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在城市裡抗爭

最後更新日期:

當代最具影響力的人文地理學家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出生於83年前的今天。哈維近十年來仍不斷筆耕,在2007年「歷來被引述最多的人文社會科學著作」作者裡,他排名在第18位,比「正義論」的羅爾斯高一名,略遜於尚.皮亞傑(Jean Piaget)。這位在英國出生和受教育的學者,前往不同城市進行學術交流時受到各種觀念衝擊,從而大開眼界,把城市的各項矛盾與不公再加上地理學,使他日後的空間理論更為立體。

 

大衛・哈維(David Harvey)

 

巴黎:現代性之都

馬克思主義城市理論家梅里菲爾德(Andrew Merrifield)寫過,自十九世紀中葉以來,許多馬克思主義者在到訪巴黎後,都會出現脫胎換骨的轉變。哈維並不例外,1976年他到訪巴黎,當時法國的興起大量新派學說:沙特的存在主義傅柯難以歸類的各種論述,及德希達的解構主義等。而巴黎浪漫的都會生活吸引著哈維,同時,他亦從中看到了資本主義的邏輯。城市並非單一由資本的邏輯支配,而人也同時可以介入、改變、推動這個社會。

在《巴黎:現代性之都》裡,哈維寫下十九世紀中葉時,從巴黎為中心點的鐵路大幅增加,1850以後的二十年間,鐵路總里程由2000公里提升到17000公里,遊客不停進入巴黎,使人口與商品貨物同時膨脹。這種改革堪比當年法國大革命後的一段時間,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的拿破崙三世接管法國。這位「聖西門派」(Saint-Simonianism)的君主下令移平巴黎舊區,通通換成林蔭大道,將工人階級趕到郊區,而軍隊也方便通過大道進入市區。哈維概括:「要改造巴黎,不僅限於買賣,也涉及重建、拆毀……顯然不利於傳統地主階級的狹隘利益,它只鼓勵資本主善的土地物業產權」。這種大規模拆毀,使巴黎市民失去集體回憶,中產佔據都市心臟位置,種種不滿使1871年巴黎公社運動爆發。

 

David Harvey, Paris, Capital of Modernity

 

在城市抗爭

然而,資本主義永遠也有最巨大的自我修復能力,它就像一種最強的藥劑。不只巴黎公社事件,無論是佔領華爾街,還是雨傘運動,事件完結後,資本主義如常運作,讓一切回歸「正常」。事件過後,彷彿連曾經直接撼動資本主義及其政權之基礎的痕跡,也沒有留下。哈維在2012年的著作《叛逆的城市:從擁有城市權利到城市革命》(Rebel Cities: From the Right to the City to the Urban Revolution)寫下,「任何另類自發的願景想像皆只能是短暫的,即使不是被洪流淹沒,遲早也會淡出」,「問題並非出在這些做法沒有效果,而是在於(抗爭的)蠶食效果一旦冒現,資本便既有能力、也很樂意把消防員(國家機器)喚來,將火種撲滅於萌芽中。」

 

David Harvey, Rebel Cities: From the Right to the City to the Urban Revolution

 

另一方面,哈維亦批抨傳統馬克思主義者一味擁抱工人運動,對於城市抗爭運動的取態卻抱持曖昧態度。他意味深長地道出,「重要的一步是,將各類抗爭運動聯合起來,並聚焦在以掠奪性累積為目標的創造性破壞之上,宣講被掠奪者的城市權利——改變世界、改變生命、基於信念再造城市的權利。」而當代的馬克思主義者,應向無政府主義取材,把人文主義的元素融合起來,進行更高層次的抗爭。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