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僅為美國選舉亂象三大原因之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美國總統大選選情對特朗普(Donald Trump)愈發不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內華達(Nevada)和亞利桑那(Arizona)這兩個州的優勢雖然很小,卻着實難以被逆轉,且有愈發擴大的趨勢。而拜登只需拿下這兩州,便已可按270張選舉人團票的成績勝出。反觀特朗普則必須拿下所有尚在點票的州份,其中阿拉斯加應是紅州,北卡羅萊納(North Carolina)尚需點票數日,被拜登反超的幾率也不大,但喬治亞(Georgia,又譯佐治亞)和賓夕法尼亞(Pennsylvania)卻隨時有被「翻藍」的可能。

是以,特朗普很焦慮,以至於他一直在跟Twitter做抗爭:一面盤算如何才能通過「停止計票」、「停止舞弊」等表態獲取支持,一面又要防止自己的推文因內容不實和有誤導性而被Twitter隱蔽。

面對自己總統的這般表現,特朗普支持者以外的美國網民頻頻在其推文下留言,有人調侃,有人譏笑,還有人感傷: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引以為傲的美式選舉制度,何以落到了這般田地?

在特朗普Twitter推文的留言中,時而可以看到有人發出1992年原總統老布殊(George W. H. Bush)、2008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乃至2016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當年的敗選演講視頻。

在那些片段中,老布殊、麥凱恩和希拉里皆呼籲自己的支持者要接受選舉結果,要團結在新總統周圍,表述自己雖然敗選,但美國選舉制度通過了再次試煉。用希拉里的話講,「我們的憲政民主制度堅持權力的和平轉移,我們不僅尊重這一點,還珍惜它……我們的憲法也要求我們的參與」。更有甚者,當麥凱恩在演講中提到奧巴馬時,其台下的支持者發出了不滿的噓聲,麥凱恩的反應不僅不是義憤填膺,而是立刻示意人們不要如此。

↓相關圖輯:美國大選2020|民調機構再失靈的三大原因

+5
+5
+5

為政者,內聖外王也。這不僅是中國儒道傳承,更是普世接受的價值。時光荏苒,看回如今特朗普在敗績愈發明顯時相形見慚的反應,難免不令那些珍視美國民主制度的人唏噓。

然而這也是問題。促就當下亂象的原因是什麼?「特朗普因素」自是其一,美國愈發加劇的社會問題固為其二,但此外呢?為什麼蔑視法制、政治素質低劣的人竟能沐猴而冠?事實上,相較於德、法、乃至英國的選舉制度,美國的選舉制度本身就是很有問題的。

揀好聽的說,美國雖然有相較於其他英語國家更為強力的中央政府,但其選舉制度也通過各州選舉法體現了地方對中央權力的制衡;而以「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的間接代表制民主,又彰顯了對「暴民政治」的遏制。

可事實上我們看到的又是什麼?是繁雜低效,有大量空間供人花錢請律師以模棱兩可的「違憲」理由假公濟私;是民意被政黨通過選區劃分「巧妙」的呈現,以至於親民主黨的社區可以被劃分至數個周遭親共和黨的選區;是選舉期動輒耗時一兩年,非足夠財力無以支撐;是兩黨之外以及黨內持少數派政見者,如自由黨或持「社會民主主義」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永遠受到兩大主流排擠的現實;乃至兩百多年前美利堅國父們出於「制約暴民政治」的考量,所設定的選舉人資格門檻,已經隨着美國對政治平權的追求而基本殆盡。

▼77歲的拜登當選,可能將讓世界產生10大變化(點圖放大)▼

+12
+12
+12

而今的情況就是,誰有錢又或有財團支持,誰鬧得最兇最會嘩眾取寵,誰能喊出最響亮的口號並在上任後給利益組織最大好處,誰的勝算就大。是否很好地代表民意?是否針對民生所困有所作為?這些實際上都異化得不那麼重要,反正只要有媒體的配合,無論真假,在言論自由這受憲法保護的、不可撼動的標桿下,輿論都變得很好煽動。

其結果是什麼呢?寒門無法「入閘」,性格內斂者無法獲得眼球,有錢的、有財閥支持的、敢於嘩眾取寵的人在選舉環境下如魚得水,大行其道。如果說,在選民受到良好教育、社會平穩而有共識、怨氣不大的時候,「理性的選民」尚可以將這些沐猴而冠者屏蔽在外,那麼當教育資源愈發因貧富差距而極化,當產業政策失調等問題造成愈來愈多的社會失調,當鼓勵社會參與的「旋轉門」制度成為官商勾結的合法渠道,美國不亂,誰亂?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