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百日抗疫失敗 美國險淪「第三世界國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前美國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在南部和西部各州反彈形勢嚴峻,至少已有31個州通報了新增病例,11個州已暫停或推遲重啟經濟的計劃。尤其是加利福尼亞州、德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等官方認為疫情得到控制的州,反彈最為明顯。

其中,佛州6月26日(8,900例)和27日(9,500例)連續兩天單日新增病例打破原有紀錄。該州總確診人數已經超過10萬;德州過去一周單日新增最高紀錄高達6,584人;內華達州單日新增980例,比之前單日數據超過1倍之多;南卡州單日新增1,600多例,也比之前的記錄超過300多例。

2020年3月18日,疫情爆發之初,儘管政府不斷警吿和提醒,遊客們還是集聚在佛羅里達州的清水海灘(Clearwater Beach)盡情享受。(AP)

佛州和德州6月25日宣布暫停復工,並關閉酒吧,尤其重啟居家令的。另外,猶他州和俄勒岡州也有新增病例的趨勢。

美國總統特朗普被迫取消赴新澤西州高爾夫球場俱樂部度假的計劃,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也調整相關州的安排。停頓了近2個月的白宮新冠肺炎疫情小組記者會也重新舉行。

美國感染人數或達2千萬 佔全球一半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疫情統計數據,截至美東時間6月27日,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50多萬例,死亡人數12.5萬人。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6月26日公布的數據,美國很多州的新冠肺炎實際感染數量是確診人數的10倍之多。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ay Redfield Jr.)根據抗體檢測結果最新估計,美國新冠病毒實際感染人數可能超過2,000萬人。而根據worldometer網站實時數據,截止6月28日下午2時,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超過1,000萬例,達10,087,320例,累計死亡病例超過50萬例,達501,429例。

可以看出,美國疫情的防控依然非常嚴峻。如果觀察三個多月以來美國疫情過程,其新增病例的曲線並沒有「拉平」,雖偶有下滑,但整體上一直處於高位,美國疫情防控從未成功。那麼,是什麼原因讓美國的疫情防控一直毫無起色?

總體來看,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最高領導層的輕慢態度。

從2月末美國疫情爆發開始,特朗普就低估了疫情。從開始認為疫情完全可控或到夏天自動消失,到指控中國和世界衛生組織「隱瞞」疫情數據,再到認為CDC等內部人員低估疫情,以及急於重啟經濟,都可以看出,他在此期間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轉移壓力和推脱責任,而非如何有效開展防疫。

2020年6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的俄克拉荷馬州銀行中心重啟競選集會。(AP)

6月15日,特朗普還發推稱,如果沒有檢測,或者檢測不足,美國幾乎不會報吿任何病例。美國副總統彭斯同日也發表了類似的評論,暗示白宮已經將重點從應對新冠病毒疫情轉移到舉行總統競選集會,以及儘快重新開放各州上面。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舉行競選集會時再次提到,新冠病毒檢測是一把「雙刃劍」,檢測越多確診病例就越多,他已經要求政府放慢新冠病毒檢測速度。

而針對此次南部州疫情的強勢反彈,彭斯提到,自己和特朗普都認為,這都歸因於美國的新冠檢測大幅提高。

第二,地方和聯邦缺乏統一防疫戰線。

由於美國總統、副總統長期低估疫情,並消極應對病毒檢測,也導致各州沒有收到任何來自聯邦政府統一有效的指令。加上「州權」的約束,特朗普政府下達的指令並沒有一定的約束力,很多都只是「建議」性質的要求。

比如,4月份,白宮曾公布了18頁的防疫指南,提供給各州參考,不具有強制性,內容也比較空泛,並沒有解決一些關鍵問題,比如如何解決擴大檢測範圍所需的上億美元的資金問題、是否限制不同州之間的人員流動、是否應該戴口罩、是否取消針對歐洲等地的赴美旅行限制,以及各州如何應對疫情可能的反撲等等。

