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美元體系遭遇「叛亂」 全球掀起「淘金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9月,中國央行已經連續十個月增持黃金,累計增持量約為106噸。世界黃金協會(World Gold Council)10月7日發佈的央行黃金儲備月度統計資料顯示,部分央行的購金行為正在趨於常態化,全球央行的淨黃金購買量正逐漸升高。

金融制裁引發美元信任危機 部分央行加速購金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大幅增加黃金儲備的央行所在國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來自美國的金融威脅,並對美元體系喪失了信任。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俄羅斯。據俄羅斯外交部統計,自2011年以來美國已經對俄羅斯進行了超過70輪制裁,其中不乏凍結資產之類的金融制裁。

持續不斷的制裁使俄羅斯始終缺乏金融安全感,自2014年起俄羅斯央行加快了儲備黃金的步伐。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統計,截至2019年10月,俄羅斯已經儲備了2,230.4噸黃金,在十年間增長了三倍。如今,俄羅斯的黃金儲備已經超過中國大陸,僅次於美國(8,133.5噸)、德國(3,366.8噸)、義大利(2,451.8噸)和法國(2,436.1噸)。

俄羅斯央行是央行購金需求的主力。(視覺中國)

俄國央行去年增持274噸黃金

土耳其亦增持黃金。2016年土耳其發生政變,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認為美國是幕後主使,土美關係迅速惡化。2017年3月,美軍進駐利比亞北部阻止土耳其部隊攻擊美國的盟友庫爾德人武裝,引起土耳其極大不滿。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經濟制裁,土耳其央行從2017年二季度開始大幅提升黃金儲備,截至2019年二季度土耳其黃金儲備增長了170%,達到314.1噸。

土耳其的未雨綢繆取得了一定回報。2018年土耳其經濟出現動盪,里拉兌美元匯率大幅下跌。為了讓土耳其「聽話」,美國趁機發出制裁威脅,導致土耳其里拉累計貶值近一半。關鍵時刻,土耳其央行大量儲備的黃金在一定程度上安撫了投資者的恐慌情緒,在最後關頭發揮了穩定市場的作用。

看到俄羅斯和土耳其的遭遇,與美國大打貿易戰的中國以及不想受制於人的印度在2018年下半年陸續開始增加央行的黃金儲備。可以說,正式美國肆無忌憚的金融制裁給世界敲響了警鐘,迫使一些不再信任美國的國家以購買黃金的方式,增強自身對美元體系的免疫能力。

世界黃金協會的資料顯示,2018年央行黃金儲備增幅較大的國家主要是俄羅斯(274噸)、土耳其(51噸)、哈薩克(51噸)、印度(42噸)、波蘭(26噸)、匈牙利(28噸)等國;2019年上半年擴大黃金儲備的國家主要是波蘭(100噸)、俄羅斯(94噸)、中國(74噸)、土耳其(61噸)、哈薩克(25噸)、印度(18噸)等國。

資本市場的避險需求推高了黃金價格。(新華社)

國際金價上漲 全球投資者用腳投票的結果

雖然世界大部分央行,尤其是有能力的發達國家央行,並沒有投入「淘金」的熱潮,但是全球投資者卻已然先行一步。

2019年以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旗下黃金期貨(COMEX Gold)主力合約價格持續攀升,並一度接近1,560美元關口,創近6年來的新高,年內累計漲幅接近20%。6月起COMEX黃金期貨淨多頭由不足300噸上漲至超過1,000噸,黃金市場投資者熱情可見一斑。

從國際金價的歷史波動來看,投資需求的上漲是推動黃金價格攀升的最主要動力。世界黃金協會資料顯示,2001年至2011年,投資佔黃金總需求的占比從9.6%上升至40.3%,造就了十年黃金牛市。十年間,國際金價從256美元/盎司漲至歷史最高點1,895美元/盎司。由此來看,央行購金對黃金市場只算錦上添花,國際投資者的認可才是「淘金熱」持續的主要原因。

2019年黃金投資需求驟然上升由資本市場強烈的避險情緒推動。如今,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已經陷入經濟衰退的泥潭。IMF7月份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僅為3.2%,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低點。

未來全球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較大。(新華社)

投資者不再依賴美元 增持黃金

此外,全球政治局勢正處於變革期,為全球經濟帶來極大不確定性。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標誌著民粹主義走向全球政治舞臺的中心。民粹主義的崛起帶來了反全球化浪潮和貿易保護主義。貿易戰和各類以鄰為壑的經濟政策成為本輪變革的副產物。未來,數十年全球化進程所形成的全球工業鏈和貿易鏈都將受到嚴重挑戰。

面對不斷增長的不確定性和日益逼近的經濟衰退,國際投資者需要一個避風港。然而,此時同為避險工具的美元卻因美國政府的不負責任而受到普遍質疑。截至2019年9月10日,美國的公共債務高達22.8萬億美元,相當於2018年美國GDP的111%。2019財年(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美國聯邦政府的財政赤字已經逼近萬億大關(9,840億美元),卻還要為這些公共債務支付高達5,746億美元的利息。

由於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減稅計畫造成了沉重的稅收負擔,美國聯邦政府的虧空只會不斷增長。然而,市場很清楚這種「借錢過日子」的財政模式是不可持續的。美國政府不負責任的「印錢」行為正在一點點消磨市場的信心。因此,大量國際投資者在避險時不再僅僅依賴美元資產,而將更多目光投向黃金。

「貨幣天然不是金銀,但金銀天然是貨幣」,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的名言點出了黃金的天然貨幣屬性。2019年出現「淘金熱」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各國央行和國際投資者對黃金貨幣屬性的再次發現。未來,隨著美元信用的逐漸下降以及國際貨幣體系的多元化進程,黃金或將迎來更大的舞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