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懶人包】雙方分歧、王牌一文看清 特朗普有一大弱點

最後更新日期:

備受期待的第十一輪中美貿易談判「無疾而終」,雙方重回「Show Hand」階段,新一輪大規模互加關稅又將殺到。美國於上周五(10日)對2,000億(美元‧下同)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中國隨即反擊,向600億元美國貨加關稅至最高25%。

美國總統特朗普預料,中美兩國有95%機會達成協議。在最後的討價還價中,中美雙方尚有甚麼「彈藥」未用,是否可於未來一個多月「打痛」對方,將左右中美貿易談判的最後贏家是誰。

第十一輪中美貿易談判已於上周五結束,雙方不但未有達成協議,也未有下一輪談判的具體計畫,料要等到6月28至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會面時,才會有新的談判進展。而在這一個多月時間,雙方將重回「關稅戰」階段。

特朗普與習近平去年12月於G20峰會會晤,一度為貿易戰帶來轉機。(路透社)

【中美分歧】劉鶴披露兩國3大爭議

當然關稅戰不是最終目的,只是用來在談判桌上爭取更佳的條款,可以說中美雙方都同意達成貿易協議、停止關稅戰對雙方都有利。問題是,雙方分歧之處到底如何解決,又要由哪方讓步?中國副總理劉鶴於上一輪談判結束後,向媒體透露了中美雙方的三個主要分歧。

第一個分歧是雙方是否該全面取消關稅,中方認為若要達成協議,關稅須全部取消;其次則是中國採購美國貨的多寡,劉鶴稱兩國元首已在阿根廷達成共識,不能輕易改變;第三個分歧是協議的平衡性,中方強調協議條文須合理對等。事實上,3點分歧並非「無解」,否則早前中美雙方均指有望達成協議的一幕亦不會出現。問題是,既然有95%談判內容已解決,最後最麻煩的這5%分歧,究竟是誰讓步。

劉鶴上周訪美無功而還,會後透露中美雙方存在三大分歧。(視覺中國)

【中美對撼】美國極限施壓主力靠關稅

中美談判最後階段,要分出高下,也許靠的是看誰拳頭夠硬。美國對華施壓主要方面是關稅,上周五(10日)已向總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特朗普同時威脅向另外3,250億元商品加徵關稅。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已於周一(13日)發表一份涵蓋3,000億元的中國進口貨清單,包括手機、電視、手提電腦等3,805項商品,若然成事則幾乎覆蓋所有中國進口貨。惟特朗普昨日澄清,仍未決定會否向3,250億元中國貨加徵關稅。

加強審查防中國染指高端技術

關稅措施以外,美國或會繼續發動「科技戰」,除了遏抑內地電訊巨頭華為於多國5G市場的部署,亦嚴格防範中國企業透過收購,染指美國企業的高端技術,以阻撓「中國製造2025」的大計。

繼去年向中興通訊「動刀」祭出禁售令之後,美國商務部今日再度公布,禁止向12間外國公司出口美國敏感科技與商品,包括晶片、人工智能等。可圈可點的是,當中有6間正正屬於中國公司,被指分別向伊朗及中國軍方組織提供管制技術。未來一旦中美雙方於結構改革、知識產權保護等議題的談判不盡如意,美方有機會繼續以「科技戰」打壓中國科技發展。

美國於上周五對華加徵2,000億商品的關稅,未來或會對餘下3,250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視覺中國)

【中美對撼】中國尚餘3大備用核選項

值得留意的是,因為中國去年只有自美國進口約1,551億元商品,且早前已先後對總值1,100億元美國商品加徵關稅,令中國難以單靠關稅措施對美國進行接近規模的反制,所以要出「奇招」。透過非關稅措施還擊美國,中國目前有3大「秘密王牌」,但不少都是有頗大負作用的「核選項」,預料中央「撳掣」機會較微。

第一招是「稀土禁運」,截至去年,中國稀土儲量佔全球約37%,位列第一;稀土產量高達12萬噸,佔全球超過7成,幾乎屬於中國的獨市生意。稀土作為中國的「外交武器」,其實早有先例可循。2010年,中日兩國因釣魚台撞船事件起爭端,中國就曾以減少污染為由,將當年下半年的稀土出口大削7成,令稀土價格暴升,一度引起日本高科技產業恐慌。不過近年各國都積存了不少稀土,或令「稀土牌」效用有所降低。

中國稀土存量佔全球接近4成,被視為中方於談判桌的「秘密武器」。(視覺中國)

拋售美債或損人害己

中國第二個可用的「核選項」是「拋售美國國債」,美國財政部最新數據顯示,2月中國持有約1.1309萬億元(約8.87萬億港元)美國國債,是美國最大債主。若中國以沽售美債作為報復,將大幅推低美債價格,令美國政府舉債成本提升。不過,這是一記損人不利己的「七傷拳」,因為若然債價插水,中國手頭上的美債亦會「蝕出血」,更會推高全球融資成本,累及中國企業。

中國還可透過監管或限制營運手段,重點打擊依賴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包括蘋果公司(Apple)、波音(Boeing)等,動搖特朗普於商界的支持力量。以Apple為例,其銷售額有近五分之一來自大中華區,今年首季由於大中華區營收按年大跌約3成,導致Apple自2007年以來首次下調收入預測。中國或會以Apple等美企的在華利益作為籌碼,在談判桌上爭取有利位置。

中國持有巨額美國國庫債券,被認為是貿易戰的終極武器,惟一直備而不用。(視覺中國)

【最終盤點】選戰當前特朗普或憂民望

對美國來說,影響中美談判的最大因素絕對是明年的美國大選。特朗普言行出位,且非民主共和兩黨的核心成員,是近代唯一未在蓋洛普(Gallup)民調中突破50%支持率的總統,明年料會受到不少挑戰。

特朗普要於明年連任,只能寄望美國經濟和股市的強勁表現可以在總統選舉完結前維持,但若中美談判徹底破裂,瑞銀估計會令美國股市從高位下挫10%到15%,所以某程度上,特朗普可能比中方更擔心談判完全破裂為全國股市和經濟帶來的動盪。這也令外界相信,特朗普很大機會會接受一個未盡滿意中美貿易協議。即使談判被大幅延後,明年總統大選後隨時由對華更溫和的新美國總統上台,對中國來說也是好事,《華爾街日報》早前就引述有中國官員表示「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美國將於明年舉行總統大選,隨着競爭對手陸續亮相,特朗普或會承受一定連任壓力。(視覺中國)

中國憂全面貿易戰致經濟增長破6%

中國作為一黨獨大的國家,國家領導人自然沒有美國那麼容易受民意高低所影響,他們擔心的主要是貿易戰全面開打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內地今年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增長6.4%,較市場預期高。

但瑞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預計,若中美貿易戰全面爆發,內地GDP增速今年有機會跌破6%。不過她補充,若貿易戰升級,內地都可以透過推出更多寬鬆措施以刺激經濟,例如放鬆信貸、更大幅度調降存款準備率、加碼基建投資、鬆綁對房地產市場的部分限制等。合理推斷是,貿易談判一旦破裂,中美雙方全面開啟貿易戰,中國經濟會受到打擊,但影響未必如美方所料如此嚴重。也許,中美貿易談判發展到這一地步,中國才是佔了天時的「莊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