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點票過程如此精彩 全球輿論頻爆烏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以來荷里活還沒有出產好看的大片?那是因為還沒有等到美國大選。恐怕沒有任何文藝作品和體育比賽,能像今年的美國大選這般扣人心絃。懸念、反轉、權謀、焦灼、算計、爭奪、宿命、抉擇,一場遊戲一場夢,命運審判的等待,面具之下藏不住的慾望,喧囂背後隱隱作響的虛無。上帝彷彿要讓「紅子」成為終結棋局的最後一步,卻又臨時轉念將「藍子」落子將軍。

當投票截止計票開始,拜登(Joe Biden)在東北部沿岸州與西海岸攻城略地,特朗普(Donald Trump)將中部及西部農業州收入囊中,這些兩黨各自的鐵票倉區域自不在話下。相比四年前,拜登預期將奪得傳統紅州亞利桑那,算是一個小進步;在相當長的時間裏都屬於深紅的德州,最終也被追到只差不到六個百分點,讓共和黨人着實捏了一把汗。

而在選前被全世界相當多的分析團隊認為只有10%左右勝率的特朗普,在選舉日的前18個小時裏的表現猶如在長坂坡「七進七出」的趙子龍,連續攻下俄亥俄、佛羅里達等關鍵搖擺州,且在點票進度最慢的北卡羅來納、喬治亞、威斯康星、密歇根、賓夕法尼亞等州保持領先,似乎已經勝利在望,順便狠狠打了選前美國國內各種民調數據的臉。

點擊大圖觀看精彩程度爆表的2020美國大選⇩

+19
+19
+19

在中國國內,除了少數專司國際時政的官方媒體在實時跟進,主流媒體並未把美國大選當作頭條。但在中文社交媒體上,民眾對大選的關注度已然與世界接軌,畢竟這「關乎美國是否能迴歸正常」。

而特朗普在前期的強勢表現,讓陳定定這樣依然堅持在社交媒體上打賭「拜登還是會贏」的中國學者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另一位中國的知名政治學學者在他的朋友圈下留言「現在你還覺得拜登能贏嗎?」

特朗普更是先發制人,當地時間4日凌晨就在白宮發表講話,宣布「我認為我們已經贏得了這次選舉」,還說「我們將前往最高法院,我們要停止所有投票(計票)」,防止「他們(民主黨人)在凌晨4點發現(新的)選票」。否則在特朗普看來,那就是「對美國公眾的欺騙,是我們國家的尷尬。」

此話一出,本就在美國各大電視台直播了一天一夜、身心俱疲的評論員們,瞬間被激怒了,紛紛表示「不知道特朗普要求停止計票是什麼意思」,「清點所有選票是公平的問題。」

與此同時,拜登表示「當計票結束,我們相信我們將是贏家。」

2020年的美國大選跌宕起伏,沒有任何編劇能夠寫出類似的劇情。(AP)

幾個小時以後,拜登的話突然不再像是「敗軍之將最後的倔強」——威斯康星州翻藍了!這成了拜登逆轉局勢的開端。

因為基諾沙(Kenosha)曾發生警察對黑人男子連開七槍的案件,美國BLM運動引發的騷亂正是在基諾莎所在的威斯康星州升級,當地相當數量的民眾曾表達出對特朗普政府強硬做法的激烈不滿。如今,這個州的美國人用選票再次影響了未來幾年美國乃至世界的走向。

又過幾個小時後,密歇根州同樣翻藍。四年前幫助特朗普贏下大選的「鐵鏽地帶」,如今似乎更多的人討厭特朗普。當時間來到美國當地時間5日,威斯康星與密歇根總共26張選舉人票已確定歸屬拜登,再加上民主黨的傳統領地內華達州(截至本文刊佈,內華達州的計票工作尚未結束,勝負尚未最後確定,拜登領先)的6票,拜登剛好達到270票的當選線。

也就是說,拜登當選幾乎是定局,儘管這個定局來的很晚,也比較突然。很多網友翻出了民主黨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此前的採訪,認為他對大選的過程進行了「神預言」:因為郵寄選票計票時間靠後,而搖擺州有更多民主黨選民通過郵寄方式投票,當現場投票的部分計票結束後,特朗普會率先宣布當選,但當所有選票統計完成後,最後贏的是拜登。

拜登此時的發言也更像是一個傳統的勝利者:「當我們獲勝時,將不會有藍色州和紅色州,只有美國。」「總統職位本身不是一個黨派機構……它要求對所有美國人負責,這正是我要做的」。

特朗普則在短暫的睡眠後不甘示弱,質疑過去數小時的選情演變,稱「昨晚我曾領先……直到莫名選票袋被點算,這些州也一個接一個地魔幻般消失。非常奇怪」。而他的這條推文被推特標記為「爭議信息」。

情況大反轉後,那些在選前看好拜登的中國學者,重新被網友點贊。而在中國學者儲殷看來,所謂出乎意料的感覺是中文互聯網上的氛圍造成的,大選第一天開票出現的情況基本都在專業人士的意料之中,「比如最吸引人關注的佛羅里達州,事實上大選開始前的預測也基本認為拜登贏不了」。

在幾個主要搖擺州中,一些大城市開票較晚(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計票中心曾因為水管爆裂而幾乎整晚沒有計票),郵寄選票也在現場投票計票結束後才進行開票(今年全美郵寄選票的總數超過5,500萬張),「所以情況一直都存在很大變數。」

