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經濟增長放緩疊加貧富分配不均 中國脫貧路怎樣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三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放緩至6%,但是中國經濟的造富能力並沒有降低,尤其是金字塔最上層的頂級富豪的財富持續增長。

美國雜誌《福布斯》於周四(7日)發佈的2019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400位)顯示,2019年上榜的中國富豪群體合計擁有9.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較2018年大幅增長25%。此外,2019年上榜富豪財富值的中位數由2018年的98.7億元上升到127.3億元,最低上榜財富值也由2018年的58億元上升到70.7億元。

改革開放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導致中國的貧富差距快速增大。中國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顯示,中國居民收入的基尼係數(數值越高表明貧富差距越大)在2003年至2012年的十年間始終高於0.47(2013年起中國統計局不再提供分級居民收入數據)。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組織的分類,基尼係數在0.4至0.59之間表明貧富差距指數等級較高。

隨着經濟高速增長,中國貧富差距也迅速擴大。(視覺中國)

改革開放後 已有8億農村人口脫貧

當社會財富向少數人快速聚集時,中國政府承擔起了帶領底層居民脱貧的責任。2015年11月,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要求中國政府「堅決打贏脱貧攻堅戰,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隨着「脱貧攻堅戰」的開展,截至2018年底,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已經由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少到1,660萬人。以目前的減貧力度來看,2020年中國將完成全面脱貧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減貧事業是在經濟高增長的宏觀環境下完成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約有8億農村貧困人口脱貧。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1978年至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年複合增長率高達9.4%。在如此高的經濟增速下,即使財富分配不平衡,大多數中國居民仍能夠享受到增長紅利,而少部分落後地區的居民在政府的幫扶下也容易獲得脱貧機會。

然而,一旦未來中國經濟增長大幅放緩,財富分配不均將使中國難以鞏固脱貧「戰果」。巴黎經濟學院世界不平等實驗室(World Inequality Lab,WIL)的一項研究發現,經濟增速放緩時,發達經濟體中低收入人群的財富增長相對更慢。也就是說,如果中國經濟無法保持高速增長,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長或將大幅低於平均值,貧富差距問題將會變得突出。

預計中國居民將於2020年全部實現脱貧。(視覺中國)

西方學者料中國續扶貧

因此,隨着中國經濟增速不斷下滑,尤其是在打贏「脱貧攻堅戰」後,中國政府應當重視此前財富分配製度建設中的不足,在抑制財富分配不均時通過「預分配政策(predistribution policies)」和「再分配政策(redistribution policies)」雙管齊下。

預分配政策由耶魯大學教授雅各布·哈克(Jacob Hacker)提出,他認為政府應當直接干預勞動力市場以減少收入不平等,在財富分配前建立起更平等的基礎。簡單來說就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因此,中國政府在未來應加大對低收入人群教育、職業技能培訓等方面的投入,在有條件的地區適當提高最低工資水平。

再分配政策主要包括税收、福利政策等。過去,中國在制定税收政策時,主要以平衡財政收入和產業發展為目標。然而,隨着居民財富的積累以及貧富差距的擴大,未來中國在制定税收政策時,應當更多地考慮財富再分配問題,早日推出房地產税、遺產税等税種的改革方案。此外,中國政府應當繼續完善社保、醫保制度,使其更多地惠及低收入人群。

WIL學者的盧卡斯·尚塞爾(Lucas Chancel)發現,發達國家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的現狀無法得到改善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力量不足。相比之下,雖然中國政府此前「以經濟發展為中心」,忽視了財富分配製度的建設,但是中國政府仍然掌握着大量社會資本。因此,中國政府更有能力抑制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將扶貧事業進行到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