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並非中國一部分?蓬佩奧「最後的瘋狂」反會幫了北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接受廣播節目《休・休伊特秀》(The Hugh Hewitt Show)的專訪時,被問及美國兩黨對台灣的支持,蓬佩奧回答稱,「台灣不曾是中國的一部分(Taiwan has not been a part of China)」,並稱這是自列根政府(Ronald Reagan,1981年至1989年在任)以來三十多年的兩黨共識。

這是這位頻頻發表對華強硬乃至激進言論的美國國務卿的又一枚「重磅炸彈」。

開宗明義,蓬佩奧的表態直接違背了美國政府在1972年《上海公報》、1979年《中美建交公報》和1982年《八一七公報》中的承諾。作為中美建交的根基,中國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多次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的立場,美方也在此文件上簽名。而美方同時也在三份公報中多次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屬於中國」。

是以,美國對「一中原則」和「台灣屬於中國」的認可,是中美得以建交的根基。遍覽過去數十年中方歷次相關表態,這也是中美關係得以維繫的根基——而蓬佩奧其言,或是對美國該立場的顛覆。

蓬佩奧11月10日另一番表態也引起廣泛關注。當日他稱「特朗普政府將平穩過度到第二任期」。(AP)

否定「中美三個聯合公報」?

蓬佩奧的原話為「Taiwan has not been part of China」,這被普遍譯作「台灣並非中國一部分」。事實上更恰當的翻譯應是「台灣不曾是中國的一部分」,意指中共不曾統治台灣。這是明顯的文字遊戲,曲解了美國當年「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承諾。

與此同時,蓬佩奧的說法是「自列根政府以來的35年(three and half decades)」,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前兩個是在列根政府上任之前簽署,第三個則是在列根第一任期簽署,至今也已38年。這也就是說,蓬佩奧似乎嘗試否定美國在「三個聯合公報」中的立場。這無疑將是中美關係之間的重磅炸彈。

事實上此事早在數日前便有預兆。11月10日周二,在各界普遍接受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今年的美國大選中落敗之後,蓬佩奧就曾在智庫列根研究所(Ronald Reagan Institute)的演講中將中國共產黨形容為「專制、野蠻並違背人類自由」的「馬列怪獸」(Marxist-Leninist monster),並表示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強硬措施「尚未完結」(not finished yet),預示還會有後續動作。

觀乎蓬佩奧當下的表態,「否定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或許就是這個「後續動作」。

▼「三個聯合公報」台灣主權相關內容原文▼

多年的夙願 最後的瘋狂

事實上,特朗普本人在對華問題上並沒有很激進的立場。他更專注於貿易平衡等清晰可見的短期收益。至於台灣主權這種抽象而長期的問題,只要能夠為自己連任帶來收益,乃至為自己創下「政績」,他便無所謂。也正是因為特朗普這種性格,才會有一群長期被美國政治建制群體否定並排除在外的人士圍繞其周圍,納瓦羅(Peter Navarro)如是,博爾頓(John Bolton)亦如是。

在如今特朗普任期即將結束的情況下,特朗普政府中的對華激進強硬派,勢必會在未來兩個月上演「最後的瘋狂」。這既是為了給拜登政府留下一個「爛攤子」,也是指望能夠將美中關係推到無法修復的地步,實現該群體多年以來無法實現的對華強硬夙願。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圖)11月13日對蓬佩奧其言回應,「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這是不爭的事實」。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同日也回應,「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這是事實,也是現狀」。(中央社)

至於蓬佩奧,遍覽其任職國務卿以前的歷史表態,乃至貿易戰之前訪華時與習近平等人的互動方式,他其實不屬於該「對華激進強硬群體」。他近來的「對華強硬立場」更像是為了攏聚特朗普支持者中的民粹力量,為自己的政治前景鋪路。

要知道,拜登雖然在2020美國大選中勝出,卻並沒有實現預想中的全面優勢,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的表現也難言令人滿意。所謂「藍色浪潮」並沒有出現,四年前抱着求變心態投給特朗普的選民,如今不少人對他的支持更為堅定。這也意味着雖然特朗普輸了,但「特朗普主義」卻贏了——志在白宮的蓬佩奧,要繼承這股力量,而在台灣問題上對華強硬就是方式之一。畢竟民主黨肯定做不到這般不管不顧。

是以,究竟蓬佩奧其言究竟是又一次激進的言語表演,抑或是特朗普政府中的對華激進群體在所剩兩個月任期中採取的「最後的瘋狂」?特朗普政府是否要在所餘任期內推翻「中美三個聯合公報」?這些還有待觀察。

可是,倘若美方若真要推進這類激進措施,那麼最終的結果,恐怕反而為北京所樂見。

▼有可能加入拜登內閣成為部長的熱門人選都有誰?請點擊放大觀看:

+6
+6
+6

中美是時候理順「台灣問題」

言及至此必須再次強調,台灣主權是中美關係得以建立和維繫的根基。中共或許可以從大局考量容忍美國違背「三個聯合公報」中「逐步縮減對台軍售」的承諾,或許也不急於讓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卻絕無可能容忍美國否定中國對台灣的主權。

箇中原因在於,對中國國民而言,國家統一的夙願早已與「百年恥辱」的印記捆綁在一起。任何一個容忍台灣被分裂的中國政府,無論是昔日北洋、南京,還是今日的北京,都終將被中國國民所拋棄。遑論以民族復興為根本目標的中國共產黨?

是以,蓬佩奧在信口胡謅,因為無論是簽署「三個聯合公報」尼克遜(Richard Nixon)、卡特(Jimmy Carter)、列根政府,還是之後的歷屆政府,都明白中國對台灣主權的堅持。

一如1982年列根政府在《八一七公報》中所述,「美國政府非常重視它與中國的關係,並重申,它無意侵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無意干涉中國的內政,也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而在1982年美國對台首提,並被眾議院兩黨於2016年5月16日確立為美台關係方針的「六項保證」中,也寫明「美國對台灣主權的長期立場沒有改變」。

這才是美國近幾十年的跨黨派共識。

「統一台灣」是中共和大陸國民從未放棄的目標。圖為2000年8月,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主辦報刊《世界新聞報》之封面。(Getty)

即便暫且不談蓬佩奧對事實的曲解,即便我們認定特朗普政府當真要在所餘任期內顛覆美國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中對台灣主權的既有立場,中共也不可能視若無睹。

可以預估,一旦「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被顛覆,「台灣主權」再次成為中美關係的一個問題,中美關係斷然無法正常延續。而在拜登政府上任之後,中方也必然會讓華府釐清在該問題上的態度。

更可以預估的是,在今日的地緣格局下,一旦美方再度澄清「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屬於中國」的立場,其意義和40多年前的表態將是不同的。而向來善於「轉危為機」的中共,甚至會要求美方在既有立場上更進一步,做出更為清晰的表述。美國對華激進派可能認識不到中共和大陸國民對台灣問題的執着程度,但美國兩黨建制派是知道的。

當然,人們會問,「美國又怎會隨意答應中共要求?」美國當然不會隨意答應,但兩國談判既因時勢而定,更拼的是國家實力。40多年前,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時代的中國尚且能令美國做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屬於中國」的承諾,今日的中國呢?不言而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