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種挑戰突顯全球科技巨企並非「萬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新冠肺炎疫苗接種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在人類面臨這個幾近史上最重大的物流挑戰之際,領先的科技巨頭已經站出來提供援助。在過去的二十年裏,私營科技公司通過創新改變了物流行業:人工智能和機械人技術的新進展大規模地改善了在線系統、預測能力、倉庫管理和交付速度。

然而,即使是世界上擁有最大科技公司的兩個最大經濟體,中美兩國也面臨着疫苗交付的持續延誤。為什麼呢?

從疫情開始,美國的亞馬遜或中國的阿里巴巴等大型科技公司都自願為抗疫提供幫助。他們利用自己的物流優勢運送個人防護用品,利用其龐大的數據庫健全預防措施和接觸史追蹤工作,並讓醫學研究人員使用其計算能力助力新藥和疫苗的相關研發工作。

如今,在兩國都開始全國疫苗接種活動之際,科技巨頭再次提供了幫助。

圖為2021年1月6日,在北京科興中維的工作人員在新冠病毒滅活疫苗成品冷庫為產品發貨做準備。(新華社)

科技巨頭如何支持疫苗接種工作?

拜登就職後不久,亞馬遜消費者業務的行政總裁克拉克(Dave Clark)給新任總統發信,表示願意在疫苗配送方面提供幫助。據全國廣播公司(NBC)報道,他在信中寫道:「亞馬遜隨時準備好協助您實現您的目標,在您執政的前100天為一億美國人接種疫苗。」信中甚至提出讓衛生合作夥伴直接在亞馬遜的設施中接種疫苗。

此後,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道稱,拜登的團隊正在與亞馬遜、旅遊住宿平台Airbnb和Google進行談判,以幫助分發疫苗。對於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莫里森(Stephen Morrison)來說,如果美國政府想疫苗要及時到達當地社區,這正是美國政府所需要的:「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FEMA)沒有這種能力。國民警衛隊沒有這種能力。亞馬遜可能有。」

分發疫苗?「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沒有這種能力。國民警衛隊沒有這種能力。亞馬遜可能有。」
美國智庫研究員Stephen Morrison

同樣,去年12月,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門菜鳥宣布,它正在與中國疫苗製造商談判,以支持其物流;今年2月,快遞公司京東表示,它已經開始在北京亦莊運輸疫苗,該公司表示,京東將處理疫苗從政府指定倉庫到疫苗接種中心的「最後一公里配送」。此外,京東還在全國各大城市建設冷鏈分揀中心:雖然國藥集團和科興集團的疫苗不像輝瑞和莫德納疫苗般需要保存在極端負溫的環境中,但它們仍然需要冷鏈運輸。而在這裏,科技公司也能夠提供幫助。

在美國,軟件巨頭Salesforce和微軟已經為地方和州政府開發了新的數據管理產品,提供冷鏈追溯、序列號驗證、車輛路線和地理定位能力。官員們可以用它們來實時跟蹤庫存和溫度,並預測未來的疫苗接種趨勢。據中國物流網站物聯之家報道,物聯網技術,如無線射頻識別系統(RFID)和人工智能,也已在中國被廣泛使用,以簡化疫苗配送流程。

「2020醫療健康物聯網技術與應用研究報告」中的冷鏈疫苗流程圖。(中國信通院)

阿里巴巴甚至將類似的技術擴展到了國外:去年12月,為了向非洲國家運送中國承諾的大量疫苗,亞洲領先的電子商務公司建立了從深圳到埃塞俄比亞(Ethiopia)首都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的冷鏈疫苗空中橋樑。據報道,飛機艙內裝有溫控傳感器,中埃兩國技術人員將可以遠程監控和調整溫度。

最後,美國科技公司還提供了建立面向客戶在線平台的專業知識,幫助患者預約疫苗接種,並將這些預約與大量的疫苗運輸相匹配,以避免短缺或浪費。今年1月,同樣是為了連接患者與疫苗,中國衛健委與騰訊合作,發布了一張顯示新冠肺炎疫苗接種點的地圖。

中美面臨疫苗接種延遲的不同原因

美國和中國的疫苗總接種量在世界範圍內處於領先地位:美國公民接種了7,800多萬劑,而中國的接種了5,200多萬劑。由於中國人口眾多,中國的疫苗接種率較低;在撰寫本文時,中國的接種率約為3.5%而美國為23%。

然而,在這兩個國家,疫苗接種的速度都比預期要慢。特朗普政府承諾到2020年底的2,000萬劑只交付了400萬,而中國在春節假期前只達到其原訂5,000萬疫苗接種目標的一半。

而雖然拜登最近宣布,美國將在5月底前為每個成年美國人生產足夠的疫苗,比預期提前了一個月,但這並不意味著美國的疫苗活動要加速。從生產到注射之間還有很多步驟,即使廠家能夠生產出所需的數百萬支疫苗,聯邦政府也能夠將疫苗送到各州,但如何將疫苗送到公民手中,還得靠當地機構的能力。

