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外賣員自焚全身8成燒傷:疑因跳槽被扣薪五千 多次討要未果

撰文:林芷瑩
出版:更新:

江蘇泰州47歲外賣員劉進上周一(1月11日)因被欠薪,在其工作的配送站門口將汽油淋在自己身上,引火自焚。雖然他目前意識清晰,在醫院等待清創手術,但其中一隻手已喪失知覺。
其同事透露,劉進家庭狀況差,需獨自養活妻女,其母親還生病住院。他去年12月跳槽,疑因此被扣薪。劉進所屬的贏跑公司法人代表居曉秦表示,事前並不知道劉進討薪一事,目前該糾紛已交由外賣平台「餓了麼」總部全權處理。
江蘇泰州市海陵區政府新聞辦公室通報稱,區政府已與「餓了麼」公司交涉,目前由「餓了麼」支付的首筆治療費用已匯至指定賬戶。

事發當日,劉進將汽油淋在自己身上後點燃,瞬間被橙紅色的火焰包裹。有市民發現後立即大喊,叫周圍商戶幫忙滅火,其後有兩人手持滅火器衝上前。火勢被撲滅後,劉進趴在地上呻吟,上衣被燒毀,皮膚變得焦黑,手上還黏着燒焦的手套。他一度拒絕就醫,重複道:「我命都不要了,無所謂了,我要我的血汗錢。」直至警方勸導,並承諾會到醫院向他調查情況,他才願意送院。

手術花費將超百萬

經醫院診斷,劉進全身燒傷面積達80%,為深二度到三度燒傷,為了防止咽喉水腫堵住呼吸道造成窒息,醫生為他做了開喉手術,並於上周五(15日)進行大面積清創手術。親妹劉萍稱,哥哥需在重症監護室留醫2個月,後續還會進行大大小小20多次清創手術,整體治療費用約為100萬元。

劉進獲救後一度拒絕就醫,重複道:「我命都不要了,無所謂了,我要我的血汗錢。」(網上圖片)

劉萍表示,哥哥其中一隻手燒及神經,已經喪失知覺,即使救活了也會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甚至日常生活、吃飯都需要別人幫助。她透露,當日趕到醫院時,哥哥曾稱「我不想活了,我活夠了,太累了」,由於對方日常生活中根本不會用汽油,所以肯定是提前準備好,絕對不是一次臨時起意的自殺。

劉萍又稱,劉進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臨時工,月收入1000多元。現年21歲的大女兒剛步入社會,小女兒去年9月剛考上大學,出事前一個多月母親又生病住院,正是需要錢的時候,整個家庭的開銷幾乎都壓在劉進肩上,所以5000元對他來說並非小數目,「一個月工資要是不準時到賬,他家就沒米下炊了」。

劉進全身燒傷面積達80%,未來需要進行多次清創手術。(網上圖片)

在多位認識劉進的同行眼中,劉進是一個老實的中年男人,很少與他人聊天。其同事孫越憶述,一年多前曾與劉進共同工作,當時劉進一個月的送單量約1200單,按照6元一單計算,劉進每月工資約6、7000元。在他的印像中,劉進基本每天都會超過「餓了麼」規定的9小時工作時長,工作約12小時。

從劉進發現工資被5000元,直到他決定自焚,期間相距18天。多位外賣員表示,劉進曾多次聯繫配送站的站長,並到過配送點的承包商靖江市贏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總部找老闆,但無人知道雙方交流的具體內容。

劉進之前在站點拍攝的工作照。(網上圖片)

劉進去年12月5日以有事回老家為由請了1個月假,實際是轉到「美團」工作。有外賣員指,「美團」人民公園站點目前的獎勵措施是新入職員工工作滿3個月,且績效符合一定標準,就可以獲得一萬元獎勵。

劉進去年12月25日收到贏跑發放的11月工資,但僅收到1000多元,與預期的相差5000元。孫越認為,贏跑公司與劉進簽訂的勞務派遣合同中有條款規定,離職需提前1個月向公司報告申請,若突然辭職,則當月工資按配送費每單1.5元計算,所以贏跑公司將劉進的行為認定為「急辭」。

江蘇泰州市海陵區政府新聞辦公室通報稱,劉進2019年10月在「好活」平台註冊了118115號工作室,並與好活(徐州)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簽訂《項目轉包協議》,承攬靖江贏跑公司的「餓了麼」配送業務。去年12月上旬,劉進因合約的配送服務費結算與贏跑公司產生矛盾,雙方多次協商未果,遂發生此事。海陵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第一時間協調醫療專家隊伍全力救治傷者,並迅速成立聯合調查組,對事件展開全面調查。

(綜合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