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民主火葬場」回顧「專制方艙」 不要讓印度慘狀續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底以來爆發的新冠疫情,意外的成為一面照妖鏡,它所照射出的,除了可以統計的各國政府的防疫政策執行力、經濟體質的衝擊抵抗能力外,也在不可量化之處,照射出了西方主流輿論的用心險惡,透過歪曲的敍述語境,建構出以自我為道德核心的輿論戰場。

「專制方艙」從何而來

回顧內地疫情初期,在防疫物資緊缺的情況下,臨時搭建了火神山、雷神山等「方艙醫院」,遭致了西方國家與港台的批評,認為此舉危害人權、限制了人身自由,也批判方艙醫院環境差、像集中營、把大量病患聚集在內部是在「煉蠱」云云,在意識形態至上的西方媒體筆下,貼滿負面標籤的「專制方艙」應運而生,成了「中國特色防疫」的代表形象。

如此批判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方艙醫院的歷史,方艙設施原型乃是1960年代美軍於越南戰場投入使用的野戰醫院,是一種可以迅速搭建,並且可以有效調度資源、集中傷病的臨時舉措,也有助於暫緩解現有醫療院所的壓力,此一方式被證實能夠有效的將疫情控制在特定地區,以緩解全國的疫情壓力。

故而歐美疫情爆發後,美國、俄羅斯、德國、英國、巴西等國家也採用了此方式控制國內疫情。但儘管得到各界採用,此前的言辭污衊也已覆水難收。在西方媒體的語境中,「專制方艙」的符碼至今仍與中國抗疫形象緊密相連。

塔子湖體育中心改造的方艙醫院。(維基百科)

「民主火葬場」的慘烈現狀

而正由於此前多數民主國家在疫情防控上作為有限,並屢以「民主必勝專制」的話語框限,沒有在2020年初做好部署和國內的檢測,故在其耗盡輿論口水的時間後,殘酷的疫情隨即爆發,且在各國標榜的不強制戴口罩、不強制封鎖、檢測措施時有時無等「民主防疫法」下橫掃全境,摧殘人民的性命安全,今日印度的「民主火葬場」正是最極端的範例,亦是最慘痛的寫照。

今年4月以來,印度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大爆發。印度尚存大量貧民窟,人口密集、衛生條件極差,且全國文盲人口達到近30%,全國智慧型手機使用人口雖超過5億人,但普及率僅為36.69%(據Newzoo《2019年全球移動市場報告》),令疫情防治訊息的傳佈出現黑洞。不少農村、貧民窟居民對疫情症狀、應對手段、疫苗接種等資訊一無所知,多地存在大量無法確實掌握的病例,在客觀條件上為疫病提供了良好的溫床,而印度的央地關係、地方各邦之間的關係都存在緊張的衝突博奕,增加了防疫相關政策推行的困難度。

而防疫政策的推行不力、調度失能,最為具象化的體現就是當今大範圍的遺體火葬。大量印度患者不僅生前得不到足夠的醫療照護,身後事甚至也沒辦法得到妥善安置,在「防疫形同作戰」的情況下只能草草的集中火化,人身的基本尊嚴蕩然無存;火化廠產能過載、員工超時加班亦被迫成為現實常態,在疫情嚴重的情況下,勞權問題無人聞問;而投入大量的勞動力,執行集體火葬這般只能減緩損害擴大,但無助於提高生產能力的事情上,對於疫後復甦也產生龐大壓力。

如此令人怵目驚心的景象出現在印度這個人口眾多且密集,又流行病橫行,國民抗體水平本就高於國際水平,且有「世界藥房」之稱、COVAX最大疫苗供應方的印度,似乎既合乎常理,又超乎想象。

在孟買等地,能投入火葬的死者尚是幸運的,由於設施不足,很多死者需要等待。(美聯社)

「民主國家」應汲取什麼教訓?

另一方面,各主要經濟體蒙受疫情打擊後,西方國家擁「苗」自重,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啓動《國防生產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限制疫苗原料出口,拜登(Joe Biden)時期依舊未見鬆綁,拖慢了印度的疫苗生產能力,如此情況下,印度早前仍拖着病體與中國進行「疫苗外交」的競爭,並在推動內部疫苗施打上雷聲大雨點小,顯然印度並沒有記取西方民主國家的「前車之鑑」,顧着在外交戰場上和中國交鋒,平白燃燒自己構築防疫防線的黃金時機。

再回顧2020年西方國家疫情最嚴重的期間,多國亦曾發生類似的景象,意大利急遽增加的確診人數癱瘓了醫療院所,大量病死者在教堂、墓地等待着排程下葬,一「墓」難求;瑞典這一被視作人民享有高質量社會福利的北歐國家,在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的倡導下實行「群體免疫」,養老院所大量的抵抗力脆弱的老人得不到醫療資源照護,實質上成為國家的棄兒,而他們的犧牲卻沒有換得所期望的群體免疫產生效果。

若西方國家減少對外進行輿論口水戰,而是在疫情爆發前就進行防疫佈署,即便西方沒有中國那般「專制」因而資源動員力稍弱,也應不致讓疫情擴展至如此嚴重的境地。

其實,無論是全球最大民主國家的印度,還是歐美那令中國人瞠目結舌的疫情亂象,諸般人道慘狀無外是在告誡世界:疫情防控根本就不是一個「民主vs專制」的問題。

在變種病毒橫出、疫情反覆發生的當下,此類宣傳性質的口水戰根本毫無意義。唯有共謀有效疫苗的開發施打,及推廣其他有效的防疫措施,才是當務之急。若持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將一己之國家、疫苗開發商的牟利放在比全球共同防疫更重要的位置,那麼印度而今的現況定然只會是一個前序。

民主也好,專制也罷,而今真正重要的現況乃是諸多國家的疫情僅僅是平緩,並未清除,而廣大資源有限、人民防疫意識不足的發展中國家,若無法得到幫助,便很難平息疫情,而這也將令病毒一再變異,為各國釀造一次又一次悲劇。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