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奈何再推萬億救市 美國共和黨內亂浮上台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的一個周末,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與白宮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罕有地在國會山渡過,只為與參議院共和黨人達成新一輪萬億救市計劃的共識。他們的努力看似沒有白費:周一(7月27日),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公布了共和黨的抗疫救市方案,指出「我們一條腿在大流行之中,一條腿在復蘇之中」,聲明共和黨方案正好切合了美國人的這個處境。

奇怪的是,這項萬億方案之中,卻包括了一項17.5億美元用作設計和修建一座新聯邦調查局(FBI)總部的撥款,看似與疫情和人民生計皆無關。而當麥康奈爾被記者問及此一款項時,他更反稱「我不認為有這個撥款」;但當得悉該款項確實存在之際,他就指白宮「須解釋他們為何堅持這個條款」。

這個小細節,其實凸顯出共和黨人的內部衝突,甚至是在「選情逆風」之中,黨內部份人對特朗普的不順從。

特朗普生意人的小願望

這個聯邦調查局的爭議,源於其華盛頓總部正好在特朗普國際酒店的對面。特朗普上任之前,政府早有計劃將總部地點用作商業發展,而在市郊另建聯邦調查局新總部;早在2015年,特朗普公司中人已曾表示這個新發展可能會引來其他酒店投資,與特朗普的酒店業務造成競爭。到了特朗普上台後,他就把這個聯邦調查局搬遷的計劃取消掉——如今,白宮更趁疫情救市法案之機將原地改建的撥款「暗渡陳倉」。

位於華盛頓的聯邦調查局總部,其斜對面是特朗普公司經營的酒店。(GettyImages)

共和黨人之所以願意滿足特朗普的這個「小願望」,主要原因是他們早已拒絕滿足他的「大願望」。其一,這個共和黨方案提供160億美元用於新冠病毒檢測,一部份用以解決如今負責近半檢測的商業實驗室平均需時4.27天才得送回測試結果的問題。然而,白宮此前卻曾反對救市方案為檢測撥款——特朗普可能認為,如果美國檢測數量較低,其新增確診數字也會比較「好看」。不過,在共和黨人堅持不讓之下,特朗普也只得作罷。

其二,這個方案也沒有包括特朗普自3月以來已力推的預扣薪俸稅扣減主張。由於此等扣減只有利於如今仍然擁有穩定工作的美國人,而且需要僱主配合,即時成效較低,共和黨人一直對之甚為冷淡。經上周不斷堅持後,白宮眼見3月初通過的每周600美元額外失業救濟金本周五(7月31日)行將過期,而且參議院8月7日即將開始放假,也不得不退讓。

這小小的聯邦調查局原地改建撥款,也許就是姆努欽與梅多斯二人周末努力爭得的「安慰獎」。

麥康奈爾周一向傳媒展示共和黨救市方案重點。(美聯社)

黨內分歧下的急就章

其實,共和黨的內部衝突更不止於白宮與參議院領袖之間。當外界正期待共和黨公布方案之際,資深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周日(26日)就指,有一半的共和黨議員也不會投票支持救市刺激方案。畢竟,如今這個方案再為年入息少於7.5萬美元的人派發1,200美元資助、擴大僱員薪酬開支的僱主免稅額、進一步向中小企業和低入息地區企業加大現有的「薪資保障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用1050億美元資助學校安全重開等等,也並非意識形態上傾向「小政府」的共和黨人會心甘情願接受的方案。

同時,這個方案幾乎只由麥康奈爾與白宮「閉門造車」,也未必得到其他共和黨人支持。因此,白宮也一度希望將救市方案「分拆通過」,不過早在5月就通過了3萬億救市法案的眾議院民主黨人,當然不同意此等安排,以免給予共和黨人一塊可以掩藏他們忽視抗疫救濟、黨內毫無共識的「遮醜布」——5月當民主黨通過方案時,麥康奈爾指方案是「招搖過市的荒唐」、「不能認真對待」,可是其後共和黨不到疫情緩和無望之時也不提出他們的計劃。

