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土自貿協定:世界邊緣強權的抱團取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一協定的達成(英土自貿協定)是我們打造以英國為中心的全球貿易機制網絡中不可或缺的一環」——1月3日,在英土自貿協定正式生效兩天後,英國貿易大臣卓慧思(Elizabeth Truss)不失時機地向外界展示「大不列顛的自貿雄心」。

這份「英倫雄心」得到了來自安卡拉方面的積極回應,幾乎同時,土耳其貿易部長派克詹(Ruhsar Pekcan)按捺不住激動地表示:「自貿協定的達成對土耳其——英國關係來說是一個重大歷史時刻」。

更令雙方振奮的是,安卡拉和倫敦方面都對進一步提升雙邊經貿夥伴關係表現出了濃厚興趣——作為各自的首席談判代表,卓慧思與派克詹都表達了「雙方將為未來能夠達成更具雄心的自貿協定而繼續努力」的強烈意願。

重壓之下的緊急聯手

這份適時而生的協議對於英土雙方來說都有着某種「久旱逢甘霖」之效:就英國而言,雖然在新年來臨之際與歐盟達成了「和平分手協議」,避免了硬脱歐的最壞結果。

但被完全剔除出歐洲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幾乎將此前英國從歐盟方面所獲的經貿紅利一筆勾銷。更為棘手的是,這一局面已然在短期內構成了對英國本土供應鏈安全的威脅。

去年12月下旬,歐盟針對英國出現變異病毒而實施「短暫封鎖」,導致英國本土的基礎生活物資供應吿急即是典型例證。

2020年12月22日,負責運送大宗物資的集裝箱卡車在英格蘭東南部的拉姆斯蓋特港口排起長龍。由於此前英國宣布發現傳染性極強的變異新冠病毒,以法國為代表的歐盟多國宣布對英國實施緊急封關措施,系列舉措的施行導致往返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物流運輸嚴重受阻。(Getty Images)

而作為歐盟之外性價比最高的物資供給方,土耳其與英國的經貿往來此前長期受歐土關稅同盟的規制與調節。

為此,約翰遜(Boris Johnson)當局急需在正式脱歐之際儘快通過替代性貿易機制的達成,來穩定住這一對自身供應鏈安全至關重要的夥伴國。以此為基礎,英國或將繼續拓展與土耳其的戰略合作,以期對沖脱歐所帶來的地緣衝擊。

就土耳其來說,自2016年的「7-15未遂政變」以來,安卡拉方面與歐美世界的政治互信急劇下滑,在外交關係上齟齬不斷。不過,在這種總體黯淡的局面下,英國卻似一股「清流」一般成為了西方世界中僅存的少數「友善土耳其力量」所在。

不同於多數歐盟成員國對土耳其內政的「指手畫腳」,倫敦方面卻極力避免捲入對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當局「倒行逆施」的批判大軍中。面對安卡拉方面在敘利亞與利比亞「咄咄逼人」的進取態勢,英國也採取了默許態度。

更有甚者,在2017年土耳其因購買俄製S-400系統而被美國開除出F-35多國合作項目之後,倫敦方面卻反其道而行之,與土耳其簽署了新的、旨在為土耳其空軍研製新型戰機的軍事合作協議。

英土之間的軍事合作歷來十分低調,但卻運轉良好。圖為2020年11月18日,兩國空軍在位於土耳其境內孔亞的某軍事基地舉行聯合軍事演練,該演練也是北約常規演練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這種「土英特殊友誼」在去年(2020)下半年以來對安卡拉方面的戰略價值愈發珍貴,彼時埃爾多安當局在東地中海、敘利亞與納卡衝突中全線出擊,引發了土耳其與歐美世界的嫌隙劇增——去年12月中歐盟與美國接連對土耳其出手制裁即是上述嫌隙的最新體現。

在此期間,意識到緩衝地緣風險之緊迫性的埃爾多安當局加快了此前擱置已久的土英自貿協定談判進程。得益於雙方的「利益聚合」效應,該協定得以趕在新年鐘聲敲響之際正式簽署。

自貿協定的「雄心」與「無奈」

雖然這一「救急協議」對均在重大地緣壓力下謀求突圍的土英雙方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但無論對於安卡拉還是倫敦方面來說,進一步提升雙邊經貿夥伴關係仍然面臨着不少困難。

不同於英國,土耳其仍然處在歐盟的關稅同盟框架之內,這樣的微妙反差導致英土的「自貿雄心」在可見的將來很難轉為現實——尤其是在自貿涵蓋領域及通關實操上,這一侷限在現階段的「自貿協定」上已有所體現。

縱觀協議主要條款,其關注的重點是汽車產業。根據最新貿易數據,對於土耳其來說,英國是其本土汽車產業的第二大出口國(僅次於德國)。對於英國來說,土耳其是其汽車產品需求的第四大供給方(僅次於歐日韓)。

在英國脱歐與土歐關係持續僵持的背景之下,雙方都需要來自對方的必要扶持以維繫各自相關產業供應鏈的穩定運轉,並以此鞏固各關聯產業的就業機會。

本版自貿協定咋看之下似乎完美契合了雙方的緊迫訴求,但如果將其與歐土關稅同盟相比較,則會發現一些雙方當下的「無奈之處」。

圍繞上述兩大產業的跨境經貿往來也長期處於關稅同盟的「優惠保護」之下(自1995年同盟協定簽署以來),而對於安卡拉方面心心念念試圖將其囊括進關稅同盟「優惠保護傘」之下的農產品出口與高端服務業對等開放事項,布魯塞爾方面卻始終未曾鬆口。

基於對土歐關係在可見的將來恐難以向好的戰略預期,倫敦方面在施展「對土自貿雄心」上也顯得相當謹慎。因此,對於安卡拉方面熱切期盼「開放橄欖枝」的農產品出口與高端服務業市場準入上,倫敦方面並未給予「積極回應」。

此外,英國方面同樣擔心齟齬不斷的歐土關係,可能導致布魯塞爾方面在通關實操上對土耳其輸英產品實施「特殊關照」——特別是在關乎關稅減免的「原產地溯源」問題上,歐盟在通關環節可能施加的「未知過境稅」,將顯著增加英國本土相關供應鏈的運行成本。

對於前述「宏圖偉願」前的阻礙,安卡拉方面也並不避諱,土耳其貿易部長派克詹在歡欣鼓舞之餘仍然表達了某種「謹慎樂觀」的理智。

「土耳其與歐盟之間既存的關稅同盟機制無疑會使土英之間的自貿協定事宜複雜化,但我們雙方為達此遠大目標而不斷努力的事實本身已經充分反映了我們雙邊關係的韌性與深度」。

顯然,安卡拉方面仍然對能夠與遭遇類似地緣戰略困境的英國繼續攜手前行,實現既定的「自貿雄心」抱有強烈期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