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詩獨家專訪】遺憾孕育成長 「我對人生充滿期待」(有片)

撰文:李思詠
出版:更新:

回家了。李慧詩有點疲憊,聲音沙啞,從廣州南下香港一程,不停喝東西潤喉。
「你寫吖,『李慧詩哭啞了』。」女車神一直很幽默。
哭是哭過,但沒哭太多。炒車一刻,或許把李慧詩、總教練沈金康和整個教練團隊的努力撞散了;但從里約奧運這個點,去看人生的一個面,李慧詩其實得到很多。
「我對我的人生充滿期待。」平伏了,女車神帶着這句話回家。

李慧詩及梁峻榮在返港的直通車上接受了香港01記者的訪問

離開里約選手村,飛到迪拜轉機往廣州,然後南下香港,一陣失落湧上心頭。

里約奧運,正式在李慧詩(Sarah)的人生畫上句號。

把眼淚留在南半球,她帶了三大處皮外傷回家,還有心裏的痛。競輪賽第7、爭先賽第6,她始終要對沈教練和所有工作人員致歉:「獎牌不止是我的努力,更是對他們的證明,所以始終要對幾位教練和所有工作人員說句對不起。」自從2010廣州亞運摘下1金1銅,Sarah未曾在大型綜合運動會失手,今次是第一次。

延續閱讀:
昆明獨家訪問 「得獎與否 我已在玩命」
沈教練允李慧詩放一周大假 「她已想着明年世界賽」
有一種鬥志叫李慧詩 毋懼炒車 「我會加油」

李慧詩常以笑臉迎人,誰知道她獨處時哭過多少次?(梁鵬威攝)

熱身時已跟沈教練炒架

如果沒炒車,結果會怎樣?Sarah至今仍不敢去想。只能說,這次是她最用心準備的一次,尤其2014仁川亞運勇奪競輪和爭先雙金,為她注下強心針;賽前她沒說過目標,其實她期望競輪賽入前3、爭先賽入前4。

說沒遺憾是騙人,就連4年前倫敦奧運摘下競輪賽銅牌卻在爭先賽失手,她早幾天在里約接受訪問時重提舊事,也會哽咽,「當天爭先賽資格賽,熱身時我已跟沈教練吵架,最後當然比不好,這件事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沈教練在她心中是非常重要的人,但從倫敦奧運後的這幾年備戰,卻不時與沈教練吵架,她憋住一股氣,一直忍;直至今年初,她忽然覺得,是不是自己經驗多了、知識多了,開始質疑教練?「沈教練跟我都是滿有想法的人,但我好像漸漸質疑教練。其實教練與運動員的關係,應是互相信任,我學會更虛心去聆聽教練的話,他說的,都是一個提醒。」在Sarah競輪炒車,沈教練和整個團隊沒說一句,繼續若無其事繼續為翌日的爭先賽準備,到爭先賽8強不敵德國女警禾高後,她在沈教練懷裏抽泣,沒有任何猜疑與指摘,師徒兩人的默契,不會因為欠了一面獎牌而褪色。

李慧詩有很多行李,但都要自己一個拿。(梁鵬威攝)
由於從廣州出發,加上設備多在廣州的基地,所以李慧詩從巴西回來都是先回到廣州。(梁鵬威攝)

從前為別人踩車 從今為自己踩

從廣州返回香港的前一晚,Sarah忙住收拾行李,凌晨4點多才睡,睡了3小時就要起床。儘管疲累,但她返回香港的第一句,就叫我們不要為她而悲傷。女車神,就是如此窩心。事實上,這一屆奧運,Sarah對於單車的感覺,遠比4年前快樂,幽默的她以「阿媽叫你結婚,定你自己想結婚」比喻——以前踩車,為了別人而踩,別人就是動力,現在除了因為別人,更學懂因為自己。Sarah說過,就算拿了倫奧銅牌,前兩年仍然不快樂,因為太在意別人的情緒,只顧努力想討好別人,「我以前依附於別人,你笑,我開心,你不笑,我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我說她做人「諗多咗」,她對這3個字也有一番見解:「諗多咗,就是我第一眼知道別人想什麼,但那只是對方當下的表現,一秒之後他可能已忘記,我卻一直記在心。現在人大了,懂得分辨,所以我比以前快樂。」

傷口仍痛,但李慧詩說她可以忍,但心裏的痛,卻很難受。(梁鵬威攝)
(梁鵬威攝)
(梁鵬威攝)

「做教練不會是我的終點」

我跟她一起從廣州乘直通車南下香港,一路上,提起里約奧運一役,有的時候她不想多談,着我「唔好loop呢個話題」(事實上,記者對於奧運也感失落);在「粉絲」帶同禮物和掌聲迎接她返港的背後,女車神直言不知如何克服傷痛,「有的痛只能自己承受,無法告訴別人」。但從奧運一個點,去看人生這個面,Sarah的得着,遠比一面獎牌多,29歲的她,對自己、對別人、對人生的一事一物,多了一點理解。先別討論她會否為2020東京奧運而戰,對於將來,她躍躍欲試,想過做教練、想過做科研、想過寫自傳、想過做人生導師、想過推廣體育……「有人問,做運動員有何出路?退役後不就是做教練?我對教練工作也有興趣,他日退役,可能會當教練,但那肯定不是我的終點。我是個非常喜歡新鮮事物的人,我對我的人生充滿期待。」

好一句「對人生充滿期待」。儘管2016年有點遺憾,但我們深信,遺憾會孕育女車神另一個人生,這也是她的人生信念。

(梁鵬威攝)
李慧詩跟隊友梁峻榮一齊從廣州返港,沈金康教練則仍在巴西指導參加山地車的陳振興。(梁鵬威攝)
李慧詩回港後,有大批市民守候她。(梁鵬威攝)
(梁鵬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