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暴亂|美國各界如何看待警察打死示威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於1月6日闖入國會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幾乎沒有人「同情」:政要斥之為「暴徒」(rioters),華盛頓特區警察局和FBI誓言要將所有人繩之以法,媒體則深扒他們的身份,有的公司則直接將參與此次活動的人開除。從官方到媒體都已經將抗議者歸類為破壞者。

官方譴責

特朗普1月7日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段超過2分鐘的視頻,其中他批評了那些闖入國會的人,稱「那些從事暴力和破壞行為的人,你們不代表我們的國家。那些觸犯法律的人,你要付出代價」。而1月6日,特朗普還在推特上在呼籲支持者「回家」的同時還稱「我們愛你們。你們非常特別」。顯然,特朗普對待這些支持者的態度發生了轉變。

白宮新聞秘書麥克內尼(Kayleigh McEnany)1月7日說:「一群暴徒,他們破壞了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權利。」她還說,「那些暴力圍攻我們國會大廈的人,與本屆政府所主張的一切截然相反。」

當選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1月7日在推特上的視頻中稱:「昨天所見到的不是抗議。是混亂。他們不是抗議者。不要稱他們為抗議者。他們就是暴徒。叛亂分子。國內恐怖分子。」

特朗普被指煽動了此次國會暴亂,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期,很多人通過「辭職」來表明對此事的立場。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的幕僚長格里舍姆(Stephanie Grisham)、白宮副新聞秘書馬修斯(Sarah Matthews)、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防政策高級主管范多夫(Mark Vandroff)已經先後宣布辭職。1月7日,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Elaine Chao)宣布自己將於1月11日辭職,她成為這次動亂後首位也是級別最高的辭職高官。

共和黨內部對此次暴亂也是持批評態度, 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6日發表講話強烈譴責國會騷亂事件,並強調不能推翻選舉結果。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稱暴亂是「令人可恥的恐怖主義行為」,「是對我們民主體系令人吃驚的攻擊」。

美國的盟友同樣怒斥特朗普支持者。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將衝擊國會的特朗普支持者稱為「襲擊者和暴徒」,「(暴亂的)畫面令我氣憤、傷心」。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7日將衝進美國國會大廈的示威者稱作是 「由現任總統煽動的武裝暴徒」。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稱「今天發生在華盛頓的事情不是美國。」與特朗普關係密切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表示,對國會的襲擊是「可恥的行為,必須強烈譴責」。

逮捕與審判

特朗普與此次暴亂脱不了干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就直接說是「特朗普煽動的」。默克爾、馬克龍等人認為特朗普難辭其咎。美國檢察官也稱不排除起訴特朗普煽動暴亂的可能。

特朗普在支持者集會上發表講話:

+8
+8
+8

在暴亂髮生後,華盛頓特區警察局長孔特(Robert J. Contee III)稱,將逮捕「每一個暴徒」。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華盛頓警方已逮捕了超過80人,聯邦機構已開始起訴這些參與暴亂的特朗普支持者,其中一人被指攜帶半自動武器和11個燃燒彈,還有一個人被指控襲擊警察。

華盛頓的調查人員還正在向聯邦調查局辦公室公開信息,包括暴徒在國會大廈內破壞財產的照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辦公室內發現了爆炸裝置,對此,哥倫比亞特區的代理檢察官謝爾文(Michael Sherwin)稱要查出是誰放置了這些裝置,也會對這些人提起訴訟。

同時,調查者還對華盛頓的酒店進行了搜索以尋找當天違法進入國會的那些人。

另外,華盛頓警方還發布了26頁的照片文件,呼籲民眾幫助辨認闖入國會大廈的人,以便逮捕他們。孔特已經表示,警察局懸賞1,000美元,懸賞任何能幫助逮捕一名暴徒的線索。

媒體深挖背景

不少媒體還在起底到底是誰闖入了國會。《紐約時報》、CNN等都提到,這裏麪包括白人至上主義者和陰謀論支持者,比如QAnon的追隨者安格里(Jake Angeli)。他在國會的照片也流傳開來:一隻手拿着插在長矛上的美國國旗,另一隻手拿着擴音器,在國會大廳裏漫步,甚至光着膀子站在參議院講台上。

