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關稅減息 特朗普如何幫美國「粉飾太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於美國時間周四(1日)宣布,從下月1日起,美國將對中國價值3,000億美元的貨物徵收10%關稅。此前一天,特朗普迫使美國聯儲局減息25個基準點。從加征關稅到減息,特朗普如何幫美國粉飾太平?

。特朗普老調重彈,認為中國不講信用,於是再次以加徵關稅的方式向中方施加壓力。為了安撫市場,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最後自欺欺人地表示「期待繼續與中國就全面貿易協議進行積極對話」,並認為「中美兩國之間的未來將是非常光明的」。

此前一天,美國聯儲局在特朗普的壓迫下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目標範圍下調25個基準點(basis points),由2.25%至2.5%降至2%至2.25%。然而,特朗普既不滿足於減息幅度,也不滿足於鮑威爾(Jerome Powell)「中期政策調整」的表述。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責鮑威爾「讓所有人失望」,並表示市場想要的是「長期且激進的減息周期」。

特朗普已經宣佈競選連任,急需業績支持。(美聯社)

特朗普「公司化」治國

從特朗普的種種言行來看,其治理美國的方式與經營公司的差別並不大。特朗普認為民主黨人對美國的經營並不成功,美國的利益一直在受到其他國家的侵害。因此,特朗普提出以「美國優先」為核心的經營策略,希望以此扭轉美國到處「吃虧」的局面。

在特朗普看來,如公司業務不賺錢,還不如沒有。美國處於逆差狀態的國際貨物貿易被特朗普定義為賠錢「業務」,因此他要通過貿易戰把賠錢的局勢扭轉過來。特朗普這種無視貨物貿易逆差是「美元大循環」(美國通過貿易赤字等方式輸出美元,通過發行國債等方式回收美元)重要組成部分的做法顯然行不通,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的結果就是越南等發展中國家承接了美中貿易逆差縮減的部分。

拋開貿易戰這種從邏輯上就無法達成目標的失敗舉動,特朗普強迫美國聯儲局減息的做法卻十分明智。或許是其地產商人的天性,特朗普對融資和利率十分敏感。目前,美國公共債務已經超過22萬億元(美元‧下周)。特朗普政府在2018財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為公共債務支付的利息高達5,230億元,相當於每天支付14.3億元。

2007年次貸危機後,美國公共債務一路走高。(HK01製作)

債務負擔沈重 特朗普力推降息

令特朗普不安的是,2019財年前三季度(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美國政府為公共債務支付的利息升至4,569億元,而同期美國公共債務僅增加了5,072億元。也就是說,特朗普政府新借到的錢大部分用來支付利息了。造成這一結果的「罪魁禍首」就是美國聯儲局的加息政策。

2009年奧巴馬(Barack Obama)上臺時,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的下限僅為0.25%,美國政府發行國債的成本非常低。為了走出2007年次貸危機帶來的經濟衰退,奧巴馬通過增加財政支出的方式刺激經濟,導致美國公共債務在其執政期間增加了近10萬億元,達到20萬億美元的水平。但是,由於較低的利率水平,美國政府公共債務的利息負擔一直控制在每年4,000億元左右。

特朗普2017年執政後,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的下限由0.5%一路上漲至2.25%。在此期間,美國政府每年平均新增債務不到1萬億元,但是每年的利息支出已經接近6,000億元。以美國如今的財政赤字情況來看,未來美國政府的公共債務只會越積越多。

地產商出身的特朗普當然知道,低利率環境有利於高負債公司的融資周轉。相比於貿易戰這種容易形成「拉鋸戰」的策略,減息帶來的效果更加立竿見影。此外,減息能夠刺激經濟和股市,其粉飾太平的作用也十分明顯。因此,特朗普不惜以解雇為威脅強迫鮑威爾減息。

鮑威爾在特朗普和市場的脅迫下不得不降息。(視覺中國)

「粉飾太平」難掩危機將至

和每個上市公司的CEO一樣,特朗普也只關心公司的短期業績和股價表現。加征關稅能夠改善美國的貿易逆差,減息能夠改善美國政府的財務狀況。雖然這種改善都是短期的,但是對於一心尋求連任的特朗普而言這就足夠了。衹要能橕過任期,特朗普造成的「爛攤子」自然會留給繼任者。

然而,國家畢竟不是上市公司,粉飾太平也帶不來真正的太平。加征關稅無法改善美國產業面臨的結構性問題,而減息也衹能延後美國債務危機爆發的時間。終有一天,美國納稅人甚至全世界各國民眾將再次為美國政府的不負責任「買單」,一如歷次美國經濟危機的悲慘結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