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脫歐危機|疫苗落後竟是「歐盟末日的開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英國和其他歐盟以外的歐洲國家相比,歐盟的疫苗接種活動進展緩慢,這讓疑歐派心裡暗喜,其中的一些人更聲稱歐盟很快就會面臨新一波「脫歐」危機。不過,歐盟疫苗的失誤真的是否足以帶來「Frexit」(法國脫歐)或「Italexit」(意大利脫歐)嗎?

德國哲學家尼釆(Friedrich Nietzsche)在討論「misarchism」(意指對政府帶有厭惡)時,指之為「一個醜陋事物的醜陋詞彙」。對「Frexit」、「Italexit」或「Spexit」等詞彙,我們也許也可以這麼說。這些術語建立在與「Brexit」相同的模式上(Britain和exit的合成詞),指的是法國、意大利或西班牙離開歐盟的可能性。

儘管這些詞英文聽起來很尷尬,更不用說法文、意大利文或西班牙文,但最近又在歐洲媒體上出現了。歐洲大陸各種疑歐派的領袖們都希望,歐盟在疫苗方面表現不佳,再加上英國的疫苗接種率堪稱典範,將會讓歐洲人相信離開歐盟的好處。

不過,這種反歐盟情緒是否能發展成對歐盟的政治挑戰,還是僅僅像多年來一樣只能引發一些持續不斷的小火花,則尚待觀察。

圖為2018年12月8日法國巴黎黃背心示威,有示威者持寫有「Frexit」(法國脫歐)的標語。(Getty Images)

脫歐危機的早期跡象?

最近幾周,歐盟各國從左翼到右翼都有出現反歐盟的主張。上個月,左翼疑歐派政黨「我們是西班牙」(SOMOS España)發起了一場跨黨派的Spexit公投運動。而本月,一系列分析人士提出,我們有可能在其他地方看到類似的運動開始,例如在法國意大利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國際版(Sputnik International)最近的一篇文章表示,歐盟對疫情處理不當是法國反歐盟情緒日益高漲的主要因素。文章主要依據法國右傾的「辯論與思想」網站FigaroVox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此文作者為長期屬於疑歐派的法國政治博客赫布雷(Laurent Herblay),文中的他直言不諱,聲稱新冠肺炎危機可能是「歐盟末日的開始」。

正如衛星通訊社的文章所指出的那樣,赫布雷是歐洲日益壯大的政治群體中的一員,這個群體希望歐盟的疫苗失誤能夠加強反歐盟陣營。最近幾周,疫苗生產的延誤、疫苗接種速度緩慢、對疫苗民族主義的指責以及成員國之間持續的分配爭氣,都削弱了歐盟在歐洲的形象,而同時,英國在疫苗方面的相對成功也增強了許多人心中脫離歐盟的價值。

疑歐派法國政治博客赫布雷(Laurent Herblay)3月12日發布的文章題為「新冠疫情危機還是歐盟末日的開始?」。(FigaroVox網站)

雖然根據政治專家的預測,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將在該國3月17日的大選中輕鬆戰勝此前反歐盟的候選人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並贏得連任,但一些人擔心,受疫情影響較嚴重國家的政治人物可能不會有像呂特一樣好的表現。

法國暫定於今年六月舉行的地區選舉有望使人們能在明年該國總統大選前一窺選民心態。如果疑歐派政治家在各大選區表現良好,可能會使這一話題重新成為極右翼候選人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的政黨綱領。勒龐預計將成為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al Macron)2022年連任競選的主要挑戰者。

在意大利,情況可能更加劇烈。在該國的最新執政聯盟的五個政黨中,有三個政黨此前採取了強烈的疑歐主義立場,其中包括控制議會席位最多的「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簡稱為「M5S」)。正如最近一位意大利政治分析人士所言,鑑於意大利政治經歷了一個動盪時期,「歐盟公投的提議很容易就能在製造和解體意大利聯合政府的複雜政治交涉中出現。」

