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何以突然要求中國捐贈500萬疫苗?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進入7月下旬,伴隨着越南新一屆政府正式確立,其以Delta變異毒株為主、從4月27日開始的越南第四波新冠疫情也在持續擴大。截至7月21日,越南全境在第四波疫情中已有約6.2萬人感染,其中近4萬人在胡志明市。

在這個時候,以大量接種疫苗配合疫情管制,取代2020年時機械封城的做法,已成為河內迫在眉睫的的選擇。但在使用疫苗的具體問題上,河內的態度就顯得一言難盡。

4月27日開始的越南疫情不僅給經濟帶來打擊,其蔓延到城市的現狀更為突出:

不可否認,繼5月17日確認了購買國藥疫苗的計劃,6月21日接收了第一批50萬劑中國援助,7月9日批准購買500萬劑國藥疫苗後,越南衛生部從2021年1月開始秘密執行的中國產疫苗採購方案正在逐漸得到落實。可到7月19日,越南的購買計劃就突然發生了一點變化。

當天,越共中央流行病學研究院院長、國家擴大接種項目指導委員會主任鄧德英在介紹越南疫苗方案時指出,越方希望「中國政府向越南無償援助500萬劑國藥新冠疫苗」。鄧德英的這一發言隨即讓中文世界感到譁然。

越南方面的這個決策是令人費解的。此前胡志明市方面購入500萬劑國藥疫苗,即證明越方不缺少財力。此外,越南也是借「全球新冠病疫苗獲取機制」(COVAX)的「預先市場承諾」(AMC)融資工具的國家,他可以藉此購買近500萬份阿斯利康疫苗並支付少量費用,在科興、國藥已加入該機制之際,越方也可以藉此取得大量中國產疫苗。

7月,胡志明市附近的台資企業寶源鞋廠最終停工隔離,配合檢查。越南當局擔心擁有78.4萬人,主要人口為工人的平新郡會成為疫區,並最終因人員流動導致平陽省工業區陷入癱瘓。(越南快報網頁截圖)

不過,越方此舉仍有其邏輯,也就在鄧德英講話的當天,越南宣布將在7月25日前取得美國捐贈的300萬份莫德納疫苗,羅馬尼亞也將在此後向越南捐贈10萬份品牌不明的疫苗。此外,越方還宣布了美國、俄羅斯將與之簽訂技術轉讓協議。

在同期美國、日本捐贈的阿斯利康、莫德納疫苗紛至沓來之際,河內在疫情下的緊張氣氛中竟營造出了一片眾星拱月、萬國來朝的氣氛,中國「免費捐贈」疫苗在這種風潮之下就顯得順理成章了起來。

此外,越南政府在疫情中也有「逼捐」的習慣。首先,從6月開始,越南當局推出了總額25萬億越南盾的疫苗採購專項募捐計劃,其中36%的款項來自於「企業捐款」。包括韓國三星電子、日本豐田汽車、泰國正大集團在內的很多在越外國企業都接到了政府方面的電話,越方聯絡各國企業時使用的「希望立即匯款,金額你們自己決定」的逼捐口氣更令人譁然。

圖為越南茶榮省梂棋縣的一處檢查哨卡,當地因發現兩名新冠患者而惴惴不安。但這種情緒反而讓當地官員忙中出錯,到6月2日,茶榮省周城縣就發生了「80歲老奶奶逃出隔離點」的荒唐新聞。(越南快報網頁截圖)

其次,到6月下旬,中國方面為滿足在越中國公民接種疫苗的需求,援助了越方共50萬劑國藥疫苗。按中方計劃,該批次疫苗本應首先滿足在越中國公民的接種需求,餘下的越方可按需要安排。不料越方取得疫苗後,第一時間公布的接種方案就違背了雙方達成的「中國人優先接種」的共識。根據在越企業家披露的訊息顯示,中國企業如要為員工接種,甚至還要以「捐款」名義向越南衛生部門提供一筆款項。

不過,留給越南繼續陶醉的時間不多了,即便該國主流媒體仍津津樂道於其「疫苗外交」的成功。可在具體指標上,越南正呈現出山窮水盡的境地。河內到7月中旬,與世界各國、疫苗生產商簽約後,雖敲定了1.24億劑疫苗的供應量。但實際到手的疫苗總量只有900萬劑,如排除美、日等國贈送的阿斯利康、莫德納等疫苗,則實際供貨量更少。在目前該國近1億人口中,只有400萬人已接種,其中30萬人完成兩劑接種。

照片中的場景發生在5月27日,越方調集大批救護車集中隔離北江工業區的工人,到6月2日,已集中隔離四千人。(越南快報網頁截圖)

資料顯示,此番疫情的發展已經遠超河內的最壞預期:5月時,越南方面曾認為此次疫情患者恐在3萬人上下,而今,越南全境患者已超過6萬。越南衛生部還在7月17日拿出了預備「30萬人感染」的最新方案。在胡志明市疫區德爾塔變種橫行,越南被迫重新啟用第16號令,即最嚴封城指令之際,山窮水盡的越方在疫苗問題上實際已不存在挑三揀四的空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