特朗普支持者暴力衝擊國會大廈:

+10
+10
+10

極右組織「傲嬌男孩」(Proud Boys)的領導人也有參與,其領導人恩塔里奧(Enrique Tarrio) 已被警方逮捕。新納粹組織「全國社會主義俱樂部」(National Socialist Club)的胡德(Chris Hood)在Telegram上發佈了自己在國會之外的照片。右翼武裝組織the Three Percenters也被看到1月5日在華盛頓自由廣場聚集。

在1月6日的暴亂中,名為巴比特(Ashli Babbitt)的女子中槍身亡。她生前曾是一名軍人,也有不少人將其稱為「熱愛美國的愛國者」。但霍士新聞網專門發佈了一篇報道,稱此人是特朗普的狂熱支持者,她的推特頁面主頁上到處都是有關QAnon陰謀論的內容。1月1日,她轉發了一條推文,宣稱「這是一場政變。」」他們不怕我們。現在他們甚至都不想躲起來了。」在後來被證明是巴比特在該平台上發佈的最後一條帖子中,她回覆了另一名發誓要「降落在華盛頓」、「做上帝的工作」、「拯救共和國」的推特用戶,說她也會「在那裏」。

被公司開除

有一部分闖入國會的特朗普支持者丟掉了工作。

馬里蘭州一家印刷公司的負責人在推特上發現有國會抗議者佩戴公司臂章,查清身份後已給予解僱。來自芝加哥的房地產中介安德魯(Libby Andrews)也被房地產公司解僱。賓州拉特羅伯聖文森特學院的兼職教授薩克內(Rick Saccone)在臉書上發佈了一段現場的視頻,之後被學院解僱。德州的鵝頭保險公司稱,資深法律顧問戴維斯(Paul Davis)不再受僱於該公司。這是因為公司發現戴維斯曾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發文,稱6日參與「和平示威」。

警方做的還不夠

對於警察使用催淚彈甚至打死一名女子,媒體並沒有聚焦於此,也並沒有渲染警察過度執法的問題。有安全專家認為國會的警察低估了特朗普支持者。《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中稱,有議員稱國會遭「攻陷」是一大失敗,要對安全疏失進行調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還要求國會山警察局局長辭職,之後,後者提交了自己的辭職信。

佩洛西的辦公室也遭闖入,一名男子在她的辦公桌前擺拍。(Getty)

此次騷亂後華盛頓提升了安保級別。美國陸軍部長麥卡錫(Ryan McCarthy)稱,到周末(1月10日),將有來自6個州和華盛頓特區的6,200名國民警衛隊人員部署在美國首都。這些人員將在「未來30天內執勤」,為市區和國會大廈周圍提供安全保障。

另外,麥卡錫表示,除了部署數千名國民警衛隊成員外,已經開始在國會大廈周圍豎起一道7英尺高的「不可翻越的圍欄」,這些人員和這些安保措施將在未來一個月內到位。850名士兵在8日前抵達國會大廈,以緩解當地警方壓力。

從對特朗普支持者的一整套處理方式來看,幾乎沒有主流聲音認為這樣的暴力活動是光彩的。這場暴亂的參與者,從他們個體來說,要面臨法律制裁、工作不保的代價和風險,也成為美國政治的犧牲品,特朗普從一開始的「我們愛你」到「玷污民主」就是證明。

特朗普的支持者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現在很難有人會在乎他們的真實處境,而是在利用這場風波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特朗普藉助這樣的行動展示了自己強大的號召能力,民主黨則藉此來指責特朗普煽動暴亂,共和黨為了自保而站在特朗普、特朗普支持者對立面。

各國都在觀望美國的這場鬧劇,結果發現美國在對待這樣的暴亂活動並不會手軟,美國沒有將這樣的一群人稱之為「民主勇士」,而是認為他們在破壞民主。這無疑是令人感慨的。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