脫歐運動的勢頭真的在增強嗎?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文章聚焦於疑歐派的聲音,但記者們也可以很容易地將注意力集中轉到最近發布的親歐盟文章上,譬如,法國左派《解放報》布魯塞爾記者奎特梅爾(Jean Quatremer)最近在《衛報》上寫的一篇堅定地為歐盟的疫苗政策辯護的評論文章,或者是法國左翼議員卡里烏(Emilie Cariou)和塔奇(Aurélien Taché)在《世界報》上的另一篇評論文章,在文章中他們表示,為了改善歐盟的抗疫措施,歐洲需要的事更多的歐盟凝聚力,而不是更少。

歐盟對疫情的處理,無論是支持歐盟還是反對歐盟的聲音,都在利用它來推動自己的議程,目前還不清楚疫情對誰的幫助更大。一方面,通過承擔管理疫苗的責任,當問題出現時,就不免受到批評。但另一方面,歐盟的共同衛生框架也是該集團團結的一個因素。要記住的是,建立共同疫苗框架的決定是成員國自己要求的,根本不是布魯塞爾強加的。

在去年之前,衛生政策一直是成員國的責任,但新冠疫情讓大多數衛生部長措手不及,並使以馬克龍和默克爾為首的歐洲領導們要求歐盟在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時發揮更大作用。因此,不管疑歐派的論述若何,歐盟的疫苗接種運動不只是給歐盟帶來了困難,也同時給其支持者提供了強有力的論據來捍衛它。

歐盟委員會中分管衛生的基里亞基季斯(Stella Kyriakides)因在「疫苗戰」中的表現受到了批評。(美聯社)

這一點似乎被民調結果印證了:雖然在缺乏疫苗問題上許多歐洲選民可能會指責布魯塞爾,但大多數人還是支持歐盟。即使最近的一項Kekst CNC民調發現,法國、瑞典和德國四分之一到一半的公民將疫苗問題歸咎於歐盟而非本國政府,但歐盟持續性進行的「歐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調查均顯示,絕大多數人支持自己國家是歐盟成員國。根據獨立民調機構歐洲輿論(Eupinions)的調查,超過三分之二的法國和荷蘭公民宣稱,如果要投票,他們會支持留在歐盟。

這與《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最近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一致:自疫情開始以來,以前喜歡批評歐盟的政治家門的戰略發生了變化,減少了對歐盟的攻擊。他們中的許多人現在不願意離開歐盟,而是說要改革它,包括法國的馬林勒龐、意大利的薩爾維尼和荷蘭的維爾德斯。舉個例子,馬林勒龐已經放棄了讓法國退出歐盟和歐元區的想法,並不再主張中止神根人口自由流動協議。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呢?首先,在過去幾年的選舉中,這些政客此前強烈的反歐盟立場未能讓他們當選,因此,他們調整了自己的立場,希望在未來的選舉中取得更好的成績。同時,對於英國來說,曠日持久的脫歐進程並不輕鬆,而歐洲公民凡是這一進程所帶來的多年戲劇性和不確定性的旁觀者。目前看來,即使英國接種疫苗成功,也不會突然抹去歐盟選民對此的記憶。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疑歐主義注定要消失。最近歐盟爆發的感染潮,讓意大利和法國的醫療系統捉襟見肘。如果在歐盟能夠分發足夠的疫苗來降低死亡率之前,歐洲的疫情再次劇烈惡化,那麼與安全開放的英國形成對比,很可能足以引發反歐言論的驟增。

法國政治學家、極端政治運動專家加繆(Jean-Yves Camus)警告:「許多公民看着布魯塞爾發生的事情說,『我想打疫苗,但我不能打』。」 他說,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有一部分人有可能會轉而反對歐盟」。

歐盟在疫情期間的舉動,有很多值得批評的地方,同樣也有很多可以慶祝的地方。在危機時刻,這兩種態度都會變得越來越激烈。這意味着,歐洲達到群體免疫之前的幾個月將尤為重要。如果歐盟能夠加快疫苗接種速度,或者能夠幫助小國獲得免疫,以保護整個歐洲大陸,那麼它將證明自己的作用。但是,如果歐盟不能防止新一波潛在死亡浪潮,而鄰國卻能避免疫情再次爆發,那麼歐盟可能將面臨嚴重的政治挑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