如今,在額外失業救濟金即將過期之際,遇上選舉年的共和黨人也不得不先推出方案。其中,由於救濟金被批為「鼓勵失業」——有近七成領取額外失業救濟金的人收入比他們失業前還高——此方案就提出要將額外救濟與申請人的原有工資掛鉤,從10月開始,額外救濟金額將定於原有工資的70%。

麥康奈爾與佩洛西周一出席已故美國黑人民權領袖、民主黨眾議員劉易斯(John Lewis)追悼活動時曾同坐對話。(美聯社)

為何要在10月開始?原因是,如今每周新領失業救濟金人數上百萬,一刀切的600元救濟已幾乎讓各州福利部門運作不下去,如果還要對照原有工資審核的話,這在實際上根本不能操作。共和黨此舉,無疑是寄望疫情10月將大致平復。

另一方面,7月31日之後的額外失業救濟金則被壓低至200元。這無疑也是為了讓共和黨政客忍痛接受,同時也避免上千萬因疫情失業的人口突然痛失救助的折衷方案。在這個關鍵項目之上,提出這種不尋常的方案卻給人「臨急抱佛腳」之感。

周一旁晚,與姆努欽及梅多斯近兩個小時談判後,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就指共和黨人「連食物、租金和經濟存活的基金元素都沒有照顧到,他們還沒有準備好作認真談判」。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亦說:「我們希望他們可以有組織一點、振作起來。我們很想為人民所需做一些事。」

對特朗普的「反思」

的確,民主黨人在進一步救市一事上,可謂佔盡上風。他們兩個多月前已通過詳細計劃,而共和黨人至今也未難達成一致意見。而且,在選民生計受損之際,共和黨人如果太過「吝嗇」,將會打擊其選情;如果他們「不吝嗇」的話,除了會導致黨內分裂之外,也只會證明民主黨有「先見之明」。

更嚴重的是,目前特朗普落後拜登之勢未改,民主黨除了預期能保住眾議院多數之餘,更有望挑戰重奪參議院,此時此刻,共和黨政客也不得不為自己與黨的前途焦急。

這種不安所帶來的混亂,除了在救市方案的爭端中顯現,更見於共和黨人近來疑似疏遠特朗普的小動作上。例如,本月初特朗普曾威脅,如果來年的《國防授權法案》(NDAA)提出更改紀念美國內戰南方領袖(普遍被認為代表奴隸制和種族歧視)的軍事基地名稱的話,他將會否決法案。可是,帶有這個要求的法案,在共和黨人的支持下,上周分別於眾議院以295票贊成和125票反對、於參議院以86票贊成對14票反對(當中只有4位共和黨人)獲得通過,以大半數壓過特朗普的否決權。

因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發展,南方聯盟國旗幟再次成為美國政治爭論的焦點。(美聯社)

特朗普對南方領袖標記的支持,一直是他選戰中意識形態戰爭的重要一環。共和黨人的舉動,無疑是暗中與特朗普的政治路線拉開距離。

同時,正當特朗普大力將「郵寄選票」轉變成選舉議題之時,不少州份負責選舉事務的共和黨州務卿也繼續力推郵寄選票,部分甚至採取了向全體選民寄發郵寄選票申請書這項向為特朗普猛批的政策。

配合這次麥康奈爾拒絕了白宮不資助檢測和扣減預扣薪俸稅的要求,這一次共和黨的內亂也許是出於共和黨政客對特朗普的「反思」。一方面,對特朗普忠誠度的減少使他們一時之間難以團結全黨推出統一政綱;另一方面,他們也更勇於否決特朗普的無效主張。

如果特朗普的選情繼續毫無起息,共和黨政客與特朗普「漸行漸遠」的影像也將會愈來愈明顯。這對於本年的選情,也許不是一件好事,然而對於「後特朗普」時代的共和黨而言,這也許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