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比蓬佩奧「中國牌」略勝一籌的庫什納「中東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距離美國大選還剩下八周時間。除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持續打中國牌,特朗普女婿、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近來更多地由幕後走向前台,助推中東建交潮,尋求提振特朗普選情。

相比較而言,從政治操作角度講,庫什納牽頭的新一波「中東和平」嘗試,似乎分量更重一些。

經歷8月底持續兩周的兩黨黨代會,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民調差距也稍有變化。

根據本周雅虎新聞(Yahoo News)與英國YouGov公司聯合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的幅度縮小到了6%。其他各大民調機構的數據也顯示,拜登領先優勢大致維持在6至10個百分點之間,相較於7月份的兩位數優勢,稍有遜色。

或許是為了利用黨代會民調變化的餘熱,特朗普派庫什納於8月31日至9月3日訪問了中東,進一步鞏固以色列和阿聯酋同意建交的良好勢頭,促成更多中東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和解。華府觀察人士普遍認為,特朗普此舉就是推動中東新的政治和解,以此樹立積極正面的形象,同時鞏固並拉攏兩黨的猶太裔和基督徒選民。

目前來看,在國內疫情防控未見成效和經濟持續衰退的大背景下,特朗普為了提升自己的選情,仍在堅持對外打兩張牌,一張是「中國牌」,由蓬佩奧牽頭;另一張是「中東牌」,由庫什納牽頭。

中國牌的作用是將當下失控的疫情追究於中國,並通過意識形態化的攻擊,展現對華強硬,以此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定性為對中國軟弱的候選人,或者「社會主義者」以及「北京拜登」(Beijing Biden)。這張牌的基本思路是製造混亂、轉移視線、營造輿論,誤導選民。

中東牌的作用則是利用新一波建交潮,將特朗普包裝為愛好和平和擅長達成「和平」協議的領導人。庫什納此次中東行的另一個主要任務就是勸說埃及、沙特、巴林、卡塔爾等中東阿拉伯國家出席在白宮舉行的「以色列和阿聯酋關係正常化」簽字儀式。

特朗普希望在11月3日投票前舉行這一儀式,從而為自己的連任選舉服務。雖然在大選年外交併非選民投票所考量的重點,但特朗普此舉可以回擊民主黨有關特朗普「讓世界更危險」的指控。

不過,從兩種牌的效果來看,中國牌花樣多、持續時間長,但至今效果一般。特朗普和蓬佩奧講了半年多的「中國病毒」,始終未能幫助縮小同拜登陣營的民調差距。美國選民的關注重心依然是拜登所強調的種族平等和社會秩序等內政議題。拜登也很少接盤打中國牌。

美國選民當中,沒有哪一特定選民群體會受到中國牌的影響。中東牌則不一樣。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以以色列為中心的中東政策,可以影響到美國國內的福音派保守選民。2016年,8成以上的白人福音派選民投票支持了特朗普。特朗普今年希望能夠穩住這部分選民的支持。

2019年6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板門店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會晤後,與白宮高級顧問伊萬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人前往韓國平澤烏山空軍基地會見駐韓美軍。(AP)

所以,庫什納中東牌的分量並不一般。

如果說特朗普在貿易、科技、軍事和意識形態等領域「挑釁」和「刺激」中國,是為了通過製造「危機」或「混亂」提振選情,那麼他在中東的策略就是尋求「和平」,給選民樹立另外一種正面領導人的形象。這種正面形象的塑造工程,或者關乎歷史地位的工作,只能交付給庫什納,而非蓬佩奧。如果中東和平進程的確以阿建交取得實質進展,受益的永遠的特朗普和他的家族。

雖然蓬佩奧和庫什納打的這些外交牌都有助於他們積累政治資本,但庫什納能夠越過蓬佩奧、甚至是白宮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主導中東之行,並在中東之行後訪問英國,同英國首相約翰遜討論中東和平進程,足以凸顯他作為特朗普家人當前在白宮的特殊地位。美國《大西洋月刊》甚至將庫什納形容為白宮第二號權勢人物。

蓬佩奧最大的短板就是他不是特朗普家人。雖然過去兩年蓬佩奧一直注重打理同庫什納和伊萬卡(Ivanka Trump)夫婦的關係,但總體上他還是處於特朗普的核心決策圈之外。特朗普採納蓬佩奧對華策略,也只是選舉壓力下的權宜之計,或者說是美國右翼集團推動的結果,和特朗普本人是否信賴蓬佩奧沒有直接關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