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2000億vs600億 華府北京再加碼 國際輿論點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下周一(9月24日)起向對總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徵收10%關稅,稅率明年起更會調高至25%。

華府公布消息前,外界早就料定特朗普有此一著,因此這輪關稅所引起的輿論震盪不算特別大。

不過,一些主要媒體對他的決定仍然持批判態度。

FT:和解空間更小

英國《金融時報》在9月18日一篇題為「白宮鷹派加劇對華敵意」的文章中指出,自從今年5月中美高層談判拉倒後,特朗普對抗中國的取態愈來愈明顯。而今次2,000億美元關稅,甚至把兩國敵意推向完全新的水平,導致和解空間變得更小。

《金融時報》形容,特朗普視關稅為迫使貿易夥伴讓步的手段,但不少經濟學家、前美國貿易官員,以至到商界領袖都覺得這種手段只會產生反效果。儘管如此,特朗普政府堅信,即使不簽訂協議,貿易戰仍然可以達致一個中期經濟目標:協助美國商界減少依賴中國供應鏈。

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其中一個目標,是協助美企減少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路透社)

事實上,近日一些發展本來有助貿易戰緩和:一是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想與中國官員重啟談判,二是美國原先有意把關稅稅率定為10%,而非25%。但隨著美國新一輪關稅實施,雙方談判機會渺茫,而10%的稅率亦只會維持約3個月,明年一月便會上調至25%。這意味著,談判大門在一段時期內還會繼續關閉。

CNBC:關稅不受歡迎

財經頻道CNBC則直指,早在特朗普對中國開徵2,000億關稅前,關稅措施早就不受美國選民歡迎。報道引述今年7月NBC和《華爾街日報》的調查指,全國僅1/4已登記選民認為,提高關稅有利美國經濟和就業,約一半認為這會導致成本上漲或損害經濟。根據同一調查,相比去年,認為自由貿易有利美國的美國人有所增加,顯然特朗普的保護措施頗難取得選民共鳴。

特朗普2016年勝出大選,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承諾修改自由貿易協議,保護美國工人,這種承諾原則上受到歡迎。可是,很多選民擔心,透過關稅迫使貿易夥伴重訂新協議的做法,會損害自身經濟,導致民眾被迫「捱貴貨」。

貿易戰究竟會為特朗普爭取到更多選民支持,抑或會令他流失選票,是不少人關注的問題。(路透社)

特朗普肯定意識到關稅和選民取態的關係。他周二(18日)在twitter上批評,中國想透過攻擊美國農民和工人,影響中期選舉。特朗普形容那些受影響的人是「偉大愛國者」,暗示他們仍會繼續他。不過,假如參考民調走勢,特朗普似乎很難「坐定粒六」。

彭博:特朗普低估中國決心

美國媒體報道2,000億關稅措施時,很少提及9月18日是中國「九一八事變」紀念日,彭博通訊社卻留意到這一點。在9月19日一篇題為「特朗普繼續低估中國」的文章中表示,特朗普低估習近平寧願承受一些經濟痛楚,也不願投降的決心,因為根據中國的邏輯,如此投降意味著「國恥」。

在貿易戰上,習近平顯然不會屈膝投降。(視覺中國)

彭博社同日還發出另一篇措辭頗為嚴厲的文章──「特朗普的貿易戰進入危險新階段」。文章指出,新一輪關稅所引發的局勢升溫特別令人憂慮,除了令美中關係進一步變差,同時令更廣闊的國際合作破裂。

俠客島:推進國產化契機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沿用過往的調論,指出中國具有頗高的調適能力。它在9月19日題為「美國2000億關稅『極限施壓』,怎麼看?怎麼辦?」的網文中,引述好些專家的看法: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認為,中國2017年出口依賴度,已從2007年接近70%降到10%左右,其中對美出口佔整體數字1/3。這意味著美國關稅措施對中國GDP影響有限;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則指,貿易戰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巨大負面影響,「最壞情況是,中國不再向美國市場出口價值5,000億美元的商品。相反,是將這些出口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出口到其他國家。事實上,我認為中國可以迅速採取行動。」他認為,貿易戰對中國GDP影響不到0.5%。

周小川認為,貿易戰對由中國GDP影響有限。(資料圖片)

「俠客島」頗有自信地說,中國是世界製造業第一大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憑藉這一基礎,中國不害怕美國在貿易戰中的極端措施(禁運之類),因為那只會導致美國自己國內市場供應大面積斷絕。此外,中國亦不必過分擔心對美貿易報復會過多抬高國內製成品價格,反可將其作為進口替代、推進國產化、或發展出口導向先進製造業的契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