由於沒有聯邦的統一指令,各州各自行事。特別是一些紅色州,配合特朗普政府,重啟經濟,放鬆了對疫情的防控,或者沒有把控好保持社交距離等規則。

第三,醫療體系及檢測能力遠遜已發展國家。

除了特朗普帶頭消極應對病毒檢測以外,美國自身醫療系統的弊端也拖累了美國疫情防控工作。在疫情爆發之初,美國不僅研發檢測試劑盒遇到瓶頸,檢測進度也停滯不前。特朗普政府甚至一度要求CDC停止公布檢測數據。

據《石英》(Quartz)2017年的報道,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36個市場經濟國家中,美國在醫療健保方面的支出雖高,但人均床位遠低於其他發達國家。此次紐約州疫情防控就凸顯了床位的嚴重不足。有人甚至認為,在病毒檢測、醫療陪護等方面,美國更像是一個「第三世界國家」。

對於此次疫情的反彈,根據《紐約時報》報道,亞利桑那州病毒檢測需求一直吃緊,從未得到緩解。即便是麻省這樣醫療體系相對完善州,也在追蹤疫情方面存在問題。該州的醫療官員5月曾提到,該州只有6成感染着接聽了追蹤查訪電話。

也就是說,經歷了四個月的抗疫,美國依然面臨檢測不到位的問題。

第四,美國社會對病毒的認知不夠充分

在疫情爆發之初,特朗普政府注重打疫情輿論戰,希望以此為自己免責,但這種負面的輿論戰,包括摻雜其中的國內政治口水戰,都導致美國社會對病毒本身沒有一個客觀理性且全面的認識。在這方面,美國政客負擔主要責任。

拜登曾因出席公開活動時戴上口罩,而被特朗普點名批評。(美聯社)

比如,即便是戴不戴口罩的問題,聯邦政府拒絕發佈統一強制性指令,一些地方州都要經歷一番爭論,選舉團隊甚至考慮的是戴口罩導致的形象公關問題。包括病毒的無症狀感染、天氣因素是否影響病毒傳播力度,以及新冠肺炎病毒在不同年齡段造成的傷害等問題,美國政府的答疑和相關知識的普及並不夠及時。

以彭斯為代表的右翼保守政客,甚至在疫情防控中納入很多「宗教」因素,一定程度上也阻礙了美國對疫情的科學防控。而唯一能夠從科學層面先公眾普及病毒知識的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西(Anthony Fauci),時不時也會遭到政治打壓而退居幕後。

最後,病毒本身的未知因素和頑固性。

美國疫情之所以嚴重,除了其聯邦和地方執政者抗疫不力、美國醫療體系存在缺陷等因素有關外,也和病毒本身的特殊性相關。從最近中國、德國和新加坡疫情的再次爆發都可以看出,新冠肺炎病毒依然很「頑固」,沒有哪個成功防疫的國家敢擔保疫情不會再次捲入重來。能否成功防疫,和這個國家的政治體制並沒有決定性的關係。

↓↓↓更多世界各地民眾在疫情持續期間的生活情況,請點擊放大觀看:

加州是首個發布「居家令」的州,採取了美國所有州當中最為嚴厲的防疫舉措,病毒的檢測和追蹤相對而言到位,也有數百萬口罩的儲備。但即便如此,該州本周也出現了反彈,單日新增病例超過5,600例。由此可以看出美國疫情防控的嚴峻程度。

到目前為止,全世界各國仍在更新對新冠肺炎病毒的認知。它至少吿訴全球:疫苗很難在短期內研發成功、病毒不會因為炎夏而傳播力度鋭減、政府防控稍有鬆懈便會反彈。所以,要想真正抗疫成功,無論是哪個國家,何種體制,都離不開地方與中央的統籌與協調,離不開不同區域的相互配合,尤其離不開全球各國的通力協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