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信用風險集中爆發 破解「中國式」債務違約仍任重道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1月3日結束的人民銀行工作會議宣布,中國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債券違約處置機制不斷完善。然而,從實際情況來看,目前中國債券違約處置機制的建設只能說剛剛起步,距離完善還任重而道遠。

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非金融企業債務與GDP的比值高達155.6%。隨着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以及中國收緊金融槓桿,實體企業發生債務違約數量越來越多,規模也越來越大。

人行的數據顯示,2018年公司信用類債券共有46家發行人的130隻債券發生違約,涉及發行金額1,243億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增長219%。中國光大證券統計,截至2019年12月20日,銀行間和交易所全年共有153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的債券本金規模達1,186億元。

中國人民銀行在《2019年金融穩定報告》中表示,嚴重依賴短債滾存的企業可能成為違約的主要群體。(路透社)

企業債務違約受多項因素影響

近兩年,債務違約問題在中國金融市場集中爆發嚴重打擊了金融市場信心,影響債券市場發揮正常融資功能。此外,債務違約帶來的風險也有向其他市場傳導的趨勢。從已經發生的違約案例來看,部分上市企業因債務違約而出現股價下跌現象,導致股票質押融資面臨爆倉風險。

客觀來講,2018年、2019年債務違約規模的暴增,既有經濟增長放緩、企業盈利能力趨於下滑、內生償債能力下降等原因,也是資本市場走向成熟的必然過程。在完善的信用風險管理體系下,債務違約不但可以加快不良企業的市場出清,也可以促進市場資源的合理配置。因此,處置債務違約的核心在於建設完善的信用風險管理體系。

企業債務通常從事前和事後兩方面管理風險。其中,事前風險管理主要是對債務進行信用評級。由於中國債券市場長期存在「剛性兑付」的默認規則,中國的債券評級參考性較差,長期流於形式。同時,中國評級機構對市場的壟斷導致內部惡意競爭激烈,「評級販賣」現象氾濫,大多數評級結果不能反映公司真實債務風險水平。

引入標普、穆迪、惠譽等國際評級機構能夠增強中國評級市場整體的信用評級能力。(路透社)

債券違約處置機制建設剛起步

中國評級機構在2018年集中爆發的債券違約事件中的拙劣表現,令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十分「惱火」,並逐漸加強了對評級機構的監管。2018年8月中國監管部門對本土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做出處罰,暫停其銀行間市場債務融資工具市場相關業務一年,並要求其在整改期間不得承接新的證券評級業務。

同時,中國也開始引入國際評級機構,以增加市場競爭。2019年1月,標普信用評級(中國)有限公司獲准進入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開展包含金融機構債券、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結構化產品以及境外主體債券在內的全部類別信用評級業務。

信用風險管理除事前的評級外,還需要在事後做好債務違約的處置和破產清算工作。

2018年,中國金融監管部門指導外匯交易中心、滬深證券交易所、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推出建立違約債券轉讓機制,引導專業投資者通過投資到期違約債券參與企業重組,為違約債券持有者提供市場化退出渠道,減少風險集聚。2019年中國分兩批在主要的大中城市成立了8個專業的破產法庭試點,對破產清算案件進行集中處理。

經過中國金融監管系統和司法系統一年多的嘗試,不久前(2019年12月27日)中國就《關於公司信用類債務違約處置有關事宜的通知》向公眾徵求意見。可以說,中國債券違約處置機制的建設剛剛起步,信用風險管理體系距離完善還任重道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