在談到中國面臨產能瓶頸的問題時,上海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明確表示,生產只是問題的一個部分:「我對疫苗的產量並不擔心,我更擔憂的是疫苗接種的速度和效率。即使每天接種500萬次疫苗,要達到(國家制定的)6月底40%接種率的目標,也是十分艱巨的任務。」根據最新公布的數據,2月初,中國每天的接種量還不到200萬劑。

為什麼中美兩國都未能依靠科技企業提高「疫苗接種的速度和效率」呢?事實上,中國和美國的物流挑戰背後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

在美國,疫苗配送過程的複雜性,以及涉及的多方參與者,是亞馬遜無法像配送iPhone或襪子那樣高效配送疫苗的主要原因。在普通的電商配送中,這些公司負責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從原始製造商到最終客戶,反而為了交付疫苗,他們必須跨越不同層級的政府以及公共衛生機構工作。

疫苗配送過程的複雜性,以及涉及的多方參與者,是亞馬遜無法像配送iphone或襪子那樣高效配送疫苗的主要原因。

這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因為國家的衛生部門分為公營機構和私人機構。特朗普政府的「曲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 )為開發疫苗注入了巨額資金,但卻將大部分後勤挑戰留給了各州、縣和私營公司。

而跨越這麼多不同機構的工作是很大的挑戰,即使對於像微軟這樣的科技巨頭而言亦是如此。在艾奧瓦州(Iowa),微軟與該州的合同僅在一周後就被中斷了。雙方都意識到,要想及時改造和統一全州99個縣使用的不同數據系統,在技術上是不可能的。而且,在新技術系統投入使用的地方,由於流量超大,仍然會有不少問題出現。在新澤西州(New Jersey),該州州長墨菲(Phil Murphy)抱怨說,微軟的網站經常崩潰,使許多公民無法進行預約登記。

誠然,矽谷科技公司為加州各縣開發的疫苗接種網站效果較好,但它們卻遭遇了另一個問題:它們與CVS和沃爾格林(Walgreen)等大型零售商本來就建立好的疫苗配送網絡沒有連接。這些零售商沒有與矽谷公司合作,因此沒有出現在他們建立的網站上。更加複雜的是,國家大規模醫療機構也建立了自己的跨州系統,造成山頭林立的局面。

在中國,公共部門發揮着核心作用,這個問題不太普遍,然而,它影響了在海外經營的中國公司。作為中國醫藥公司與外國政府和公司之間的中間商,阿里巴巴菜鳥無法監控整個交付過程,並會面臨第三方風險。此外,在南美和非洲,它面臨着高溫天氣和有限的冷鏈運輸基礎設施,以及經常性的停電;當製冷中斷時,這有可能使整個批次的疫苗失效。

圖為2020年12月10日,美國加州洛杉磯一間醫院將把輝瑞疫苗存放特製雪櫃。(路透社)

疫苗接種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

在中國,科技公司無法「解決」疫苗配送難題的重要原因是,疫苗配送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也是一個政治和社會問題。

中美兩國不同的政治和社會背景,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中國的疫苗接種率要小得多。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疫苗接種運動是其預防和接觸史追蹤工作成功的受害者。與美國不同,中國的疫情大體上得到了控制,從而公民接種疫苗的動力較小。

去年12月國際市場研究機構益索普(IPSOS)的一項調查發現,85%的中國人願意接種疫苗。然而,由於本地傳播的風險較低,加之國內主要疫苗製造商沒有公布數據,使得很多人不願意接種第一批疫苗。最近以教育程度較高的城市受訪者為重點的小規模研究發現,大多數人傾向於等待以後幾輪的疫苗接種,以避免任何潛在的副作用。

同時,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由於疫苗沒有在老年人群中進行測試,中國沒有批准60歲以上的人接種疫苗。這排除了那些可能最想接種疫苗的人,從而減緩了疫苗接種工作。

然而,中國的政治家們沒有試圖推動公民更快地接種疫苗也是有原因的。首先,病毒在中國的基本傳染數R0(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相對較低,因此實現群體免疫所需的接種率沒有其他國家那麼高——甚至有可能60%即可。其次,即使中國可能首先達成群體免疫,也要等其他還沒有達成的國家控制住疫情才能再重新開國:只要中國與其他國家之間存在「免疫缺口」,輸入性病例就會繼續對中國構成疫情風險。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將數百萬疫苗送到國外是有意義的,即使這將會放慢自己的疫苗活動速度。中國外交部已經承諾向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的「疫苗公平分配計劃」(COVAX)提供1,000萬劑疫苗,而中國的疫苗製造商已經向其他國家銷售了約5億劑疫苗。

正如張文宏最近所指出的:「中美等國作為主要的疫苗生產國和抗疫大國,有責任將疫苗防疫策略進行推廣,尤其是要提高欠發達地區的疫苗接種率。」這不僅可以幫助科技企業不發達的發展中國家,還可以加速整個世界回歸正常。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