壓抑,而讓人類的基本動力得到釋放。傅立葉尤其痛恨的,就是例如邊沁這些功利主義者設計的圓形監獄,因為這些思想磨滅人性。

 

傅立葉在十八世紀已經認為,社會的工作環境苦不堪言,是去人性化的。他相信,工作是應該歡愉的,而且使人身心滿足。他設想的快樂工作社會模型叫做「法朗吉」(Phalanstère)。希臘文「Phalanx」意指一個聚集男人的軍事單位,而法朗吉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社群,社員可以根據「熱情的引力」法則來共享生活。

 

「法朗吉」(Phalanstère) 想像還原圖

 

究竟甚麽是熱情(passion)呢?傅立葉認為人類有12種基本熱情。身體有五種熱情(聽覺、視覺、味覺、嗅覺、觸覺);靈魂有四種熱情(友愛、愛情、親情、志氣);最後三種是「分配的熱情」。何謂分配的熱情?其中一種是「多樣性的情感」。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工人重覆做一樣很喜歡的工作,有日也會希望轉職;愛人相處久了也會經歷七年之癢的考驗。傅立葉認為基督教使人對於追新求異感到罪疚,是背棄人的熱情本性。他同樣討厭阿當.史密夫以生產效率為由而主張分工(division of labour)。

由於傅立葉認為人性的熱情應該在社會釋放,他的性別觀念在當時非常開放。對於傅立葉而言,社會只需要禁止牽涉傷害或帶來痛苦的性愛,而只有你情我願,性虐戀也沒有問題。他也可謂女性主義者的先驅之一,他覺得女性在社會的地位無疑於奴隸,所以在法朗吉中,不會再有父權社會和他時代那種家庭結構,這讓女人在社會中能自由工作。而直到他逝世時,還是一個法朗吉都沒有建好,他死後有些信徒在美國建了約40個法朗吉,也是全部失敗告終。

傅立葉的思想聽來或者荒唐可笑,馬克思和恩格斯就曾經批評,那些烏托邦社會主義者的構想只是空中樓閣,沒有考慮現實社會的物質條件。但傅立葉的離地狂想,同時也清晰地批判了工作的異化和異性戀霸權社會的壓抑,在這角度而言,傅立葉的烏托邦思想是前衛的。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