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變局|謹防中美犯同樣的錯:拿舊劇本處理新危機

撰文:陸一
出版:更新:

毫無疑問,美、中兩大世界最大經濟體都正在面對極大經濟下滑壓力。

美國通脹已經來到了40年的高點,美國經濟衰退漸漸成為共識。通脹高燒和美聯儲的更激進緊縮讓經濟學家憂心忡忡。近期美國學術界調查顯示,近七成知名經濟學家預估美國經濟明年將步入衰退。

而中國方面,近月來宏觀運行數據預警。5月底中國政府罕見召開規模超過10萬人的「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直達縣一級。李克強在會上坦言,目前大陸經濟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甚至比2020年疫情嚴重衝擊時還大。

兩國政府應對危機「鞠躬盡力」,但很可惜的是,中美兩國實際上在經濟治理上,都必須要謹防犯同樣的錯:拿舊劇本處理新危機。

美國:通脹是如何被推高的?

《華爾街日報》6月13日刊發題為《美聯儲和拜登政府如何弄錯通脹》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拜登政府和美聯儲官員日前承認,他們在處理通脹問題時「犯了錯誤」。文章直指,美聯儲使用2007年至2009年金融危機的「舊劇本」,來對付美國在新冠疫情之下經濟的「新問題」,結果造成了通脹失控。白宮方面,拜登政府用大量政府援助、失業救濟來刺激經濟,這加劇了通脹風險。

5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雲南主持召開座談會,研究部署進一步穩增長穩市場主體保就業。(新華社)

拜登和美聯儲官員一直擔心,與新冠有關的防疫措施,會帶來與2007年至2009年金融危機類似的後果:需求疲軟、增長緩慢、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還有通脹過低(too-low inflation)。以為拿了當年的劇本。美聯儲部署了它眼中有效且整體温和的低利率政策,並強調不會過早退出。同時,白宮官員們加大了支出力度,一直到美國總統拜登拿出1.9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但是,「疫情之下的經濟完全不同。」

雖然金融危機削弱了企業和消費者的需求,但疫情蔓延更削弱了供應,導致原材料、集裝箱船、工人、計算機晶片持續短缺。更可怕的是,失業率下降和通脹反彈的速度,比美國這些政策制定者預期的要快。但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拿着「老劇本」——這加劇了供需錯配(supply-and-demand mismatches),進而推高通脹。美國5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高達8.6%,這是40年來最高水平。

中國:4萬億2.0版?

中央宣佈的「救經濟」33條政策當中,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再次成為穩增長的重中之重。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多次提出,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政策已經釋放出明確信號:基建投資作為經濟增長「壓艙石」。

近月來內地疫情多點散發,從高頻數據看,3、4月份,服務業生產指數連續按年負增長,服務業商務活動指數持續低於榮枯線,服務業業務活動預期指數逐月下滑跌至2020年3月以來新低;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名義和實際數字,以及主要分項數據皆連續按年負增長且降幅逐月擴大。尤其是4月份,限額以上企業社會消費品零售和餐飲收入降幅按年高於平均水平,顯示疫情衝擊也開始波及大中型商貿企業。在此背景下,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全面和超前加強基礎設施建設,重新成為當前經濟穩增長的主要政策取向。

疫情衝擊之下,內地服務業受到極大打擊。(視覺中國)

重回投資和外需拉動意味着經濟增長對製造業的依賴加大。但是,疫情暴發之前,中國就業結構已經轉為服務業為主。在這種情形下,擴大投資拉動就業的效果或沒有想象的那麼強。事實上,今年以來就業壓力有增無減。沒有就業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更不會有消費了。這是近年來居民消費傾向降低、儲蓄傾向上升,各種刺激消費政策效果不彰的重要原因。所以,必須意識到,如果不能活躍服務業生產經營及相關消費活動,即便擴大投資也將只是實現低水平的經濟均衡。

此外,也要意識到,同樣是受結構性因素的約束,不僅不能簡單類比次貸危機時4萬億投資應對時的效果。更要意識到,當年4萬億投資也造成了很多後溢效應——各地「大、幹、快、上」的盲目建設,造成很多重點行業產能過剩、銀行背負巨額信貸壓力,資本市場、樓市越吹越大的泡沫……「促轉變、調結構」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提上議程的。這條路徑已經走過一次。

新挑戰下勿墨守成規

今天,中美經濟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戰和問題,都不可簡單的進行類比,解決問題的方法也不是千篇一律的。

慣性思維,是很容易犯的錯。按照原有計劃行棋是最容易的事情,但殊不知棋局早已發生了變化,最終釀成敗果。當陷入困境的時候,很多外在表現是非常雷同的,但內生因素則天差地別。所以並不可以「一包藥治病」。慣性思維,本身也是「懶政」的一種表現形式。過往的經驗,只能作為借鑒和參考,而不能當作簡單粗暴的「拿來主義」。那麼,我們應該如何打破、避免慣性思維呢?很簡單,解放思想。要把思想從以往的慣性中解放出來,用新的眼光來審視當前局面。

事實上,美國政府已經身體力行了一把,「舊劇本」處理「新危機」,然而引發了更嚴重的危機。這是擺在眼前的參照。是的,疫情之下,中國經濟發展被打亂了步伐,確實「預期」這個非傳統經濟學因素所造成的影響超乎了預估,對於執政政府來說,急於回到正常軌道,這是可以理解的,但越是急迫,越要穩住陣腳,不要簡單用冒進的方法去解決眼前的麻煩,還是應以長遠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