甚至在儲殷看來,特朗普在開票第一天只是避免了出局而已——「比如說俄亥俄州,它是共和黨大選標杆一般的存在,共和黨丟掉俄亥俄的時候都輸掉了選舉。但在第一天的選舉中,俄亥俄的選情可以說是驚濤駭浪,最後時刻特朗普才艱難取勝。」也就是說,第一天特朗普只是拿到了他應該得到的票數,除非他可以複製自己在2016年的選舉奇跡,橫掃各主要搖擺州,「否則仍然沒有勝算。」

兩人都宣布自己贏得大選,那麼接下來,美國會出現很多國際媒體在選前所擔憂的騷亂嗎?在大選投票日當晚,全美確有多個城市地區爆發大規模抗議活動。西雅圖、洛杉磯、波特蘭等地,大量民眾上街抗議,警車軍車趕到現場維持秩序,警民對峙幾乎持續整晚。與此同時,在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白宮也被美國民眾包圍,「現場硝煙瀰漫」。

11月4日,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一名抗議者在示威活動中點燃了美國國旗。(AP)

不過有美國媒體報道,美國現役最高級別軍職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上將(Mark Milley)近日與多名高級將領一同和美國多名電視新聞主播進行了非公開視頻通話,向他們保證,美軍無意介入選舉,也不會在任何和平的權力移交過程中扮演任何角色。

而特朗普已經做好了全面打官司準備,其競選團隊已聲明要求在包括威斯康星、密歇根等至少7個州在內重新點票。威斯康星州的法律規定如果州內選民投票的差距在1%以內,候選人可以申請重新計票,不少評論者因此認為威斯康星州的重新計票大概率不可避免,最終結果確認可能需要再等十幾天。

特朗普更於美國時間11月5日在白宮發表講話稱,「只算合法選票的話,我已經獲得決定性勝利」,還說此次大選遭到了「大資本」與「大科技」以及「大數據」的干涉。

但特朗普競選團隊在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和密歇根州發起的訴訟都遇到了阻礙。喬治亞州一名法官駁回了該州共和黨和特朗普競選團隊的訴訟,該訴訟要求喬治亞州確保一個沿海縣在處理提前投寄的選票方面遵守州法律。密歇根州法官也駁回了特朗普競選團隊在該州發起的訴訟。

特朗普團隊還表示將於內華達州提出起訴,指控選舉舞弊。特朗普在推特上說,「我們不會允許腐敗竊取如此重要的選舉或任何選舉。」而內華達州總檢察長亞倫・福特(Aaron Ford)11月5日已經明確表示,已準備好回絕特朗普競選團隊對該州選舉結果提出的任何法律挑戰。

拜登則對媒體表示,每一票都不能少,自己毫無疑問可以勝出大選,呼籲大家保持忍耐等待點票結果。而為了「確保每一張選票都被統計在內」,拜登還發推特說其團隊專門成立了「戰鬥基金」。

各大西方媒體紛紛將目光聚焦於大選這出「懸疑劇」何時才能有結果,有人認為美國有可能面臨嚴重的憲制危機。新加坡《聯合早報》則發表社論表示,大選結果遲遲不能確定,凸顯出美國社會左右分化明顯,兩派勢力旗鼓相當,且「特朗普主義已深入民心」。美國下來的路要怎麼走,要如何彌合分裂和團結社會,「新總統任重道遠」。

但也有評論表示,特朗普不過是最後掙扎一下,「訴至法院也沒什麼大不了」,更何況拜登最終勝選「算是給美國民主挽回了一些臉面」。

11月5日,在費城,特朗普的支持者在賓夕法尼亞會議中心外舉行的點票活動中舉着標語,一名年幼的孩子看着他們。(AP)

在所有關注美國大選的國家當中,中國、俄羅斯、歐盟都表現的比較謹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被問到相關問題的時候僅說了一句「我們注意到美國總統選舉正在進行之中,結果尚未確定。」莫斯科方面沒有任何官方表態。而法國外長甚至對媒體表現出了「誰當選都無所謂」的態度。

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在被媒體問及如何看此次大選時說,還有大量「不確定性」,「選情遠比很多人的估計要更接近」。有趣的是,在Twitter上有人用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名字註冊賬戶,假冒約翰遜的口氣說「美國大選看的我挺緊張,要是特朗普不能連任,那我就成了全世界最差的領導人了。」

相較於大部分國家對美國大選持謹慎態度,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11月4日表示,他希望特朗普能在這場選舉中脱穎而出,並強烈抨擊拜登對於保護亞馬遜雨林的言論。

斯洛文尼亞總理揚沙(Janez Jansa)甚至11月4日已經公開祝賀特朗普勝選連任。現在他要想想怎麼為這個烏龍打圓場了。

拜登獲得超過7,000萬的選民投票創造了美國大選的歷史新紀錄,不過外界最關心的問題無疑是他會如何處理對華關係。中國知名學者時殷弘日前表示,拜登如果上台,很可能會改變特朗普處理對華關係的根本目標,即不再「宣吿要顛覆和取消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可望給美國對華政策和策略帶來較多的可預料性和相應的穩定性。

相比之下,民主黨執政會「更擔憂與中國重大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更注意美中之間的較高層外交溝通和對話」,防止兩國外交「脱鈎」,同時反對對華關税戰。

但同時時殷弘也認為,在台灣、香港、新疆、南海、西藏、中國宗教狀況和人權狀況等議題上,拜登與特朗普不會有什麼不同;美國對華高技術「脱鈎」和「針對中國被指控的在美顛覆/滲透/情報活動的『執法行動』將以相似的烈度繼續下去」;同時,拜登會在相當大程度上修補美國與歐洲和東亞太平洋的盟友關係,從而主導或促成一個西方較全面的反華「統一戰線」;而面對美國國內的民粹環境,拜登也很難避免一些「綏靖」的做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